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众怨之的
作者: 豆沙团团章节字数:17020万

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我!

若是先前,她还是有些犹豫,那么此刻,她就完全的下了决心了,就算他现在想娶她,她也绝对不会再嫁了。

凤忆希听到他的话时,也有些惊愕,有些意外,脸上的绝裂微微的缓和了一些,她知道他的骄傲,他此刻能够这般的跟他道歉,的确是让她无法无动于衷,但是想到以前的种种,再想到他这次的自做主张,将她推到这般难堪的局面,她的心一衡,再次低声道,“两年以前,我们之间就已经结束,错过了,就永远的错过了。”

想到此处,心中便也少了些许的担心。

“恩。”夜无痕面无表情的应了一下,算是知道了,他自然明白叶寒的意思,显然不想让叶寒知道他的心思。

“谢谢。”凤阑绝极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一双眸子微微的扫了叶寒一眼,唇角微动,低声说道,那声音中,并没有太多的情绪,没有喜,也没有怒,只是,却有着几分压抑的冷意。

若不是亲眼所见,她真的不敢相信,这天下竟然会有这样的女人。

“你也曾经嫁过他?成为他的王妃吗?”上官云端眉角微挑,再次微微的望向她坐的轿子,淡淡的说道,声音中,仍就带着几分天真的无辜。

“这个比法是最公平,最直接的,不管你以前学过什么,也不管你最擅长什么,在此刻的这种比法中,都起不了任何的作用。”上官云端的眸子微微望向众人,慢慢的解释着。

对于自己的聪明,蓝岚可是十分自信的,她认定自己肯定会赢,所以便想要借此机会,跟上官云端赌点什么。

“呵呵。”只是,上官云端却是突然的轻笑出声,一张脸上,都是满满的笑意,似乎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活。

此刻的蓝岚只感觉胸中的怒火不断的升腾,升腾,直直的充斥着她的最后的理智,这一刻,她再也无法保持平时的冷静了。

“好,你说除了你的婚姻,什么都可以睹,那么我们就来睹彼此的性命,若是我输了,我死,若是你输了,你死。”这一刻,蓝岚真的被她胸中的怒火逼疯了,竟然提出这般疯狂的赌注。

蓝岚的聪明,是众人皆知的,众人将此刻的上官云端与蓝岚做对比,却都纷纷的惊住。

“皇上,时间到了。”一直紧紧地相着那记时的漏刻的太监,恭敬的禀报着,他的话,也让众人纷纷的回神,脸上却都更多了几分紧张的期待,不知道,最后谁会胜出。

“王爷,那两个丫头买了东西后纷纷回了南宫府。”恰恰在此时,隐用千里传言向他回复道。

凤阑绝的眸子猛然的眯起,对于蓝岚的挑衅,他一直没有开口,是因为,他相信,云端有足够的能力应付这件事,根本就不需要他出面。

她绝对不能让太上皇辛辛苦苦打下的天下,就这么毁在这个人的手中。

“云儿,你的意思呢?”凤阑绝岂能不明白他们的心思,唇角微扯,仍就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再次的望向上官云端,低声问道。

皇上的脸上漫过明显的怒意,这个凤阑绝太过分了,太不给他面子了,虽然他刚刚听似商量的话,但也算是命令了,他竟然去问一个傻子的意思。

“绝王,若真按你所言,云儿写的那些答案,只怕不会是对的吧?”皇后略带惊颤的问道,她是亲眼看到上官云端飞快的写下那些数字的,若真绝王说的那样,她怎么可能想都不想说能够写的出来呢?

“找人可能还要些时间,大家先用膳吧。”几个侍卫出去后,皇上看到那几乎上还没怎么动的饭菜,略带笑意地说道。

“雨儿做的不好,让大家见笑了。”上官凌雨极力的压下心中的恨意,微微的走向前,略带谦虚地说道,只是那微垂的眸子中却是明显的带着几分得意。

这做嫁衣与祈福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

她的话语突然故意的停住,然后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难道,你也以为,我是他的女人?”

其实上官云端之所以此刻来南宫雪这儿,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皇上,所有的大臣都已经进了阁厢院,相信此刻,他们正在讨论怎么对付皇上的事情,现在行动应该是最后的时机。”侍卫快速的走进书房,微微的压低声音说道,不过,声音中却是明显的带着几分急切。

但是,却偏偏事不从人愿,第二天,她正睡的香甜,便听到外面传来凌乱的脚步声,还夹杂着些许的嘲笑声。

叶寒抬眸,微微的扫了她一眼,却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继续向前走去。

“你,你怎么知道的?”秦思柔惊住,忍不住问道,只是,话说出口后,才意识到自己犯的错误,但是想要改口已经不可能了。

“本王回去后,会直接将府中所有的女人谴走,包括你。”夜无痕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但是说出的话,却让秦思柔愣住。

那丫头竟然是易了容的。

上官云端的身子猛然的僵滞,难道?所有的人都目不转睛的望着上官云端,等待着她的反应。

“恩,好喝,真的很好喝。”上官云端却仍就笑的一脸的天真,还微微的砸了一下嘴巴,略带享受般的说道。

她,怎么会相信了他呢。

能吗?

“她当时说,我是你的女人,可以陪在你的身边。”秦思柔微微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她提起我,就证明她的心中是在意的,在意我的存在,便是在意你,一个女人心中若是有一个男人,自然不希望他的身边有其它的女人。”

他若是去做了,她还是坚持跟着凤阑绝走了,那他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秦思柔微愣,这个男人反应也太迟钝了吧,竟然到现在才想到这一点,她就说嘛,他刚刚为何一点反应都没有,原来是根本就没有想明白。

“今天是绝王的大婚之日,众人都去参加绝王的婚礼,这整个皇宫的戒备也松懈了些许,肯定是有人借此机会想要图谋不轨。”二皇子见众人都望向他,唇角微微的多了几分得意的冷笑,随即再次慢慢的说道。

而上官云端的唇角却是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呵,看来二皇子还想耍花样,既然这样,那她就……她毫不容易获得的自由,才不想那么快就断送了呢。

“是呀,她不是已经成过亲了吗?怎么还来呀?”某女人不屑却又不满,这种情况下,她们可都是恨的只有她们一个人出场。

“是呀,绝王选亲,却让她这么一个又傻又丑,又花痴,而且还是被休了的女人参加,绝王肯定会觉的是一种耻辱,一定会生气,到时候,一怒之下,只怕会取消了选亲。”另一个女子也紧接着说道,不满中,还多了几分担心。

众人都有些不明所以的望向叶寒,不明白他为何会发这么大的火,按理说,就件事,跟他才是没有半点的关系。难道说,他也喜欢上官云端,所以看到夜无痕争上官云端,所以生气?

而对他,她却从来只喊王爷,那种看似恭敬,实际却是一种极为疏远的称呼。

凤忆希突然感觉到有些委屈,鼻子有些酸,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从小性格开朗,一直都是大家的开心果,而且,她也一直很坚持,很倔强,所以平时很少会哭的,但是此刻,她的眼泪却是差点流了出来。

而房间里,秦思柔发现夜无痕离开后,也慢慢的向外走去,叶寒微愣了一下,也跟着向外走去。

“哼。”凤阑锐微微的冷哼,唇角微扯,一字一字冷冷地说道,“没有想到,朕只不过出宫去散了一下心,不过只是个把时辰的时间,这皇宫里竟然完全变了个样了?现在,朕才还是凤月国的皇上,你们果真是好大的胆子,来人,给朕推下去,斩了。”

凤阑锐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看来太上皇上真的还没有醒过来,而双眸再次微微的转向丞相,看到丞相也是暗暗的点了一下头,心中便更放心。

太上皇此话一出,凤阑锐完全的惊住,而太上皇此刻那犀利的目光与狠绝态度,更是让他暗暗惊心,看来太上皇是真的已经恢复了,先前只怕是故意装出来迷惑他的,应该就是想要让他自投罗网。

“凤阑锐,绝儿他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你自己心中很清楚,当年绝儿那么做的本意是为了救你,当时,若不是绝儿推开了你,你被那块石头砸住,只怕命都没有了。”太上皇的微微的摇头,脸上似乎多了几分失望,当年的事情,绝儿并没有告诉任何人,默默的承受着所有的人误会,连他都没有说,但是后来他亲自去山上查看过。

“就因为那张脸,本王不得不怀疑你。”凤阑绝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低沉,若是可以的话,他是真的不想怀疑他。

“是吗?”只是,恰恰在此时,门外传来一声略带轻笑的声音,随即上官云端带着一个大约四十七八岁的女人走了进来。

凤阑锐微愣了一下,很显然有些不舍,有些犹豫。

而此刻的她似乎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似乎感觉不到痛了。

这个男人的生活的确是以二夫人为中心的。

“不,小晚,这一次,我一定要说。”果然如上官云端所料的,他一脸坚持地说道。

二夫人杀了那个男人,便也是将自己逼上了绝路,把唯一一个真心对她的人亲手杀死了。丞相看到李玉的反应,微惊,也快速的向前,待到看清那画像上的人时,脸色也是微微的有些惨白,神色间也多了几分慌乱。

所谓的墙头草两边倒,只怕就是他这个样子的,刚刚还一心向着丞相,如今夜无痕来的,便立刻倒向夜无痕了,毕竟丞相再大也大不过王爷。

“回尚书大人,我还有人证。”上官云端就等着尚书大人问她这句话呢,所以尚书大人的话一停,她便连连的回道。

“哼,这个问题,除了几个特别的人外,其它的人都没有回答出来,难不成,我夜阑绝所有的人都笨。”丞相的脸色瞬间的铁青,眸子中更是难以控制的怒火。

人影微动,她与她的手下,快速的消失在黑暗中,一切似乎恢复了原来的平静,但是,却又有着什么在不知不觉间改变了。

凤阑绝石化了,见过绝情的,没见过像她这般绝情,而且还是这般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绝情的。

“对了,这件事通知了凤阑绝没有?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着都要赶回来呀。”正在上官云端暗暗思索时,突然听到叶寒再次说道,这次的声音中似乎隐隐的带着几分不满,上官云端暗暗一惊,这个时候让凤蓝绝回来?先不说桐城的事情有没有解决,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弄清,让他知道了,让他回来,只怕。

从那天博太医查出云儿怀有身孕后,这几天,云儿几乎是什么东西都吃不下,一闻到饭菜味就恶心,虽然说,怀有身孕的不想吃东西,有时候恶心,也是常见的事情,但是像云儿这样的,也实在是太严重的。

叶寒的眸子微微的转向她,眸子深处的冷意,微微的缓了几分,然后低声解释道,“到底是谁所谓,我也不清楚,不过,她这么做的目的,我却能够猜的出……”

恰恰在此时,一个侍卫急急的走了过来,将一封书信递到了凤蓝绝的面前。

“按照我朝的律法,杀人者要打入天牢,情形恶劣者,要处以极刑。”丞相再次说道,得意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阴狠。

其实,上官云端就是来借她的床用一下,她想,那人肯定没那么快离开,她也不知道那人什么时候离开,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多待一会的好。

她此刻的示弱会让她们掉以轻心,更在一定的程度上满足了她们的虚荣心,那么,此刻的她,在她的眼中,就成了一只,笨笨傻傻的毫无危害的小白兔。

这整个局面就因着她的出面,她的这一句话,便完全的改变了,而凤忆希此刻也正在让人将那几个捣乱的人,抓出来。

众人听到那个女人的话,这才又记起了上官云端曾经被休的事情,再次望向上官云端时,又都多了几分犹豫,一个曾经过嫁过人,而且还是被休了的女人,的确是配不上他们的绝王。

所以,她此刻只能极力的将自己的怒火压了下去,极力的让自己保持着平时的冷静。

三个人有说有笑的交谈着,似乎完全的忘记了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突然想起,今天早上去给太上皇请安时的情形,当时,太上皇倒是并没有太多的异样,不过,精神似乎有些不太好,太上皇说可能没有休息好,所以,用过早膳后,就又睡下了。

而且,以他的身份,若是真的有什么意外的话,想要保护她,应该是没问题的。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702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