符尘

沈纾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49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6章:横冲直闯

沈纾帆 4490

曲蕾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还有一件事儿,你第三个孩儿就要出事儿,你怎么都要上心一些。”

霍骏琰没抬头,淡淡地说:“有佣人跟你的脚差不多大,人家可比你聪明,会带一双备用的鞋,所以你运气好,可以穿平底鞋,不用遭罪了。”

龙晓晓看着眼前这两杯颜色鲜艳的鸡尾酒,疑惑地望着他……

翎姐的头发还是光光的,这让她有种另类的美,在柔和的灯光下她的眼眸闪烁着迷幻似的光芒,深邃的眼窝有着西方人特有的立体感,但脸型却是小巧的锥子形有着东方人的细致娟秀。这是一个很成功的混血外型典范。

尤歌考虑自己是不是该熬点红糖姜水喝?可现在痛起来,不想动啊,叫佣人吗?

尤歌此刻瑟缩在容析元怀里,身子微微发抖,潜意识里往更热乎的地方靠拢,与他紧紧相贴,似乎只有这样,她的梦才不至于那么冰冻。

时间一天天过去,尤歌渐渐适应了这份工作,包括上司有时的刁难,她都能应付自如,这主要要是她内心够强大,没有因为这种事就灰心丧气,反而越来越做得有劲。

尤歌,是尤歌!尤歌来了!她不是该在上班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机场?

“我想嘘嘘。”

容析元手背上插着管子,在输液,他需要营养剂来维持生命。

她身上有种莫名的亲和力与灵气,吸引着他挪不开视线。她俏丽的小脸在阳光下被染上薄薄的光泽,白里透红的肌肤像水蜜桃,嫩得能滴出水来。她的笑容干净明媚,有着浓郁的感染力,那乌黑的长发垂下来,如丝绸般闪闪生辉,让人有种很想去撩起一根发丝的冲动。

容析元的脸色黑了下去,冷冷地将手机攥在手里,默不作声地转身就走,任尤歌喊破喉咙都没能拿回手机。

权力,从来都是往热乎的地方跑,一旦容析元手中的权力被削弱,紧跟着势力就会出现松动,很可能在容炳雄父子卑鄙的手段中,容析元的权力越来越小,最后无力与人抗衡,他就真的只能被逼到墙角,最后落得凄惨的下场。

唐虞梅只咬了一口馒头喝了一口稀饭就放下了,她在家吃的东西可不是这些,来了这里怎么会习惯呢,对她来说,这简直不够资格成为她的早餐。

尤歌是最后一个写上自己名字的,抬头看着赫枫,清脆的声音说:“大家的意见你都听到了吧,转告容析元那家伙,他如果今天不能打动我,那我可是要再考虑考虑呢。”

很多人不知道许大医生不仅是脑科专家,他也曾花过不少时间研究心理学,因此,他的观察是有科学依据的,不是凭空乱猜的。

下一秒,容析元还没反应过来,怀中已经多出一个柔软的身体,是翎姐将他抱住了!

“……”

容析元对于带孩子方面可是没有发言权了,完全一个菜鸟,只能在旁边眼巴巴地看着,也不知道该发表什么意见。

他舍不得死,他想看着孙儿醒来,想看着曾孙长大……

人工钻分两种。一种是合成钻石,另一种是伪造钻石。虽然都是人工的,但两者又有本质上的区别。

“废物!你知道这会是什么后果吗?立刻滚回来见我,别被容析元发现了!”

在孩子的哭声中,尤歌的心,前所未有的慌乱,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最怕的就是医生会突然跑出来说容析元不行了。

沈兆在愤怒中流下两行热泪,他是亲眼看到容析元的枪伤,当时的惨状,他不敢再去回响,但他很清楚,容析元兴许真的会死!

尤歌此刻感觉有点头晕目弦,身子微微一偏,扶住了墙壁,不停起伏的胸脯可以看出尤歌情绪的激动,她正在努力控制着自己,但最终还是没能控制住……这消息太残忍,尤歌要怎么面对一个怀着她丈夫骨肉的第三者!

“本少爷不缺钱,这钱,你拿回去。”

“谁说我要有大量了那晚的事,就是你伤害到了我,把我的萝卜弄伤了,然后第二天还给我钱,就是再一次地伤害,你说,现在要怎么办我可是洁身自好的男人,可那晚你却……”

梦太美,梦里的温暖使尤歌的潜意识不愿醒来,可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生物钟会自动在早上某个时间启动,而可爱的香香也会在这个时候叫醒主人吃早餐。

“馋馋,馋嘴的馋。”

馋馋继续舔手指,眼巴巴地望着佟槿,很是可怜。

这游艇上的东西很齐全,给馋馋冲个牛奶,再来两片面包……还是小奶狗,不能随便给肉吃,怕它吃了不消化或者拉肚子。牛奶面包现在比较适合。

群情激愤,拍桌子瞪眼儿,说话全无顾忌,前所未有的嚣张!

容家的人一个个气得不轻,纷纷指责尤歌,一瞬间她就成众矢之的了。可那又怎样,尤歌的坚韧,一般人不知道,越是糟糕的环境她越能挺住,这一点跟容析元很像。

尤歌和容析元还牵着手,两夫妻首次这么站在同一阵线上面对眼前这一帮“家人”。

唐虞梅被许炎打的一枪,没有致命,伤到了肩膀。

尤歌考虑自己是不是该熬点红糖姜水喝?可现在痛起来,不想动啊,叫佣人吗?

尤歌茫然地望着他,眼底不经意就泄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尤歌听了,瞬间就想起了香蕉牛奶,不由得羞愤:“你别想……我现在肚子还疼着,不能伺候你。”

身后,一个瘦弱的身影在接近,披着睡衣,脸色有着不正常的苍白,望向容析元的背影,她沉寂的眸子里才有了波澜。

“功德?”翎姐怔忡了几秒之后哑然失笑:“析元,想不到你也会信这个。”

如果换做以前,容析元肯定会黑脸,但现在他却依旧保持着友善的浅笑,只是眼底那一抹亮彩在闪耀:“我也奉劝你一句,别太拼了,找个合适的女人就婚了吧,我和尤歌,我们家,会一直这么好下去。”

几天没去看龙晓晓了,尤歌惦记着,刚给龙晓晓打电话,那妞还不忘询问两个宝贝的近况,也是想念宝宝了。

许老爹一早就知道儿子和尤歌之间的纠葛,现在面对面了,这脸色难免不好看,加上是大病初愈,这人的脾气也就更大。

这事儿跟容析元是有点关系,但调走原来店长,却不是他的意思,是人事部正常的人事调动。只不过,在代理店长的提议中,容析元说了,不论是新来的还是老员工,都可以有机会,另外还要看业绩表现。

尤歌看到他眼中的戏谑,这才放心,他原来是故意逗她……

“咳咳……那个……那个……以后再说嘛。”尤歌只能含糊其辞了。

既然如此,这做干爹的就不要瞎掺合,有些事还是等许炎自己告诉尤歌吧。

她的理智,狠狠地戳中了容析元的心窝子!

时间过得飞快,没多久就到了三月之期。苏慕冉今天来送午饭,特意在袋子里里放了一张卡片。

这也是容老爷子最后一次修改遗嘱了,他不会再做变动,经过这段时间的深思熟虑,以及刚刚得到消息知道尤歌怀孕了,容老爷子觉得,这次修改的遗嘱内容是他最满意的。

“ok,明天上午十点。”

何家的人做梦都想不到容析元今天来的目的是为了抓何韦彤!

许炎赞同她的说法,同时也很欣赏她勇气可嘉,不枉费四年对她的治疗与精心栽培。可以说,他足以担当她的人生导师。

车窗外的阳光透进来,笼罩在她奶白色的肌肤上,几乎看不到她脸上有毛孔的痕迹,柔嫩的脸蛋比起四年前更加美得动人心魄。尤其是那双会说话的眸子,水汪汪的,笑起来眼角微弯,纯美明媚,自信飞扬,有着令人目眩神迷的光芒。

当她脑伤痊愈之后,她的智商飞速猛进,她才明白,她失去的,是父母留下的一切,是父母生前的心血,却在她手里稀里糊涂地丢掉了。并且还是一种被骗的方式。

看来,容析元在商场上无往不利的局面,很有可能会被尤歌终结!

一共七只,其中三只有两岁多了,有两只一岁,还有两只是奶狗,才几个星期,跑得也最慢,像步履蹒跚的孩子般格外招人疼。

“有必要一起吗?各忙各的事。”

来就来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终于这女孩儿有点反应了,冲佟槿眨巴眨巴眼睛,很认真地说:“你……你盯着我看什么?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而尤歌之所以会煮好粥送来,还跟容析元这么亲昵,有一半的原因都是要做给翎姐看的。尤歌有一点小小私心,她终于想通了一件事——傻子才会在这种时候跟容析元闹,那样只会将他推向翎姐那边!她要做的事应该是表现出女主人该有的风度,并且对容析元更好,这样才不会给别的女人有机可趁!

就在尤歌和许炎走后不到一分钟,沈兆的身影出现,可是稍嫌得迟了。

他的厨艺就跟他这个人的脸一样足以令人惊艳,尤歌吃过一次之后都还意犹未尽,没想到今天居然有这待遇。

四年,恍如隔世。尤歌听到的最振奋的消息就是关于香香。

“呸!不是!”

但无可否认,被他呵护的感觉真的很温暖,就像几年前她有一次被人骂“傻子”,也是他站出来保护她的。

容析元忽地将装着粥的碗拿过去,在尤歌惊讶的目光中自顾自地吃起来。

没错,尤歌现在就是个妖精,一个能降服他的妖精……

可就在这时,尤歌却嘻嘻地笑着说:“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啊……你要……你要老实交代你以前在孤儿院的事,不然……咯咯咯咯……不然我就不给你碰。”

他责备的语气里更多的是疼惜纵容,而尤歌也知道他不是真的生气,他是在心疼她呢。

说走就走,苏慕冉很干脆,毫不拖泥带水,先是想好了以前很渴望去而又没去的地方,回家带上护照,收拾起行李,给家人打个电话说一声……一切就是这么简单随意。

初冬的季节,夜晚有点寒冷,街上行人渐渐的少了,在某些别墅区附近更是冷清,街边的路灯昏黄,照亮着晚归的人。

龙晓晓狂乱的心在砰砰跳着,不敢相信自己正被他抱住,他的怀抱好温暖好舒服……她不想离开了,她好像就这样抱着直到天昏地暗。

“你叫龙晓晓吧?那我就叫你晓晓了?这么晚了,外边又冷,你来我们家……”霍律师亲切和蔼,慈祥的笑容让龙晓晓减少了些紧张的情绪。

这一直都是容析元的愿望,要让孤

...视频镜头里,容析元板着脸,一副很严肃的表情说:“你来凑什么热闹,又不是你试婚纱。”

无奈,苏慕冉只能说:“ok,打赌就打赌,不过要先说好,你不能对我动手动脚。”

门口那女孩子却是个另类,不但没被吓到,还调皮地吐吐舌头,嘟囔着说:“一个大男人,胆子这么小……”

霍骏琰在去警局的路上给尤歌打了个电话,尤歌知道之后,当然是第一时间赶去了医院。

不过,龙晓晓可不是那种习惯接受的人,心里暗暗将尤歌的好记着,琢磨着自己应该更珍惜这个朋友。

龙晓晓闻言,习惯性地伸手摸摸鼻梁……可惜没戴眼镜。

如今这社会,纯爱,早就是稀缺物了,人们在交往和谈婚论嫁时,都习惯地会掂量对方的条件如何,纯粹的只谈感情而不顾其他条件就结婚的,不是没有,只是太少。

“什么?再接再励?你又再想什么花招了?”尤歌鼓着粉腮,略显紧张。

眼前两张年轻的面孔望着容析元,笑得肆无忌惮的,而雷还在滔滔不绝地讲着,浑然未觉身后那眼神多犀利啊。

这真是一个奇特的新婚夜,两口子各自睡在不同的房间,她不想让人知道她在等他,他也不想死皮赖脸去敲门。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很像是闹了别扭在冷战。

郑皓月站在酒窖里,手拿着今晚喝的第二瓶红酒,一身酒气,醉醺醺地冲着角落里说话,劈头散发,素颜憔悴得吓人。

此举确实冒险,如果宝瑞的珠宝成色不够,在光线弱于其他展区的状态下,可能处境会更惨淡。是火还是冰,全看这一回了。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被你伤到?”

容桓也不忘来凑一脚:“堂哥,怎么对展销会那么没信心啊,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霍骏琰深沉的目光很有点穿透力,龙晓晓感觉自己要被看穿了。

他在做什么?他是故意的吗?他在她耳边呼吸,让她那半边身子都发麻!

面对这么多社会名流,她没有慌乱,晶亮的双眸闪耀着炫目的光,清脆甜美的声音说:“大家可能会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没错,你们没有看错听错,我是尤歌。四年前我离开了这座城市,现在,我回来了。”

他没有立刻冲上去,他只是站在原地,摒住了呼吸,攥紧了拳头,极力控制着内心的急涌。

曾经,宝瑞的董事长是尤歌,所以公司的人对她的存在也很紧张,可现在,知道她失踪了,生死未卜,他们紧张的只是那千万赏金,而不是真的担心她的安全。

这位老人小时候跟着父亲在军队里待过几天,养成了火爆脾气,现在人老了依旧不改,怒发冲冠的架势很有点吓人。

其实容老爷子心如明镜,知道容析元与容桓不合,包括其他人对容析元的态度,他都清楚,更明白假如不是他还活着,后辈们只怕是会拼个你死我活。

容析元已经换上了睡袍,刚洗过澡,身上还有股子清香味。

容析元吃饱喝足之后,却没有像平时那样搂着尤歌睡觉了,因为现在她肚子大了,两人睡觉都要注意保持一点距离,一切以肚子为重。

但此刻却是个特殊情况,身为妻子,入睡时丈夫还在身边,才几个小时醒来后就不见人了,也没有事先跟她交代什么,手机都没带走,这实在太奇怪,尤歌怎能淡定。

对于他的忽冷忽热,尤歌也习惯了,不去问为什么,只安静地守着自己这颗心。

两人这样时常每晚都来点运动,渐渐的,尤歌的心理防线也没那么密不透风了。

容析元想得入神,翎姐就趁他失神之际,力道不轻不重地按在他的肩膀。

他的声音带着蛊惑,她的思维已经空白了,只能顺着内心最真实的一面说:“想……我每天都在想你……大叔……老公……大叔……我不是在做梦吗……你真的醒了,你回来了。”

璇宝贝撅着嘴,皱着小脸蛋,低着头,小手指指纸尿裤。

回去,至于他什么时候回来,会不会回来,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尤歌失魂落魄的样子看起来仿佛行尸走肉,缓缓地走着,一步一步向着急诊室的门。

翎姐闻言,身子轻轻一颤,手里的杯子差点没端稳。

容析元居高临下望着尤歌,她发红的眼眶和悲痛的表情,也撕扯着他的神经,如果可以,他也不想事情发展成这样,但那个人的身份来历太惊人,就连沈兆都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人,只知道是他的朋友。而他不想让尤歌知道,确实是为了尤歌的安全着想。

尤歌没有说话也没打断佟槿,听他说了一个像是电影情节的故事……

这躺下装死的人忽然就动了,猛地坐起来,惊骇的目光瞪着眼前的三人,愤懑地怒吼:“你们要做什么?凭什么要脱我衣服?警察就了不起就可以乱来吗?”

尤歌静静地听着,视线久久没移开,忽地,她脸色一变猛地抬眸:“霍叔叔,我想起来了,当年案发的时候,在我晕过去之前,我听到车外两个男人的对话,其中一个问,要不要把那个小孩也杀掉,另一个男人说,小孩就算了,因为他也有个年龄相仿的女儿……”

容析元就站在翎姐身边,目睹了剃头的全过程,他的神情没有一点变化,就好像在他眼里翎姐的头发依然还在。

她笑不出来,她坐在客厅里,感知着外边的一切,紧紧蹙起的眉头和凝重的表情可以看出她此刻的内心也不轻松。容析元说暂时先将她安顿在这里,可她真的就这么住下来吗?尤歌会怎么想,会怎么对待她?从尤歌对待容析元的态度来看,翎姐觉得自己若是住在这里,对容析元或许并不是件好事。

群里又吵吵了好一阵子,终于,苗小妹上线了,冒泡了!

...展区的水晶灯不能一直都少一个,虽然不是真的故障了,但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要恢复正常照明。因此,大约十分钟之后,第四盏水晶灯亮了。

安保人员也来维持秩序,但围观的人们不肯走,都等着看结果呢,说好的珠宝协会呢?

“女。”尤歌愤愤地说出这个字,气呼呼地瞪他。

也难怪别人会这么想,尤歌刚才说的住址,大部分本地人都知道那里是本市最贵的房子,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一般的富豪都住不起,那里少量的独栋别墅都是超级富豪们的财产,而尤歌浑身上下就没一件是名牌,没戴一件首饰,包包鞋子目测都不超过两百块的价值……所以,警察才会有那样的想象。

尤歌在抽泣,很伤心,觉得自己真是流年不利,先是老公带着别的女人走了,今天她又辞了工作,现在还被带到警局……这就是俗称的“点儿背”啊!

律师将在警局的一切都转告给了容析元,包括尤歌是因为什么进的警局,包括她在歌城里叫了男公关的事。

“m的,你敢威胁我?你找死!”何碧翎眼中狠色毕露,甚至爆粗了,可见有多气愤。

尤歌的脑袋懵了,不敢相信听到的是真的,那不可能会是真的!

尤歌感觉神经都仿佛断裂开来,浑身上下都在痛,说不出哪里痛,好像人要散架了,死去了……混沌中,一缕意识被抽离出来,她想起了曾经在香港容家时,容析元的姑妈说“尤家欠容家一条命”!

这是实话,两个孩子还小,不便带着走太远,可又不能丢下孩子去蜜月。

苏慕冉见他沉默,她主动拉起他的手,朝办公室走去……

好吧,事实证明,苏慕冉外表看起来是个软妹子萌妹子,但实际上是有一颗女汉子的灵魂……

专柜不仅是珠宝和手表,这些只占据一半的地方,另一半摆放的是包包、鞋子,同样是顾客们青睐的。

看来,大家所言非虚啊,绝不是吹嘘的,这许医生真是不容易追到的男人,不知道哪个女人有福气能得到许医生的眷顾呢?

此刻,尤歌坐在私人飞机上,她对面坐的是雷,两人从一上飞机就开始议论了,就像两个好奇的孩子。

终于,某个从洗手间出来站了好半晌的男人忍不住咳嗽了几声,黑着脸说:“你们这是在干嘛?想分我的财产呢?真想的话,也该找个没人的地方商量啊!”

许炎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美美地洗个澡,然后放着舒缓的音乐让自己放松一下。

只是,那好像是上辈子的事了,恍如隔世,现在尤歌一家人在香港,要见一面都不容易。

吃过她做的饭菜,确实好吃,这爆炒大虾不正是许炎想吃的又咸又辣的东东么?简直真的太及时了!

许炎扁扁嘴:“那可不一定,喝酒了之后万一不理智,做出点什么冲动的事情,可就说不清了。”

尤歌感到一阵揪心,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隐隐心疼,却又迈不开脚步去那边楼上。

人们只看到尤歌光鲜的一面,羡慕她是富家千金,羡慕她和容析元那么亲近。可人们不知道尤歌都经历了什么,不知道她的苦痛和血淋淋的伤口,更不知道豪门中杀人不见血的争斗有多残酷。

好像一切都风平浪静,可事实上却涌动着看不见的暗流。尤歌知道,她与容析元始终有正面交锋的一天,不可避免的。

而何碧翎就在孤儿院长大,跟容析元以及佟槿的关系情同姐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何宏森知道自己有个流落在外的孙女何碧翎,他因为内疚和自责,以至于在一次病危中,他弥留之际会跟家人说将来如果找到那个孩子,要让她继承一半的家产。

&n

又到了腊梅花开的季节,瑞麟山庄的腊梅占据了整个花园的围墙,清新淡的小花朵一簇簇绽放在枝头,晶莹剔透小巧玲珑,嫩黄的花瓣像艺术品般精致,娇嫩得仿佛用指头轻轻一碰它就会留下印记。

愿望总是美好的,也正是这样的愿望支撑着,尤歌才有了盼头。

通过远程控制软件,佟槿可以轻松进去苗小妹的电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