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尘

沈纾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49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2章:疾言怒色

沈纾帆 4490

“如果那个女人说的属实,那就是宫弦的不对,可是你在事实还没有弄清楚之前,那就是你的不对了。况且你这样匆匆忙忙的离开,对宫弦的身体并不好,我刚才看了他一眼,他的元气尚未恢复。还需要在你的戒指时进行自我修复。你这一走,恐怕他……”

“没关系啦,梦梦,这个只不过是欠了一个人情罢了,到时候我们一定能够还的上的,再说了,这个人是开公司的,他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忙,我们不应该打扰他才对,肯定我们到时候要还人情的,怕什么?”

我的脸顿时羞红了,虽然自己看不到,可是我就是知道我的且脸色一定是红透透了的。

小珏却在此时露出了恐惧的表情。还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张兰兰从近来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安安静静的,一句话也不说。时而露出一副沉思的表情,时而又拧着眉心。

我瞪大眼睛,无声叹息。“那这样杨先生不是要出现什么问题了?”

我停了下来以后,阿明没几下就跑到了我跟前。狠狠的扣住我的肩膀,并对我说:“林梦,你跑什么。”

我从一种深度的放松中突然被拉回了现实,脑仁感觉到一阵巨疼。我睡意朦胧的赤脚走下了床,冰冷的地板让我一瞬间瞪大眼睛,清醒过来。

打开门后,看到了一脸素颜的陆雅站在门口。不得不说,素颜的陆雅也是那么的好看,没有了日常化了妆以后太过精致的面孔,现在是一种干净的气息。

在我闭上眼睛之前看到的画面,是一脸凝重的张兰兰,还有额头上布满汗珠的医生和护士。

“小心躲在这里别让那怨魂鬼刹发现了,否则会让宫弦还要分心救我们。”张兰兰紧张的看着宫弦的方向。弄得我也觉得心直往下沉。看来今日想要善了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张兰兰的话在我的耳边回响,我这才汗颜的对她笑笑。可是很快我就笑不出来了。可能是刚才我的大喊声音暴露了我跟张兰兰的所在地。只听到那个怪物“呵呵呵呵……”阴侧侧的笑了,说了句:“真是得来不费功夫呢,本君正好可以拿你的女人来当肉垫。”

“敲门吧。”张兰兰说着,然后她就伸手“咚咚”的敲起门来。

王鑫和他老婆两个人点了点头,我也就转身准备离开了,毕竟让鬼附在我身上的事情我也没有做过,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是必须要赌一把。

我安静的听着她讲,尴尬的气氛在我们之间流动。我听见自己的声音颤抖的说,“你,你好呀。”

这让我放心不少。

没想到曽小溪倒也还不算太傻。面前漂浮的那两只女鬼有些大喜过望,直接就抢着争着要在那张纸上面写字。

幸亏其中一个女鬼放弃了争抢,直接就闭上了眼睛。桌子上的笔没有什么动作,桌子上的纸也仍然还是刚刚的那副模样。

宫弦的声音却淡淡的传来:“曽小溪之所以没事,估计是没怎么跟另外两个抢营养。虽然说可能会吸收的不太够,但是也不争。会有两个死胎无外乎就是母体做了什么事情,比如说吃了什么危害胎儿的药物。”

我悄悄的把车门打了一条缝,正准备踏出一只脚时,却看到那些原本是围绕着棺木飞舞的小黑虫就向我飞过来。这些飞车刚才跟围绕着那棺木的神情,就像是正在朝见它们的主人般的热情,它们一定是那棺木里的恶灵的爪牙。它们本是一直围绕着那棺木的上层观战,我的脚才踏出车门,它们就一窝蜂似的朝我飞过来,绝对不是会好事,吓得我连忙把脚缩了回来。

看见陆雅坐在我旁边,两条洁白的小腿裸露在空气中,一晃一晃的。

殊不知我说的这句话,又引发了一场误会。只见陆雅索性放下电话,然后一直看着我,嘴角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冷笑。

寄人篱下的感觉啊。我默默的坐在后座位上,手机滑来滑去都没有什么人可以联系。比较好的唯一两个朋友,一个宫一谦有了自己的女朋友,一个张兰兰离得远。如果只听其声不看其人,那绝对是一种享受,虽然害怕,但是那黄莺般悦耳的声音竟然安抚了我的情绪。使我的心安静了许多。

可是凡事总有一个万一,多留个心眼总归是好事。我睁开眼睛后,周围几乎是黑蒙蒙的一片,一天又要结束了,新的一天又该开始了。我的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但是对于这事情的解决我却还是一头雾水,甚至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我一口气就将我的打算告诉了买家,就怕她反悔,所以马上给出了五折的优惠。要知道如果她真的以五折的优惠购买了别的宝贝,我还得贴钱呢,我们老板就给了我们最低七折的优惠。

我的意识逐渐萎靡,索性也放弃了挣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就在我闭上眼睛的一瞬间,脖子上冷硬的感觉突然间消失了。

事情结束之后,我一定要好好的报答一下张兰兰。

只见张飞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是呢,那个人头用后脑勺对着我,满头的长发从我的脸边拂过。这当场就把我给吓得从车上滚了下来。慌乱中我的手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抓住了那个人头披落下来的衣服。”

此时我真是很庆幸我听了张兰兰的话,等着她过来后一起面对,否则完是凭我一个人,我估计我还没有听完就先撒了。

“这个万马奔腾的挂饰怎么了?”我摸了摸啊那个下万马奔腾的挂饰。然后询问阿明。

电话一接通,那边就传来了张兰兰火急火燎的声音:“梦梦?你说什么?玩笔仙还去学校里面找东西,点白蜡烛?”

体内不正常的渴望男人的感觉,还有此时我的身体自发的往大明的方向走过去的这种举动,我想不相信都不行,我不知于何时中了媚药,此时我明白了大明为何会出来在此处的原因了。

金先生有些愣住了,嘴巴张的大大的:“金龙,我叫金龙。”

宫一谦眯着眼睛宠溺的对我笑着说:“我昨天晚上接到你的电话以后,只听到你说你在人民桥上,到后面,无论我怎么呼叫你,你都没有再回应我。我觉得事情不对劲,于是我就匆匆忙忙的开车直奔人民桥,等到我赶到时,远远的就看见你被两个黑衣人给拦上了车,那辆车没有挂车牌,想都知道一定有问题,于是我就一直跟着在你们后面。”

说到这里,宫弦诡异的哼了两声,然后又看着我,对我说:“虽然说,你这样很可爱。也很乖,我想把你怎么样,你就要怎么样,两个反手的机会都没有呢。”

宫弦将我放在桌子上,诡异莫测的走向了花瓶。单手将花瓶拿了起来,捂住花瓶的口子,就是一阵剧烈的晃动。

“能不能让我自己处理,我还有很多话想要问他,包括丹凤也在找我。张兰兰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过来了。”可能这么说是有些不近人情,宫弦的本意是过来帮我,我这样子也像极了利用完人就把人扔掉的模样。

丹凤连连点头,对我们挥了挥手。旁边有一辆的士正好过来,丹凤也就上了车离开了。

我庆幸虽然我控制不住我的身体,但是我还能完整的将情况告诉了张兰兰了。

当那张符咒贴到了我的身体时,我一个激灵马上就清醒了过来。

“有了。”激动之下,我连忙喊出了声。

张兰兰说着抬头看向天空,我则不甘心的四处看,希望能够看得到有没有什么异常之处。好不容易才走了进来。我不想就皮放弃。

我们走进来并不是为了想找个地方把我们因住,然后我们再想办法找路出来去的。

我对张兰兰摇了摇头,示意她别吓着大明。这个小伙子今天接触了太多的非正常的事件,不想让他过份的担心。

我正要阻止大明与小女孩走得过近,却在听到了她说要去玩的方向是那个巷子的出口处,我与张兰兰对视片刻,她对我摇了摇头,示意我跟上他们。

“可是,此时我又听到了诡异的歌声:“小白菜啊,地里黄呀,生了个弟弟,比我强呀……”

我边说边往外走。大明与小功也上赶忙着跟上来。

我一边给自己止血,一边将手搭在宫弦安放尸体的那个棺材的上面,让血顺着棺材流进宫弦的身体。虽然不知道这样对宫弦会有什么好处,但是我知道这样对她一定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却没想到那个老板却直接走过来,然后对我们挥挥手说:“走走走,你们不要坐我这里。我今天有事情,我要关门了。”

看来她还没有发现刚刚是因为我手上的戒指起的作用,不过也还好,不知道有不知道的好处。未免打草惊蛇,非要逼得我动用戒指,那就是两败俱伤。

我以为看到这些,我会泪流满面,可是我也仅仅是心微微刺痛,就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的感觉。痛却一闪而过,痛过之后也就没了感觉。

我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地走在下山出去的路上。

此时,我惊奇的发现,在巷子里出现的那种身体燥热的感觉浑然不见了。

我盯着他看,去对他微微一笑,“晚了,宫弦也说过了,若是一开始你不对我们坦白,也许我们还会允你一条生路,可是你自己往死路上走,我们也不能拦着你不是。”

对他,我的心一点儿也软不起来。我看到那些原本开着鲜艳的曼珠沙华瞬间就化为了黑水,若不是宫弦,那么地上的那摊污水里面也有我的的痕迹。这种人,我怎么可能心软而饶过他。

大陈一脸诚恳地跟我道歉,却听得我一头雾水,什么叫我们也没有跟他联系了。我可是每天都给他打好几个电话,可是电话却无人接。

我觉得特别的惊讶,不用细想也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宫……一谦……”我的嘴巴张得可以塞得下一个大鸡蛋了,开始我还以为是我的眼花了,直到宫一谦走到了我的跟前。

也许大陈正在打扫着他那久无人居住的房子,小功四处观赏着这山谷里的宁静,大明呢则不一次又一次的练习着及治疗着他的晕血症。他们的生活一定是即安逸又平静。

其实也不需要找,磨盘镇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小,一眼就可以望到了尽头。

现在在我身上游走的这双手,不单单是在我的背上,还在我的全身上下帮我搓着身上的灰尘似的。那种感觉就像是在澡堂里被搓澡师傅搓着身上污垢的感觉……

“在医院拍的那段视频呢,你拷下来没有?”宫弦坐直了身体,严肃的看着我。

“来了,来了。”屋里传来了大妈那就熟悉的声音。从声音里并没有听到不愉快的音调。这让我放宽了心。

大妈可能是看出了我跟张兰兰的困惑,连忙向我们解释。

在房间里闭关休息的这两天,每每当我走出房间的时候,总会听见有下人说陆雅的话,家里的下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重新换过一批了,也就是说之前见过陆雅的那些人都已经不见了。

我紧紧地抓住手中的咖啡杯,差点就把杯子给弄掉地板上了。但是我知道在这个时候如果要是将杯子给掉地板上了,那我就怎么都说不清楚了。

于是我连忙催促宫弦:“你快走吧。”

我拉着张兰兰上了的士,一左一右的坐在了后座位上面。然后从我的口袋中拿出了我之前用笔记好的地址以及联系方式。

就像我现在一样,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究竟在面前看到了一种什么样的东西。面前确实是有一群……

张兰兰点点头说:“确实呀。这个在我们这边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老板就算是知道也不足为奇。来提醒我们,可能也只是不想让这些东西吓到我们。”

整个人远远看过去就是阴沉沉的,不仅如此,他身后还跟着一排尸体。想必前面的那个人应该就是张兰兰所说的赶尸人了。

“哎呀,这一觉睡得可真舒服呀,我从来没有睡过这么长的一个长觉了,差不多睡了十多个小时,真舒服。”

张兰兰救过我的命,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它等同于我的再生父母。这点小事我当然不会跟她计较。

这样的张兰兰,是个男人都无法招架的吧!

我们在他的称赞之中,下了车,往黑雾迪厅方向走去。

“哦,原来如此,倒是我多虑了,只是一想到让你们因为我的事情,而陪我在这里干坐六个小时的时间,我心中很是过意不去,若是你们再不能喝好、吃好的话,我的心里就更加的过意不去了。”

与其被对方追得四处奔跑,到头来也跑不过他们,倒不如原地不动。我的手镯恢复了正常之后,我也就心里有了一点底,没有那么害怕了。

宫弦深邃的眼神看着我,勾起唇角说,“娘子,我们好久没欢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