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app

一根面条22-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5419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4章:惊天物语

一根面条22 15419

尤歌一呆……睡衣不该是穿在身上吗,怎么会在沙发上?

男人不答话,只是扶着那个被郑皓月欺负的人,看着对方一身狼狈,头发和身上都被红酒浇了,他实在难以置信,郑皓月难道有虐待倾向么?

发,难道是有什么喜事?”店长美女察言观色,笑容满面。

尤歌脸一热,知道他故意曲解她的意思,不由得哼哼,小手在他胸前捶了一下:“我是说恩怨,到底有没有?”

对翎姐,容析元总是很有耐心和包容心的。

特护室,病人姓苏。

两个小宝贝已经被霍律师接走了,带回家去歇着。孩子哭闹了很久,直到接走才消停了睡着了,就像是在为自己的父亲心疼着。

“你看看,那躺的是谁?”

欧斯拿着戒指,隔着玻璃在尤歌胸前轻轻一点……

果然,这女人慌了,急忙后退……

这只是尤歌一个忽然闪过的想法,纯属于女人的直觉,让她说也说不清,就是感觉不去看看就不踏实。

翎姐当然知道尤歌指的什么,不由得笑了起来,一脸讽刺:“就凭你?你有什么仪仗啊?论样貌,我比你更美,论身材,我比你更火辣,论家世,你难道还比得上何家?呵呵……你以为你有了他的孩子,就可以稳稳地抓住他的心了吗?以前或许是这样,但现在,你有的,我也有,你的优势已经不存在了,懂么?”

这是典型的撕破脸啊,既然尤歌都那么说了,翎姐也不再隐瞒,这番话,已经等于是在承认,她怀的孩子,是容析元的!

杜勉知道这件事之后,先前也觉得该瞒下来,以免滋生祸端,但当沈兆找到他打听有关消息时,杜勉一时脑子热就说了出来,可他还是有一点私心的,他收了沈兆的“消息费”五万块,他想拿这笔钱给他那个进了精神病院的亲戚治病。

但尤歌在气头上,哪里肯依,那么多天的委屈一直憋在心里无处发泄,凭什么他几句话就能打发她?

“唔……”尤歌娇嫩的躯体在战栗,这一刹间犹如飞上天的感觉让她的大脑几乎受不住这刺激。

还没等她开口,他果然已经靠近了,一把揽着她的腰,迫使她不得不紧贴着他,胸前密不透风。

“孩子,唐虞梅是个疯女人,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并且她有何家撑腰,还有些连我都觉得狠毒的手段,经过考虑之后,我认为,暂时不要跟这个疯女人硬碰硬。我不怕她使出什么招数对付我,我怕的是她一旦疯起来会对析元不利,毕竟析元现在是在她手上,万一她陷入极端,自己得不到儿子也不让别人得到她儿子,这样,最后倒霉的还是析元,他身子经不起折腾。所以,我的意思是,近段时间我们还需要忍耐,慢慢再想办法怎么解决,我也不会放心让析元留在唐虞梅那里……”容老爷子语重心长,也很有耐心在解释。

“香香?”

佟槿抱着馋馋下去了,要伺候小宝贝用餐嘛。

发现尤歌此刻的状态很糟糕,容析元顾不上下车去查看车祸现场,他抱着尤歌,轻轻捏着她的脸蛋,温柔如水的声音在安抚:“先别说话,你休息一下……”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终于,郑皓月点头了。

而佟槿忍不住爆笑:“哈哈哈……元哥,是你财产太多还是嫂子对你的了解太少啊,你们夫妻俩也太逗了,哈哈哈……”

这熟悉的怀抱,尤歌当然知道是谁了,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轻声说:“你不是累了吗,快去休息吧,我一会儿就洗好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则新闻造成的轰动效应不仅在内地,还包括香港,容家的人都快抓狂了,见着记者就躲,有几个甚至干脆跑到国外去避风头。

别墅里显得比以往更冷清了,狗狗们都不像平时那么乖,仿佛是在对失去女主人而抗议。

尤歌不动声色地坐下,佯装什么都不知道,露出公式化的笑容,打开了自己带来的件。

有点不真实,像是幻觉。可罗永昌和黄总经理那张堆笑的脸,确确实实在提醒尤歌,这是真的!

这是瑞麟山庄的酒窖,容析元是什么时候去哪里的?

尽管翎姐的身世凄零,可她有着一颗宽容善良的心,她在孤儿院的日子帮助过很多小伙伴,她也曾跟着孤儿院的义工出去救助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容析元就是其中之一。

这话,使得尤歌语塞,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回答方式了。

尤歌是午饭后去医院的,事先跟霍骏琰通了电话,他在忙着办案,据说是查到了桶伤龙晓晓的人藏身之处,急着去抓人。

那只最粘人最爱撒娇的小奶狗哪会放过这个机会,赶紧地使劲跑,到尤歌面前仰着头索取拥抱。

这是尤歌第一次来香港这个地方,以前都只是在电视电影或报导上了解过,但等真正身临其境才知道,这里远比“东方之珠”这个称谓更美。

何碧翎站在何宏森身边,正低头凑在老人耳边说着什么,可以看到她脸上的娇羞。

“何碧翎”的脸气得发青,娇羞与温柔荡然无存,只剩下原本属于她的狠毒。

“一个病号还有人搭讪啊?哈哈……”男人肆无忌惮的笑声分明是在讽刺,以为容析元是在对那个戴口罩的女子搭讪呢。

郑皓月这些话只能在心里嚷,不敢真的说出口。确实,外界对容析元有了一些难听的传闻……有的说他可能是弯的,有的说他xing无能了。否则,怎么解释他四年都不跟未婚妻结婚也从来没见他在外边找个任何一个女人。

卢振寰,国内第一个私人募基金的发起者,唯一一个获得许可的私人慈善基金会,注册在国内,仅此一家,别无分号。不像有的基金打着名人的名号,但可能并不是在国内注册成立的,只是为了号召捐款,所以外人不知道罢了。

其实不用容析元去提出,卢老先生已经在行动了。陆续有保镖上前,逐一将来宾们的手机都收走,理由很正当,以防互相偷拍。

尤歌略显局促地搓着小手,发现掌心都冒汗了。她着急,她很想为宝瑞做点什么,但一时之间她该怎么办才好?

可这些对于尤歌来说,都是浮云,她此刻就像只受惊的小鹿,警惕地望着眼前的男人……不是容析元!

“这个……如果我告诉你,他现在正在跟女人谈情说爱,你还会不会继续等?”男人眼中闪烁着狐狸般的狡猾和几分戏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