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正网娱乐 > 第102章:垂手侍立

萧敬:“……”

便是太子,也有干系。

弘治皇帝听到银子二字,警惕起来。

弘治皇帝火冒三丈。

咔擦……

可是……

方才那一幕,实在给予了太多人震撼。

突兀面上一喜,起身,上前一步,从怀里取出一个羊皮包,将这羊皮包裹的东西一抖,打开,顿时……一柄利刃,在手!

烈阳之下,一个个漆黑的镜面,折射出光晕。

朱厚照却是喜气洋洋:“父皇将要出关,儿臣很为父皇高兴,而今,四海臣服,这是我大明之幸,也是万民之幸,更是儿臣之幸。”

弘治皇帝接着道:“春秋曰: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这便是华夏的由来。今朕临华夏,继祖宗大统,若蛮人知礼,戴华夏服章,那么,天下大同,亦是幸事。”

至于身高,可以特制一个千层底的鞋,这样人可以显高一些。

朱厚照才眯起眼,放开方继藩:“你的意思是,让人取代父皇去?如此一来,在天下人看来,父皇与诸部盟誓,名垂青史,同时,也可保障父皇安全?”

方继藩点点头:“有这个想法,可惜……”

方继藩乖乖道:“陛下将这个差事交给为师,为师就要承担这个干系,这不是闹着玩的,不出事就一切太平,出事,就完蛋了。”

这世上的人,十之八九都是跟风狗。

数十辆马车,停到了方家门口。

王不仕:“……”

弘治皇帝有银子,却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他得撑下去。

这穷酸样三个字,过于刺耳。

妇人欲怒。

王不仕感觉脸额有点僵,颤抖着道:“这……这……”

因为厂卫是干啥的?

…………

弘治皇帝仍旧气愤难平之状,狠狠瞪着朱厚照。

方继藩尴尬道:“太子乃是国家储君,年纪还小,还是个孩子……”

方继藩小心翼翼的看了弘治皇帝的脸色。

看着阔别已久的京师,然后……他迷路了。

“少爷……”一见到方继藩,邓健的眼泪,便一下子泛滥起来,几乎抱着了方继藩的大腿,开始拿方继藩的裤脚擦拭自己的涕泪。

方继藩朝他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滚。”

弘治皇帝微微皱眉,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弧度,笑道:“这么说来,你自己倒是撇的干干净净了。”

方继藩笑呵呵的站在一旁。

土人们或是拿着弓箭,拿着骨头制的武器,或是石器,密密麻麻的,瞭望着什么,一见到这些陌生人,突然狂奔而来,一时之间,也是愣住了,而随后,他们似乎反应过来,对方向自己发起了挑衅,看着这些骑在巨大马匹上的人,这些没见过马匹的土人,居然心惊,以为这是什么可怕的猛兽。

现在,几乎所有的商贾们,都疯了似得,开始计算王不仕的财富了。

只能在心里幻想一番。

他在心里暗暗思忖着,却又听王不仕开口道。

一个更加清晰的世界,即将要展现在天下人面前,这是何其令人兴奋的事。

皇上和方家,鼓励人投入进作坊里,他买了,同样大赚。

三百万两银子,哪怕是对于王不仕,也不是小钱。

可现在,不是要建蒸汽船队吗,那个叫唐寅的家伙,狮子大开口,都是从内帑拿银子的,这银子如流水一般的花出去。

这不是找死吗?

可毕竟是需要出真金白银的,没有人敢冒这个风险。

“这是一个新东西。”王不仕道:“眼下,我大明大量的白银,从海外流入,银价,一年不如一年,再加上银票的流通,互通有无,市面上的银子越来越多,因而,不少人手里的银子,也是一年贱过一年。银子不值钱,为了防止往后,这般通货膨胀下去,难免,人们不敢将银子放在手里储存,而是倾向于,将银子尽速的花出去。”

当然,敢拿出三百万两银子,去支持方继藩的这个新理念,弘治皇帝,也算是佩服这个家伙了。欧阳志是自己的得意门生。

而后,朱厚照和方继藩上了藤筐,这藤筐更大,更宽敞,里头的设施,统统齐全。

这一处地方,是适合跳伞的平原区域,等飞球落地了,沈傲取出了燃料,接着开始烧起来。

远处,飞球营的人马,一见到浓烟,便立即一窝蜂的骑马飞驰而来。

“奴婢在。”萧敬道。

萧敬打了个冷颤,拜下,艰难的道:“奴婢,该死!”

王细作将袋子收入了怀里,恭顺的告辞出了这奢侈的房间。

站在朱厚照一旁的谷大用,这一刻想死。他幽怨的看着肥头大耳的刘瑾,却还得露出欢迎之状。

“对,所以不能再借贷了,可是铁路已经规划,前期的勘探也已做了,花费不少,学生实是无计可施,特来求教。”

…………

还能说什么呢?

“就因为艰难?”弘治皇帝显得不满。

弘治皇帝面上没有表情:“王文玉呢?”

朱秀荣便眨眨眼:“那是什么?”

他本是对刘家,深恶痛绝,现在听到这刘焱还厚颜无耻的想要重修旧好,陡然之间,哈哈大笑。

却不禁失笑。

方继藩:“……”

弘治皇帝面带微笑,一双明亮的眼眸凝视着刘文华,而此刻那宦官则打开旨来,掷地有声的念道。

许多人一脸羡慕的看向刘文华。

他的叔父刘焱,先是面带微笑,而后,笑容逐渐的消失,再之后,他打了个冷颤,紧接着……他觉得自己的腿有些软,身子也有些歪歪斜斜的了。

刘文华欲哭无泪,却很无奈,只能如实道出真相:“草民……草民其实……其实……已经退婚了。”

弘治皇帝道:“若非此女心灵手巧,学来了医术,只怕太皇太后,便要崩了,这就是你退婚的理由,圣人之书,在朕看来,你是白读了,似你这般,禽兽不如的东西,也敢自称自己是圣人门下,来人,此人无德,革去他的功名,永不叙用!”

还有……到了医学院,要先学解剖。

“你再说一遍!”

可偏偏这样的流言蜚语,不会让人们认为,这逞口舌之快的好事之徒有多么的恶毒,反而是被人羞辱的人家,不但觉得无法做人,还得乖乖反躬自省。

第三章送到。

因为这牵涉到了祖宗之制。

因而,大家发现一个可怕的问题,现在是骑虎难下,进又不得进,退又退不得,横竖他娘的都得背个锅啊。

这是大事啊,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太皇太后的胸膛开始剧烈起伏,贪婪的呼吸……

张皇后有些印象。

梁如莹听罢,却显得有些不乐。

“听说考中了举人,正在京里,预备赶考,参加今科的会试。”

刘文华在群臣之中,看到了自己的堂叔刘焱,于是便上前,朝刘焱行了个礼。

午门开了。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朕见卿家,气度非凡,心甚爱之,来啊,念恩旨吧。”

却还见这些女医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这……明显是一群来捣乱的。

自己的皇祖母,归天了。

他忙看向弘治皇帝,弘治皇帝身躯一震。

她深呼吸,紧接着,狠狠的朝太皇太后的心室按压下去。

弘治皇帝脸色铁青,刚要开口,梁如莹却已开口了。

朱秀荣面颊一红,忙是道:“母后,没有的,夫君平日待我……”

这个丧尽天良的老东西!

当初先皇帝在的时候,他这个太子,多艰难哪,还不是本宫时刻陪伴左右,不敢说为他遮风挡雨,可也没少为他筹谋吧。

张皇后只瞥了一眼,呷了口茶,脸色平静,仪容和顺,她微微笑道:“本宫今日,倒是不想听《天仙配》了,就唱……《击鼓骂曹》吧。”

这宦官匆匆道:“陛下,方才,太皇太后娘娘觉得心疼的厉害,好端端的,突然就不省人事了。陛下……”

在她看来,要将一个知识点记牢,单靠背诵是不成的,需动笔去写,如此,才可记忆深刻。

梁如莹顿时冷静,立即道:“好,这就来。”

她疾步跟着宦官出了房,十几个值夜的女医也早已准备妥当。

梁如莹不断的调匀自己的呼吸,随着那宦官,迅速的走入夜色。自从征辟了一批名医,说实话,宫中的医疗水平,明显高了许多。

梁储乃是广东人,梁家和番禺刘氏,都是岭南的望族,正因如此,两家多有联姻,梁储的女儿梁如莹,数年前,就曾和刘氏有过婚约,本是指望,成年之后,便嫁入刘家去。

这刘氏,在朝中,也多有子弟为官,平时和梁家走动,都是极亲切的,可今日,这刘家的管家,却是一脸异色:“见过梁老爷……”

“你没听到外头的流言蜚语?”朱厚照同情的看着方继藩。

一开始,她们总是手足无措,尤其是紧急的情况,有的吓得花容失色,眼泪都要出来。

这钦天监的人,说话很好听。

方继藩远远看着一群孩子,在傍晚时,万道的霞光之下,在一个球场里,来回攻杀,本想上去教训一顿,可随即,还是背着手,索性走了。

萧敬干笑道:“皇孙殿下,乃是龙种,非寻常人可比,入选,并不稀罕。”

方继藩对此,心里也只是感慨,不过凡事都得慢慢的来,这世上,哪里有一蹴而就的事。

文臣们却也大多唏嘘,他们和新津郡王打的交道不多,可是新津郡王还是值得他们敬佩的。

这堂官想要入太庙。

于是,忙是上前,悄无声息的将奏报,送给李东阳,接着耳语几句。

这倒是吓着了其他的宦官和禁卫,有人低声道:“刘公,莫要失仪,莫要失仪。”

这样的场合,如此冒失,这是冲撞来了英魂啊。

“既如此……”

弘治皇帝道:“你父亲还活着。”

卧槽,这不是方继藩的声音吗?

方景隆颔首点头,可他还是皱眉,这里距离京师太远了,谁料京里是什么局面呢,自己的儿子,做事太鲁莽,若是得罪了什么人,有人在陛下面前,说了什么坏话,这可就说不准了。

于是亲自授了唐寅钦命,唐寅捧着圣命出宫,回到了西山,他本是想去见一见恩师,聆听恩师对于这东方不败舰队的看法。

张懋随手取出一本:“此乃《礼记》。”又取出一部:“此乃大诰。”接着又道:“还有这本,这本,还有这本……这里头,都是章程,所谓凡事,都需得学会用典,什么是典故呢,就是规范,是规矩,就说祭礼吧,你父亲是郡王,应当杀多少牲口,牲口怎么烧制,何时供奉,供奉几日,需多少柱香,你知道吗?”

他打起精神,掰着指头想给方继藩细细的解读,可想想,摇摇头,现在要教这小子,不知要猴年马月呢,虽说包教包会,可不能耽误了祭礼啊,时间不等人。

于是,他叹了口气,便道:“这些,且可以往后再学,也罢,这些老夫来料理,可你和正卿,作为孝子贤孙,此虽为国祭,非家祭,可国祭之中,自当有后人告慰祖宗的仪式,如何做到行礼如仪,却需照着章程来,老夫来此,就为了这个,继藩,你可万万不能出什么差错啊,来,我且先教这些简单的给你吧,到时,你照本宣科,即可。“

张懋接着,便开始讲起来,这一讲,就是滔滔不绝的一个多时辰,说的口干舌燥,方继藩则听的头晕目眩,心里忍不住哀嚎,爹,你可千万别真薨了啊,你若是薨了,你儿子留在人间,这是活受罪哪,这什么鬼规矩,我宁愿白发人送了我这黑发人。

“就这样说了,一言为定。”方继藩丢下一句话,疾跑出去。

朱厚照大怒,想将方继藩的手打开,可一想到,自己得防着老方想不开,便笑嘻嘻的道:“你这个衣襟拉得好,恰好勒着了我的脖子,使我既不觉得窒息,却又受你的节制,老方,你这一手,真是厉害,我要学……哎呀,呼吸不过来了……”

萧敬亲自给弘治皇帝扶正了通天冠,一面捋了弘治皇帝的冕服,道:“陛下,车驾已经预备好了。”

他又不傻。

萧敬便怒了,呵斥道:“好大的胆,你配叫王不仕吗?今天子亲巡,率百官于怒海与佛朗机人争锋,此王不仕,乃皇帝宝舰,受大明列祖列宗恩荫,得陛下之龙威,纵横四海,蛮夷战兢,莫敢匹敌,你也敢叫王不仕?”

弘治皇帝道:“不过击沉一舰,贼子尚有余力,现在高兴,只怕还太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