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尘

沈纾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49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4章:势不可当

沈纾帆 4490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最近不是诸事儿不顺吗?我这心总是提着。”

“德慈太后和你祖母交好,这件事情当初询问过你祖母的意见,你祖母认为可行,后来德慈太后也就真那么做了。”忠勇侯道。

马车内挑开帘子,探出大长公主的脸,对他吩咐,“让开路,先停车,让她们上前来。”

    “云澜哥哥,你那是什么表情?到底有还是没有?”谢芳华不满地看着他。

    谢芳华反手将门关上,撑着伞出了门。

这大网是被机关布置,大网罩下,病不见人影,显然有人在暗中操纵机关。

“谢芳华,八年了呢”

“既然你这么爱看书,这书房归你管吧!”秦铮丢下一句话,站起身,出了房门。

谢芳华点点头,“南秦的朝堂,自然要我南秦人,我就算为了以后的谢氏,为了在朝中有人扎下我天机阁的根基,也自然不会选北齐之人。”

又怎么不知道他外面养了个外室,还生了一个儿子

谢云继慢慢地继续道,“四皇子安排人在事发当时已经各处搜索柳妃娘娘和柳氏的证据。同时,只要李统领出兵,那么,便有启封城的一万府兵等着剿灭他。”

秦浩见她昏过去,碰了碰她鼻息,知道她没事儿,便没有放过她。对于女人在床笫之欢上晕过去,他有经验得很,依梦自从跟了他,那几年,不知道昏过去多少次,数都数不过来。每当这个时候,他却更兴奋。

...燕岚顿时呆怔在原地,秦铮要娶谢芳华为妻?

“混小子!”皇帝忽然骂了一句,“见过躲仇的,没见过有谁找仇的!”

英亲王多看了谢芳华两眼,笑笑,“皇上别觉得华丫头大病多年,她身子骨虚弱,也当她性子弱。那就错了您想想当年她娘,再想想当年她姑姑谢凤谢氏的女人和女儿可都是口齿爽利不吃亏的。”

他不相信!

言轻接过马缰绳,带着昏迷的云水,上了马。

她面色一沉,刚要催动功力,在她旁边的谢云澜忽然挥手,顷刻间,一股大力打了回去。

品莲花兰之人,堪堪与北齐的皇子长得一模一样。这就不由得疏忽了。我得将他们二人带去父皇面前,彻查清楚,得罪之处,芳华小姐海涵。”秦钰拱了拱手。

谢芳华和谢云澜脚步齐齐一顿,对看一眼,回头看向秦钰。

孙太医是我祖父,你闪开。”孙卓挥手打开玉灼。

那二人闻言疑惑地看去,仔细看了半响,摇摇头,看向谢芳华,“匕首都是正中心脏处,没有什么不同。”

那两名仵作闻言立即爬下去看,这一看,二人的脸齐齐白了。

她不得不承认她从到了英亲王府之后心下里是羡慕秦铮的,羡慕他有个好娘,有个可以为所欲为总有一个人无限度包容他的母爱。

谢芳华动作一顿,目光动了动,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她自然有心愿,她的心愿就是这一辈子好好地守护住忠勇侯府,哪怕是南秦这个王朝倾塌了,忠勇侯府也要完好地存在。

刘侧妃本来无心睡眠,侍候她的婢女陪着她说话,如今听闻秦浩回来了,而且来了她这里,立即吩咐,“快请大公子进来!”

燕亭顿时干干一笑,回头对三人道,“看见了吧!我说的没错吧!什么主子找什么样的婢女,这个听音姑娘脾气可大着呢,跟秦铮兄一个样,眼睛在天上,想理谁就理谁,想不理谁就不理谁。”

英亲王得皇权器重,自然不需要站队,别人想拉拢,哪怕皇后想拉拢,也拉拢不来。更何况后宫其她人了。三皇子的生母是倚翠宫的柳妃,五皇子的生母是玉芙宫的沈妃。这两位是后宫与皇后分一杯羹的皇帝宠妃。又有成年皇子傍身,所以,四皇子出京后,她们也算是赢了一筹。但是这段时间,没听到关于两宫和两位皇子的传闻,可见适时地在低调。

谢芳华走出落梅居,走向后园子秦铮每日练剑的院落。

林七后退一步,想着只要小王妃高兴,做了就做了吧大不了再出去买。

春兰见她来到,立即上前,“小王妃,王妃如今在里面,奴婢带您进屋。”

“华丫头,你快过来,她的血流个不停,你快看看。”英亲王妃见秦浩出去,立即对谢芳华招手。

谢芳华走过来,对英亲王妃道,“换嫂子贴身侍候的婢女进来给她清洗一番吧。”

谢芳华挨着他坐下身,“娘出来紫荆苑后对我说,想早些抱孙子。”

王倾媚打了个哈欠,“既然够了,我就再去睡了啊。”话落,向外走去。

谢芳华点点头。

“你去做什么?除了捣乱,还是捣乱!”大长公主恼怒地训斥了金燕一句,“你不准去。”

她将剑挂在墙上,简单用了饭,刚收拾下去碗碟,李琴便来了。

谢芳华垂下头,原来如此!爱花如命也是债!

休息了半个时辰,秦铮便带着听言出府去校场了。

小泉子知道他摇头,再劝也没用,只得拿了把扇子,给他打着,虽然过了中秋,秋老虎还是有些热的。

郑孝扬又想了想,补充了两句后,痛苦地说,“皇上,真没有了,再让我说的话,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不如打我板子好了。”

李沐清了然,“看来是关于秦铮兄和芳华的事情要问我们了?”

小泉子回头看英亲王妃。

秦钰看了谢芳华一眼,道,“你的身边有个神医,除了会医毒之术,还比仵作都会验尸,聪明果敢,心智超群。这些案子就算给别人,别人破不了,恐怕也要请你和她帮忙。请不动你,只能是停滞不前。可是这些案子容不得停滞不前,必须破了。尤其是如今还死了刑部的韩大人。若是案子破不了,这些事情发生在军营,那么三十万军心不稳,日夜恐慌,再有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谢芳华感觉到她靠近他再没有早先他乍然不适的僵硬。揣测着他心里的想法,半响发觉,今日短短的接触,还是看不透他。

谢云澜揉揉额头,见她实在困倦,沉默片刻,应承道,“好吧!”

“听话!否则我派人去喊世子来管你了。”谢云澜道。

谢云澜背着她走到西跨院门口,西跨院门口有两名小厮,他看了二人一眼,淡淡吩咐道,“这是芳华小姐,今日之后,住在这里。她一旦有什么吩咐,你们都要满足她。不准怠慢。”

“我既然接手谢氏暗探,就会重新整顿。”谢芳华道,“几百年来,北齐顺着丝线,

二人刚进宫,便见小泉子疾步走来,来到近前,给秦铮和谢芳华见礼,“小王爷,小王妃,您二人可算是来了,再不进宫,皇上就要冲去英亲王府了。”

“进来!”秦钰声音传来。

“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娘信任的,娘的眼光我也信得过,我也觉得兰姨不会害我。”谢芳华道,“您再想想,除了兰姨,可还有别人当时也注意了”

春兰脸色发白地看向谢芳华,好半响,才能平息下惊骇,“您是说那盆金玉兰”

过了片刻,喜顺匆匆跑了回来,“王妃,王爷和大公子说这就回府。”

谢芳华摇摇头,“我如今不敢胡乱猜测,任何一种猜测,也许都会导致以后对方向判断错误,所以,等着我见了月娘,询问答案吧。”

百姓们好奇地探寻着风声,感受着京中霎时沉入的紧张气氛,感觉这一场大雨中似乎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而秦钰严令,为了不使京城百姓恐慌,除了城门高挂的许大夫外,其余人,一律不予外散消息。

老一辈的诸如永康侯等人,都忽然觉得,属于他们的时代是真正的过去了,属于他们儿子这一辈的一代真正的来临了。

谢芳华点点头,扬起脖子,“怎样我聪明吧”

秦铮见她情绪改变,虽然心情明显不好,但还是顾及着他,心下一松,也跟着柔声道,“那好吧,我送你回府,顺便也和舅舅叙叙话,娘亲舅大,我得在他面前多晃悠,让他知道我的好,才能在你跟前给我说好话。”

“铮表哥,你和芳华妹妹若是无事儿,不如一起去逛玉宝楼吧!”金燕打量谢芳华素净的衣裙,头上只戴了一枚朱钗,别无她物,她诚心地建议道,“芳华妹妹今日的穿着打扮实在太素了。”

三人一起向玉宝楼走去。

掌柜的连忙笑道,“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第一次来,小店的荣幸,哪怕不赚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的银两,也想图个高兴乐呵。”

掌柜的谦虚地笑,将一件件首饰摆出来,递到了谢芳华和秦铮的面前。

“去拿来看看!”秦铮对他道。

    风梨摇摇头,“芳华小姐,您还是别问了。”

    “云澜哥哥,你……你这是怎么了?你……会不会有事儿?”谢芳华站着不动,红着眼睛轻声问。

“还没睡醒?那你继续回去睡,明日正式学课,你就不能这样了。”秦铮丢下一句话,向外走去,两步之后又道,“你今日省了一顿午饭,晚饭和听言一起吃吧。”

秦铮直到天黑后才回来,挑开门帘便见到她坐在椅子上,那姿势似乎坐了许久,他挑眉,“没再睡?”

花篮落在地上滚动了数圈,里面的花瓣全部洒了出去,与早先落地的花瓣堆在一起,厚厚的一层。风吹来,一层层花瓣被吹起,满院飘着繁花。

“这下面的方盒是王妃命兰妈妈给你选出的两套首饰,也命我一并带来了。”翠荷掀开衣物,露出下面的一个精致的方盒,她轻轻打开,里面珠翠首饰光华宝鉴。

右相已经得到了消息,匆匆回了府,与他一同来府的还有本来在一起处理朝事儿的英亲王和左相、永康侯。

秦钰也在屋门口止了步,对英亲王妃道,“大伯母,您陪芳华随右相进去吧。”

两名太医似乎束手无策的样子。

谢芳华对金燕点点头,金燕与她一起走了出去。

管家随他身后冲进来,也“噗通”地跪在了地上。

如今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应允的婚事儿,却是上天作弄,出了波折。

金燕点了点头,快步出了雨花台,向御书房走去。

谢芳华看着她身影走远,烈日打在她的身上,她后背挺得笔直,脚步稳重,一步一步,隐隐透出骨子里的决心和坚毅。直到她走得没了影,她才收回视线,没急着离开,慢慢地坐下身。

正因为这样,所以无力,所以怒。

她似乎感觉到了忠勇侯府门前的牌匾有堪堪倾落之势。

谢芳华摇摇头,“没有”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

李沐清、谢墨含进来,齐齐对英亲王妃等人见礼。

秦铮忽然扫了谢芳华一眼,对英亲王妃道,“娘,儿子过来是有一件事情找您说说。”

英亲王妃愣了片刻,“你说得也有道理。”

bsp; 其他夫人知道英亲王妃动了怒,都不好出声劝说,毕竟这是英亲王府的家务事儿。自古嫡庶便是忌讳,哪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他们作为嫡母,哪怕是旁支的嫡母,也是深有体会。

谢芳华点点头。

谢芳华听得清楚,脚步猛地一顿。

“还有吗?”秦铮淡声问。

“滚!”谢芳华挥手给了他一巴掌。

“混小子,你带着华丫头跑哪里去疯玩了?这么晚了才回来?”英亲王妃嗔了秦铮一眼。

他的声音不大,但也不小。必定能传出去。尤其外面画堂那几人都是耳力极好的。

英亲王妃见她出来,仔细地打量了她一眼,忽然奇道,“华丫头,你们今日是去哪里玩了?我看你这气色红润怎么比昨日又好了几分?”

...

谢芳华再度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两个时辰以后了。

谢芳华眉目动了动,又问,“休沐之后,还是要去西山大营?”

秦铮走回床前,将帷幔的缝隙遮了遮,对里面的谢芳华低声道,“你先盖着被子躺一会儿。”

秦铮的脸变幻了片刻,感觉她撩过来的水珠滴在他身上,顿时滚烫,尤其是她理直气壮的笑容,明艳得夺目,这与以前的她大不一样,比昨日的她还不一样,少了少女的隐隐青涩,多了女人的妩媚,尤其是她尤不自知的自然流露出来的这种眉骨风情,几乎将他的心和他整个人都灼烧了。

秦铮忽然哼了一声,撇开头,撩水往身上泼。

谢芳华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起身出了木桶,擦干了水渍,换上了秦铮拿进来的那件衣服。

“小姐果然刚醒来就问小王爷。”侍画抿着嘴笑,“小王爷在清晨就被刑部的人喊走了,走时嘱咐了我们,说小姐若是要问起,就告诉您他去了刑部,估计除了刑部外,大理寺的人也要赶着找他。想来要忙上一日,让您响午若是不想出院子,就自己在落梅居吃午饭,不必等他了。晚上他尽量早些回来。”

“应该是。”侍画道,“小王爷还嘱咐了,让小姐不要多思多想,好好养身子,那些案子的事儿,不必管了。”

整个人就那样的僵硬着,紧绷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谢芳华。

哪怕……

秦铮……

秦铮和谢芳华转过身,面对彼此,缓缓拜下。

“好”宋方不落其后。

秦怜随后跟进来,见到谢芳华的模样顿时惊讶,“盖头呢?”

谢芳华这才仔细地打量房间,还是秦铮的那间屋子,但是显然短短时间休憩了一番,屋中的器具摆设有的换掉增添了新的,虽然入眼处一片红红的喜庆,大红的喜字贴着,但她还是能找到熟悉的影子,心蓦地踏实了下来。

“只怪你的人进入了我的地盘!”谢芳华不以为意,她何时怕麻烦了?

月落忽然离开去了庙宇后,不多时出来,手里也拿了一把伞,遮在了秦钰的头顶上。

“你们去救下月娘!”谢芳华也下了马车,同时吩咐。

秦铮气极而笑,“谁想要将你变回去了是你记忆苏醒之后,根本自己解不开心结。我若是真想让你变成前世的模样,我如何会放任你去无名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