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尘

沈纾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49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2章:七弯八拐

沈纾帆 4490

这次为了绑架林豹,青年男子所在的势力,可是把精锐部队,全都派了出来。

当第一百条魂力丝线,凝聚出来时,“聚神丹”的力量,终于消耗殆尽。不过,有了一百条魂力丝线,已经足够苏放把它们聚集成一团,衍变为神识。

“高,大帅,你这个想法太高了,俘虏做免费苦力,这在我国防军一直以来都是规矩,就算说出去别人也无话可说!”马上想通这一切的孙烈臣一脸钦佩说道。

颜蓁蓁下意识地竖长耳朵,也只零星听到几个词,诸如“穆大人”“大公子”“七皇子”。再多的,便听不清了。

盛鸿对扶玉颇为熟悉。三年同窗,扶玉风雨无阻地跟在谢明曦身边。

小姐这是怎么了?

顾山长又冷冷看向涕泪交加的江老太太:“你若不服,只管去衙门告官。本山长随时恭候!”

当顾山长的声音在帐篷外响起时,盛鸿反射性地低头,确定自己衣衫整齐并未散乱。又抬头打量谢明曦。

当然,以前也曾有过胆大的,当着顾山长的面说些“男尊女卑焉能平起平坐”之类的话。

哼!

同窗数年,李湘如不但学业被谢明曦稳压一头,口舌争锋也从未占过上风。现在做了妯娌,李湘如竟将这些都忘了不成?

所以,又开始蠢蠢欲动。昨日便嘀咕着等开学了要去莲池书院找六公主……

祭天祭祖,昭告天下,新帝登基,改年号为建安。

谢明曦轻笑一声:“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公主殿下心志坚毅,头脑聪颖。射御数三门学得好,便是明证。四书五经,想来也难不倒公主殿下。”

更何况,建文帝压根没有听他辩白的意思。

“我没能教好儿孙。阿渲年轻气盛,因永宁之事和谢家结下仇怨,视七皇子妃如仇敌,也因此迁怒于七皇子。”

一直未曾出言的兵部吴尚书也羞愧着一张老脸,沉声请罪。

“萧姐姐,”谢明曦换了昔日的称呼:“人死不能复生。为了芙姐儿,你一定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

“有你这个亲娘看顾,芙姐儿今后的日子才能好过。否则,一个死了亲爹又没了亲娘的公主,在宫中要如何活下去?”

四皇子接过醒酒汤,随意地喝了两口,便摆在一旁。

李夫人不敢置信又愤怒至极地看着李湘如:“你竟敢冲着我怒喊!李湘如!你的闺仪闺训都学哪儿去了?亏你还是莲池书院的学生,竟连简单的孝道二字都忘了!你给我回闺房好好自省去!今日的晚饭,你也别吃了!”

“只是,错事已经犯下,便是再责骂她也无济于事。倒不如想想法子,将此事遮掩过去。或是请人去顾山长那儿说情,惩罚稍轻一些……”

谢钧听到赵嬷嬷的声音,残余的理智终于回来了,略一犹豫停了手。瑶碧点翠也各自停了。

永宁郡主自幼锦衣玉食娇生惯养,何曾挨过打!

这么一个毫无风骨的男子,便是皮囊生得再好,也令人憎厌。

赵嬷嬷凌厉的目光扫了过来,冷冷扔下一句:“郡马好自为之!”然后,便昂首离开。

今日之事,一切俱在她掌控之中。

谢明曦厌憎冰冷地看了谢元亭一眼,面无表情地动手。

淮南王府唯有三个女眷幸存于世。

没有了娘家的女子,何其悲哀。更悲哀的是,她以后无处可去,也无人可依靠。只能在楚家内宅里浑噩度日了……

众臣:“……”

颜蓁蓁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方若梦自然听见了,也未介怀,一笑置之。

……

阿萝今年六岁了,待到明年就是七岁。

“传哀家口谕,立刻治服宁王。”

又过了一炷香时分,杨夫子来了。

永宁郡主憋了一肚子闷气,不冷不热地见了礼。

谢云曦打起精神应了,快步走了过去,娇嗔地扑进永宁郡主怀中:“母亲!考了一整日,我手腕又酸又痛,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

谢云曦心浮气躁,禁不起半点撩拨,立刻转身瞪了过去:“三妹是在嘲笑我?”

六公主和梅妃在宫中处境窘迫。此次书院大比,正是六公主在建文帝面前出头露脸的最好机会。

一个满头珠翠姿容妩媚的宫装丽人,正和另一个相貌秀雅的宫妃下棋。

六公主侧身而卧,谢明曦此时却是平躺。也因此,六公主看到的是谢明曦的侧脸。

谢明曦笑着应下。

俞太后并未赐座,冷然道:“谢大公子,京城有些不中听的流言,事涉你和皇后。哀家下口谕,令你们夫妇归京进宫。今日当着皇后的面,哀家亲口问你。你如实道来,不得有半字隐瞒。”

盛鸿心思浮动,哪里还有闲心说话,悄然凑近了一些:“明曦。”

然后,另一个温润悦耳的男子声音响起:“殿下请息怒,我们担心殿下,特意前来探望。”

相反,谢明曦却面色红润容光焕发,气色好得令人艳羡嫉恨。

……闽王被口水呛到了,猛地咳嗽不已:“你、你开什么玩笑?”

正门处忽地一阵喧闹,淮南王初时未曾留意,只以为是新过门的孙媳下轿时的热闹。直至管事神色仓惶地前来禀报:“王爷,不好了!”

济济一堂,颇为热闹。

今日登台发言,更是一场笑话。

四皇子面上掠过一丝羞怒的暗红,很快低头请罪:“儿臣岂敢惊扰父皇休息,刚才多舌失言,还请母后责罚。”

……

同是庶出的皇子,在嫡母俞皇后面前想讨好卖乖?还是省省吧!俞皇后可不吃这一套!

三皇子目光一闪,笑了起来。

时间一晃,又是半个月。

不管如何,到底是自己的血脉。日后身份贵重,提携娘家也不是难事。永宁郡主目中无人,颐指气使,动辄翻脸。这等窝囊气,何苦受一辈子。

“我求求你了!明娘,你就应下这一回,帮一帮元亭可好?”

谢钧不得不出言安抚一番:“父亲勿恼!元亭这个忤逆不孝的东西,儿子明日定会好生教训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