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正网娱乐 > 第44章:深图远算

一个月后,陈晴风的身子彻底的好了,不过他却变成了一个正常人,没有武功,没有气力。现在只要是个普通的警察,他恐怕都不是对手了。

“大秦的江山?以前想过……皇上的命也想过,当然你的命我也是想要的。可是,你真得以为,你们一家这几条命,就能赔末村整村人的性命吗?”复仇是他活着的信念,至于他要什么?

“可言将军你还要指挥作战呀。”那人一脸着急,要知道言倾与唐万斤今天可是立了大功,要是言倾中途跑掉,不仅功劳没有,还会被责罚。

她虽然只有三脚猫的功夫,可要杀死一老虎,或者一匹狼应该可以,至少冒个险还有活路了,就比不明不白的横死好。

“啊……”凄厉的惨叫声响起,老怪物在秦寂言和景炎的眼皮底下,化为血水。

秦寂言看了一眼,就让人烧了。

顾千城停下脚步,张目结舌地看着秦寂言:“这人也太厉害了吧?刑部有多少案宗?”

他们就不信了,他们七个人,还拿不下这个瘦小的小兵。

虽说刚刚做了一场手术,顾千城有些累了,可凭她现在的体力,就是再做一场手术,想要摆平这七个人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可是,女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她觉得不好就是不好,任由秦寂言怎么说都没用。“反正,现在不要碰。”

景炎强压心中的不忍,冷酷的道:“我不在乎你信不信,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三天后,你若不答应,我便带着火焰果出去,至于你?我不杀你,你就永远留在火城吧。反正,我不说出去,天下没有人知道你还活着。”

秦殿下把肉往顾千城面前一放,一句话都没有说,顾千城直接装不懂,甚至不给秦殿下说话的机会,起身朝暗卫所在走去。理由是,她要找暗卫帮忙,看看还能不能凑齐一点炸药包的材料。

大秦上下说不定都当他是死人了。

五皇子得宠,最直接的表现就在于顾家又上来了,顾贵妃在后宫又能横着走了。

“好好好,妹妹,妹妹成了吧?”三人知道,顾承欢有姐控,根本不会和他计较这种小事。

“云梯?”顾千城双眼放光,眼里满是崇拜。

秦寂言紧紧地握住手中的棋子,好半天才松开中,然后如同无事人一般,继续将棋子一颗一颗放回棋合……老太爷的效率极高,听了顾千城的指点后,第二天就派人去城外的庙里,查了楚世子的事。

粗使婆子在前面带路,顾千城很快来到小池塘,小池塘旁围满了人,粗使婆子远远就喊道:“都让开,让开,大小姐来了,快让开……”

脸、手脚等露在外面的肌肤,暗黄没有光泽,嘴、耳朵处有泥,五观微微膨胀,轻易便能辨别身份。

“要是拿不下你,我连后悔的滋味都没机会体会。”凤于谦见倪月实力不俗,怕自己手下的兵吃亏,直接持剑上前,“幸亏本将军没有不打女人的习惯,不然今天要吃亏了。”

秦寂言要死在北齐人手里,大秦皇帝绝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无论是谁做的,他这个北齐皇帝都要出来承担后果。

“可以。”只是一个口头协定,是时事所迫才定下来的协定,大家都知道,他们谁都不会真得按协议执行,所以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可以。

午夜梦回,她躺在床上,可以安心睡觉,不会后悔悲伤。

就算时代变迁,造假的技艺没有现代那么精湛、复杂,可也不是这么小儿科的,名画古籍不是随便拿几块画板,几张卷轴就能仿造成的。

“哇……哇……”像是小猫叫一样,孩子的声音很弱,光听声音就知不是一个强壮的孩子。

“直到今天,朕才算看明白你。”太上皇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他宠了秦寂言十多年,却发现他一直不了解这个孙儿。

黑衣人一冲过来,却是去杀攻击他们的武者,同时还对暗卫与亲卫道:“你们保护好顾姑娘,这里交给我们。”

有她在,至少他们不会被龙凤双城的阵法困住,也不会被龙凤双城的阵法迷惑。

这个时候也没有人说他没出息,对他们来说皇上那可就是神明一样,他们也想跪。

他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训练有素、配合默契的山匪。最主要,他更没有见过,一上来不是打劫钱财,而是提刀杀人的“山匪”。

“必输的局,确实不用赌。来人……”太上皇信心满满的说道,而随着他的话落下,破窗声与破门声响起,一群身着禁军服侍的士兵,握着长枪大刀冲了进来,可就在此时……秦寂言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心里有万分不情愿,可却不得不打起精神,陪老皇帝下一局……

送上门的政绩京都府伊可以不要,但是……

一路快马加鞭,不断换马,终于在跑死三匹马后,赶到江南。可此时,离顾千城被绑,已经是十一天了。

“圣,圣上?”领头的将领听到景炎的称呼,惊呆了,瞪大眼睛看着秦寂言。

封似锦的挣扎与犹豫他看在眼里,可那又如何?

秦寂言语速不快,语气也不强烈,漫不经心的样子,好似在念无聊的奏折,可就是这么一句话,却让荣王世子脸色大变,“不会,他不会这么做的。”

顾千城轻轻一个跃起,就轻松地用手中的铁链,缠住了跛脚男人的脖子。

顾千城想要杀了这个男人,可转念一想又放弃了。

不过,在此之前让这个男人吃点苦头很有必要。

这座城,城墙被砸,城中的存粮也被他洗劫一空,而且现在他也失了本城百姓的民心,留在这里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不如退守另一城,借另一座城的兵力与秦寂言继续耗,他就不信秦寂言带来的军饷能任他挥霍无度。

大步往外走的子车,在老管家视线移开的那刻,暗暗松了口气。

不顾秦殿下的闪躲,顾千城继续抱着秦殿下,将头埋在他怀里,蹭了蹭,“殿下,我是真得想你了。很想,很想。”这话必须有八分真,她确实是挺想秦寂言的,但没有很想,因为她忙得没有时间想呀。

“夫人,不可,危险……”外面的人,见顾千城没有把数字抄出去,就按了一个数,吓得脸色发白,可是……

之前这条走道只有一米长,他们还勉强能走两步,现在这条走道足足有八米,他们还没有跑到顾千城面前,就先被时面的高温更融化了。

一俱,两俱……

顾千城跑到村子里,找了一户村民,把头上的发簪摘下来给对方,请对方帮忙看守这五人的尸首,而她自己则再次返回树林……

酒过三巡后,三人便在亭子里闲聊。亭子居于湖中,四周无人,岸边的人根本听不到三人的谈话,三人聊起来也就无所顾忌。

焦向笛很努力也有天赋,可封似锦不是有天赋而是得天独厚,焦向笛再努力,在这方面也比不过封似锦。

顾千城忍不住白了秦寂言一眼,虽然秦寂言看不到,可顾千城一退他就知道了,秦殿下耳根微红,“你要理解我的处境。”

“真让我咬?”月光照在顾千城雪白的胳膊上,滑嫩的肌肤似泛着一层像是珍珠荧光,让人很想……

“那就放我下来。”顾千城发现秦寂言的气息不稳,就知这个男人靠不住,果断的与他拉开距离。

顾千城上前,双手搂住秦寂言的腰,脑袋依在秦寂言的胸膛上,“殿下,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救我出去,而是拖住景炎或者抓住景炎。”

他仍旧不死心,“我们可以给长生门做事,但不想服忠心蛊。”

只是,这次机会就摆在面前,她不想错过。

书房内,就只有老皇帝的心腹太监,听到这话不得不硬着头皮道:“圣上,武家就是再出妖孽,那也是为您所用。顾姑娘提议虽好,可到底年纪轻不经事,这不……就被人套了话。再说了,科考的弊端越积越多,再这么下去十年后就无能臣可用。顾姑娘此时不顾自己的生死揭露出来,到底是一片赤诚之心。。”

“这些事,如果由新帝来做,参加科考的学子便会对新帝死心踏地。”这也是老皇帝不愿意在自己手上,揭露科考弊端的原因。

三年!

呜呜呜……一定是她太宠秦寂言了,这才让秦寂言兴起打她屁股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