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app

一根面条22-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5419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92章:天物语

一根面条22 15419

“你要离去?”

他揽着她的手臂似乎下意识的又紧了一下,话语微顿了一下,似乎想要调节一下自己的情绪,只是,很显然,没有成功,因为,她感觉到,他的身子明显的绷紧了几分。

而且,这样一来,也会彻底的粉碎了蓝岚对他的所有的幻想,也算是一举两得。

凤阑绝登基的事情,上官云端早就已经料到,不过,看到他下朝时,还是一脸的欣喜地说道,“恭喜皇上了。”

不管怎么样,在她的心中,总是有些遗憾,毕竟成亲,可是一辈子的大事。

上官云端的唇角情不自禁的漫开幸福而灿烂的笑,他的用意,她懂,所以更感动,因为,她知道,他是真正的了解她,更是真正的爱着她。

“绝,如今的你,对我真的这般的绝情吗?”那女子的声音中重新恢复了刚刚的伤悲,低低的话语,让人忍不住的跟着她心痛。

凤阑绝的眉头微蹙,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而双眸望向上官云端时,似乎多了几分担心,似乎生怕上官云端会误会。

“我愿睹就服输,按照刚刚说定的,我自罚三杯。”蓝岚快速的拿起桌上的酒杯,连续喊下了三杯。

只是,没有想到,皇上竟然也插进来,公然的维护蓝岚。

“公主是想要这砚台,若是公主想要这砚台,可以告诉我,我可以给公主拿过去呀,若是公主不想让我拿,也可以让宫女呀,太监的拿呀,公主干嘛要亲自动手呢,公主就算自己要拿,也要小心一点呀,看吧,弄了一身,哎。”上官云端抬起那双无辜的眸子,望向她,红唇微动,低声说道,故意繁琐的话语,刻意的刺激着公主。

“是呀,绝王还没有说要如何的鉴定呢,若真是按绝王说的那样,要算出这些数字只怕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吧?”皇上再次开口说道,而听到了凤阑绝先前说的规律时,心中便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这样的问题,任谁都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答出来,更不要说是那个傻子了。

虽然此刻他低垂着眸子,但是众人还是可以明显的看出此刻皇上的惊愕,那种无法用任何语言形容的惊愕。

“你是为了她去祈福的,这祈福自然是最重要了。”不等上官云端回答,老夫人便连连的接口道。

她的话语突然故意的停住,然后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难道,你也以为,我是他的女人?”

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敢骂过他,这个傻女人,胆子也太大了吧,哼,敢骂他,可是要负出代价的,就算她是个傻子。

“你,不是夜无痕的女人,对吧?”叶寒微微的呼了一口气,再次开门见山地说道,这一次,他不再逃避,也不再允许她逃避。

“这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秦思柔看到他那一脸笑,不由的闷声说道,声音中隐着些许的担心,她害怕,她跟夜无痕真正的关系被人知道。

只是,叶寒却抓的更紧,根本就不给她逃开的机会,再次问道,“为什么不可以,告诉我原因,有什么事情,你跟你一起分担。”

他明白母妃的苦,而且,当从母妃带着他独自离开,而皇上却根本不管的那一刻起,他的心中便只有母亲,没有父亲,所以,他不会阻止母亲再追求自己的幸福。

此刻,他的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沉重,又似乎有着太多异样的东西,只不过,此刻凤忆希看不到他的脸,所以,看不到脸上的神情。

“哼,不需要吗?那么你这两年来那么痛苦到底是为了什么?”蓝魅辰听到她再次的拒绝,而且还是那种绝裂的拒绝,双眸微沉,不由的再次冷声说道,这次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明显的攻击,从来没有被拒绝过的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如何处理这样的情况,特别是对于这种感情上的事情。

凤忆希听到他那霸道的话,微微有些气结,他这话的意思,是说除了嫁他,她就嫁不出去了吗?还是以为这整个天下,没有谁还能比的上他了?

如此说来,那侍卫的嫌疑最大。

“皇上,皇上,臣妾,臣妾。”这次李贵妃是真的慌了,上官云端喝了那茶没事,她的慌言就不功自破了。

“父皇,儿臣明白了,听说这雪凝是可以解百毒的,只是药性要慢一点,所以,李贵妃与儿臣先前喝那茶时,里面的毒还没有被血凝解掉,但是时间长了,毒就全部解掉了,所以现在这个傻子喝了就没事了。”夜无志终于算是聪明了一会,懂的分析事情了。

什么叫做狗咬狗,她们两个应该说是最好的例子了。

此刻,他的声音比起平时,更多了几分冰冷,想要害他,就要负出代价。

她想喊,却喊不出声,她想动,却又不能动,只能无力的蜷缩在地上,心微微的有些疼。

“李妈,你去把这个链子给绝王,让绝王给小姐戴一下不就知道了吗?若是链子不掉下来,就证明绝王是真心爱小姐的,若是这链子掉下来,那。”

“不,爹爹要把它交给绝王,让绝王给你戴上。”上官傲天却是一脸坚持的回绝了她。他要确认一下,绝王是不真的爱着云儿。

“她当时说,我是你的女人,可以陪在你的身边。”秦思柔微微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她提起我,就证明她的心中是在意的,在意我的存在,便是在意你,一个女人心中若是有一个男人,自然不希望他的身边有其它的女人。”

秦思柔微微轻笑,“我要你的命做什么,到时候就算你陪一条命给我,我也活不过来了呀。”

“皇嫂,到马车上来,皇兄怕皇嫂坐轿子太累,特意准备了马车。”凤忆希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一脸兴奋地说道。

不过,想到其它的人都不认识她,而凤阑绝在没有成亲之前,应该会避嫌,不会去马车上,只要凤阑绝不在,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虽然他知道内情,但是现在,却也不得不装出一副极为愤恨的语气来,只希望,还能够撇清关系。

“恩。”太上皇低声应着,然后再次转向皇上,冷声吩咐道,“这件事,就由皇上来当堂审讯吧?”

“你们还在这儿做什么吗?还不快点入宫?”恰恰在此时,一声略带苍老的,却是十分严厉的声音突然的传来。

“奶奶放心,雨儿记住了。”上官凌雨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得意的冷笑,只要有老夫人这句话,她做什么都不怕了。

上官凌雨也一脸轻笑的走向大家,敷衍着招呼。

“不如,给她喝点迷药,把她迷晕了,她就不能参加选亲了。”一个女子小声的提议。

说话间,双眸微微的转向上官云端,看上官云端仍就没有醒,不由的望向叶寒,有些担心地问道,“你不是说皇嫂很快就会醒了吗?为何皇嫂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呢?”

站在他身边的秦思柔,看到他的表情,暗暗的摇了摇头,脸上多了几分无奈,她知道,这一次,夜无痕只怕是真的想要放手了。

而恰恰在此时,那些去搜查的侍卫都纷纷的转了回来,一一的禀报道,“皇上,没有发现任何人。”

“你?你们?”凤阑锐此刻也意识到了自己目前的情况,知道这一次,自己只怕是逃不过了,脸色猛然的一沉,一脸阴狠的望向凤阑绝,狠声道,“凤阑绝,你够狠。”

“凤阑锐,你生性多疑,永远不会相信任何人,包括一直帮着你的人。”凤阑绝的唇角再次微微的扯出一丝冷讽。

他这话一出,众人都纷纷的惊住,玲妃不是在十五年前就服毒自杀了吗?怎么还会为凤阑锐生了一个亲弟弟?

那个侍卫虽然被当场捉住,但是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害怕,只有一种义无反顾的绝裂,到底是什么,会让他这般的义无反顾?!

其它的女人,都是一脸的嫉妒,但是谁也不敢多言,也都跟着急急的离开了。

“要不然呢,你还想怎么样?”上官傲天冷冷的望了她一眼,老夫人还想要逼死多少人,若是真的杀了二夫人,那么霜儿要怎么办,虽然霜儿不是他的亲生女人,但是毕竟养了那么多年,也是有感情的。

“好,好,很好。”

就算主子要赶人,也不用这么直接吧,怎么说,人家这位公子,刚刚可是救了主子呀。当然,依琴没有听到他刚刚的那句以身相许。

他凤阑绝若非亲眼所见,亲耳所听,绝对不会相信,他竟然会受到这种待遇。

叶寒再吩咐了一些其它的事情后,便离开了皇宫,上官云端也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问他。

“怎么办?皇上一向爱民如子,曾说过,天子犯法亦与庶民同罪,如今上官云端竟然当众杀人,这种恶劣的罪行,岂能饶恕。”夜无痕没有开口,一边的丞相大人便沉声说道,他此刻倒是说的正义凛然的,若他真的这般的正义凛然,他儿子只怕都不知投胎多少回了。

折腾了一夜,实在是太累了,所以就躺下来休息一下吧。

看到两个丫头进了南宫雪的房间,他的眉角微微的轻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