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连模拟事
作者: 豆沙团团章节字数:17020万

只有去“原野居”,才能真正得到保护!

然而,谁也没能真正预料到,皇陵之行闹至天翻地覆的地步。

董翰林清了清嗓子,终于张了口,说出了所有学生最想听到的话。

永宁郡主心头汹涌的怒火,总算稍稍平息:“这几日好好温习四书五经,练笔写文章。点翠每日都会去一趟,将你所写的文章带来给我过目。”

谢明曦抬起头,眼眸明亮如水:“父亲,你觉得二姐能考上吗?”

又吩咐芷兰:“传哀家口谕,召萧氏前来。再去一趟慈宁宫,请谢氏也过来。”

这两个宫女,皆是十八九岁,一个生得白皙秀雅,一个身段窈窕俏脸妩媚。两个宫女韶华正盛,俏生生地往那儿一站,便如两朵鲜花。

二皇子虽占了长,可惜天资平庸,又有口疾。与储君之位无缘。

身为公主有此等权柄,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谢家吃了这等大亏,如何肯饶过你?谢明曦摆明了要趁机将此事闹大,逼着你彻底和谢钧和离。七皇子现在也插手了进来。此事很快就会闹到皇上面前。到时候,别说你,就是我这个淮南王,也要落个教女无方的罪责!”

等来的是怒气冲冲灰头土脸的淮南王世子,还有十几个鼻青脸肿东倒西歪的侍卫。

盛锦月也以为李默是讲义气,为兄长盛渲出头。因此,提起李默挨揍一事,并无取笑之意,反而颇为关心:“怎么了?莫非他的伤还没好吗?”

太医被丁主事的遍体鳞伤吓了一跳,反射性地探了探丁主事的鼻息,然后将太医院特制的上好参丸接连塞了几颗进丁主事口中。

昌平公主目光掠过李湘如故作镇定的脸孔,心里冷冷哼了一声,根本不理睬李湘如,转头和赵长卿说话去了。

眼前晃动着盛渲血肉模糊的背影,比割肉剜心还要疼上百倍!

颜蓁蓁:“……”

他在兵部收买人心,这个丁主事,便是第一个向他投诚的。丁主事品级不高,却掌管着武库司的库房。

四皇子淡淡一笑:“尚可!”

盛锦月笑着打破沉默:“李姐姐抽了头签,已奏过一曲琴音。接下来便轮到颜妹妹了。四皇兄既是有闲空,不如进凉亭坐上一坐,给我们做个评判如何?”

不但不应,还要将话说得狠毒刻薄才行。

徐氏回府之后,将谢明曦这番话原原本本地告诉谢钧。

瑶碧点翠都是一愣。

“殿下既已应下,自会尽力。”谢明曦淡淡打断李湘如:“四嫂信不过殿下,另请旁人便是。”

谢明曦在从玉的伺候下更衣梳洗,随口问道:“殿下可曾回来?”

永宁郡主淡淡道:“不过是一个平民丫头!元亭看上她,是她的福分!纳进门来做妾,也算抬举了她!你有什么可恼可气的!”

未满两岁的儿子步履不稳地走了过来,用力抓住她的手,童稚的声音不甚清晰。唯有她这个日夜陪在身边的亲娘能听懂:“娘,你别哭。”

颜蓁蓁:“……”

谢云曦懵了!

原本蠢蠢欲动想上奏折奏请天子广开后宫大选嫔妃的御史们,只得偃旗息鼓。静等一年孝期过后再提此事。

丁姨娘吐得奄奄一息,被扶着躺到了床榻上。

四皇子对女色十分淡薄,一个月除了在李湘如的正院里歇上一两晚,其余时候,极少踏足内宅。

谢云曦忍着喜意,轻声应道:“我只盼着能一举生子,为殿下传承子嗣。”

没想到,这个在书院外晕厥的少女竟大有来头。

男女共处一室,颇有不便。

谢明曦平日戴着厚厚的面具,真实的情绪被遮掩在面具后,无人能窥见她的喜怒哀乐。

六公主乖乖点头:“说的是。以后我定会吸取教训,绝不做这等无用之事。”

谢明曦适时地露出一脸感动:“多谢祖父。”

“如果你坚持护着她,便让她随你姓盛,这个女儿我不要也罢!”

“什么也不必说了。”永宁郡主面寒如霜地打断了谢云曦:“你已做了选择,还有什么可解释的。”

不过,短短片刻,谢明曦便已恢复如常。

……

顾山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哪里不高兴了?不过,当着我的面也该收敛一二。这个臭小子,分明是故意为之,成心挤兑我走呢!”

陆迟头大如斗,一边拼命冲李默使眼色,让李默赶快闭嘴。一边张口说道:“殿下别动气。我们今日骤闻好友离世的噩耗,委实震惊。李默绝无质疑殿下的意思……”

好一个林微微!我今日记住你了!

也只有俞皇后有这份能耐,对建文帝有这份影响力。

不管走到何处,都有人意味深长地明示暗示:“谢侍郎身为礼部侍郎,深谙‘礼’之一字。也该好生劝解蜀王殿下一二才是。”

不,不可能!

瞧瞧那副被逼无奈的样子!

今日登台发言,更是一场笑话。

谢明曦仿若什么事也未发生过,微笑着行礼问安:“儿媳见过母后。今日母后气色似好了一些,看来,殿下归来,母后心中也踏实多了。”

时间一晃,又是半个月。

……

谢钧听闻淮南王亲自前来,反射性地哆嗦了一回。

谢钧深呼吸一口气,吩咐下去:“请淮南王在外间稍候,扶我起身下榻……”

“不妙!他们根本没有退兵!”

这等无形的威胁和悬在头顶的长刀随时会落下的惊惧,才是最大的折磨。

第一个出声的,是鲁王:“现在,该、怎么办?”

盛鸿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却只做不知,笑着停步,殷勤问道:“三皇兄有何吩咐?”

……

遥想起尹大将军醉意熏熏笑声如雷的样子,谢明曦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放心,我们一起为你呐喊助威便是。”

四皇子笑容一敛,目中闪过冷厉的光芒。

顿了顿,又苦笑道:“母妃没用,不得你父皇的欢心。日后,只能靠你自己了。”

以一个年过四旬的男子而言,建文帝保养极好。身姿依旧挺拔,英俊的脸孔不怒自威。额上眼角当然有了皱纹,只是,匆匆一瞥之下,看得不甚分明。

……

诸位皇子,一起拱手行礼:“孙儿见过皇祖母!”

谢明曦在暗中观察女儿,萧语晗赵长卿尹潇潇也在暗中留意阿萝。见阿萝亲热地喊着堂兄堂姐,说话时并无盛气凌人之色,心中也觉安慰。

这是拿盛鸿来打趣了。

说笑一番后,谢明曦笑着问道:“三皇嫂,孩子的名字起了吗?”

唯有萧语晗,心里有些闷气。孩子这么小,尿了拉了都是常事。既是要抱孩子,这些都是难免的。瞧李湘如那副懊恼嫌恶的样子……

淮南王世子连躲也不敢躲,任凭茶碗直直地砸中胳膊。然后咣当落了地。

可惜,骂也没用。祸已经闯了,脸已经丢了,亲家也被惹恼了。

俞太后心里又是一声冷哼,面上笑容如常:“母后喜欢谢氏陪伴,便由谢氏扶母后回寝宫。”

四皇子必会现身!

鲁王同样茫然:“不、知道。”

盛鸿略一挑眉:“自家兄弟,心中各自有怨气,又不便当面撕破脸。拼酒不过瘾,自然是动手爽快。一架了恩仇嘛!”

宁王猛地抽回手,抬脚便走。

……林钰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默默地继续喝茶。只是,原本清香的茶水,不知怎么喝起来有点酸。

林微微哑然失笑:“她叫扶玉,是谢妹妹的贴身丫鬟。我昨日写信送去行宫,今日谢妹妹便让人送了回信和贺礼来。”

林微微笑容略略一顿。

谢钧谢元亭俱骑马,谢明曦独自乘坐马车。驾车的车夫,是谢府里最好的车夫,姓丁,在家中排行第二,平日被人称呼一声丁二。

孝道大如天!

萧语晗搀扶着俞太后回了椒房殿。

没等李太皇太后吭声,俞太后便很自然地在椅子上坐下了。

俞皇后神色温柔,细语款款。

眼高于顶的卢公公,也暗暗为芷兰倾心。

菜肴美味,红豆米饭软而香甜。连着吃了两碗,顾山长才放了筷子。一抬头,就见俞皇后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她和李太后之间的角力,时有输赢。说到底,还是要看建文帝向着谁。

“娴之,我很喜欢谢明曦。看着她,就像看着年少时的我一般。这个门生,我定要好好栽培。”

两人相视一笑。

俞太后心中的愠怒稍稍散去,午膳后,留下俞婉说话。

盛鸿略有些讶然,笑着调侃:“我以为你是故意做给众人看的。没想到,你是真得欣赏俞五小姐。”

六公主目中闪过凉意:“是谁?”

谢明曦:“……”

俞太后的身子忽然晃了一晃。

“母后,”昌平公主泪水滑落,哽咽不已:“女儿不孝,回来得迟了。”

此时这一笑,满额满面俱是皱纹。

汾阳郡王露出惊愕激动之色,拱手谢过隆恩。

盛鸿这才骑上宝马离开。

“奴才见过七皇子殿下!”内侍殷勤地上前行礼。

这方凤印,是中宫皇后的权势象征。

对建安帝来说,先在朝堂站稳脚跟,拉拢朝臣才最重要。后宫之事,只能先袖手不管。免得俞太后心中不痛快,给他使绊子。

心宽体胖,这句话用在方若梦身上,非常恰当。

四皇子心里颇为遗憾,却也没太失望。想要一个内宅女子死得无声无息,不是易事。一次不成,以后再寻机会动手便是。

朝堂动向,素来和后宫风向密切相关。贤妃静妃也不是傻瓜,这等时候,再不向淑妃示好,还待何时?

自幼生于京城长于京城的李湘如,压根无法想象数千里之外的宁夏是何等僻静荒凉之地。更无法想象,化外蛮族又是何等模样……

一时无人说话。

方若梦立刻接了话茬:“是啊!大家只口中说说而已,并未真的介怀。再者,便是要怪,也怪七皇子殿下,如何能怪你。”

谢云曦本就不该再苟活!

往日真是太小觑徐氏了。原以为徐氏只是个乡野村妇,不值一提。没想到,这个粗鄙的老婆子竟这般刁钻。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702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