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抱鸡养竹
作者: 豆沙团团章节字数:17020万

这不是普通的对决,而是超高手之间的对决,双方的动作十分的快速。站在窗前的几个女人只能看到人影翻飞。根本就看不到他们是如何战斗的。

听到凤老将军在公开场合说出这话,风遥发现他仍旧激动的不能自已。

虽说他们这种人,早就能练就撒谎不眨眼的本事,可真要面对高手,想要不着痕迹的骗人也不是容易的事。

听对方这么一说,顾千城就知对方不是冲着她来的,心下稍安。“我是不是逃兵与你们何干,我就算是逃兵,也碍不着你们什么事。”

“原来你没有要立后呀,他们都说你要立后,我还以为是真的呢,吓死我了。”唐万斤夸张的拍了拍小心脏,看秦寂言不高兴,十分有眼色的上前,把龙宝抱走了,“皇上你忙,我把太子殿下抱走。”他好多天没有跟龙宝玩了,真的有些想了。

今天的羞辱还有这段时间的虐待,她记住了!

深深地吸了口气,倪月抬头挺好胸走进大殿……在这条道上,做无本生意的不止猪头六和刀疤两伙人,但这两伙人却是这条道上实力最强的两拨人,历经无数风语,这两拨人都没有被打下去,一直在这条道上活跃着,可见他们的实力之强,但是……

顾千城举着刀,抵在红衣妇人的身后,瘦弱的身影,几乎完全被红衣妇人遮住了,可秦寂言仍旧一眼看到了她。

身有残疾、被楚世子当场退婚、气昏亲生父亲、不孝继母,把家丑外扬,这样的女子真没有人敢领进门。、

顾千城坐在床头,看着赵王妃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赵王妃之前对原主是真正的好,因为……

“没事。”顾承欢咬牙切齿的应了一声,害那三人一脸不解:“没事你不高兴什么?”

暗卫如同木桩子一样,站在顾千城身后,一动不动,头都快埋到胸前了,顾千城看他们的样子着实可怜,便上前拉了拉秦寂言的了袖子,好声好气的道:“能者多劳,这里你最厉害。”

他在这座皇宫住了十几年,无时无刻不盼望着离开……

“几位将军不必担心,殿下既然敢把粮草留给城中的百姓,自然早就有应对之策,几位大人到时候就知了。”封似锦一样什么也没有说,可几位副将却安心了。

从小生长在皇宫,他见到多了厉害的女人,那些女人心狠起来比男人还要强三分,他要因为对方是女人,就礼让三分,那可真是傻了。

“走到今天这一步,是你逼我的。”

“朕担心……皇爷爷会有动作。”他对所有人都名正言顺,可一旦老皇帝出现,在人前说什么,他就不是名正言顺了。

当然,睡前唐万斤不忘提醒武毅,“千城回来记得叫醒我,我有话要和千城说。”他要告诉千城,不是他没用,实在是那头狼太狡猾了,打的他快累死也打不死,最后只好丢给那叫什么凤于遥的。

顾千城摆摆手拒绝了,“这段时间事多,今天又奔波了一天,我可能有点累了,睡一觉就好了。”自从渣爹死后,顾家一堆破事全冒出来了,要不是有老管家帮忙处理,她真的会忙死。

至于她和秦殿下的关系?

顾千城上前,捡起木板一看,“画板?”顾千城虽然不懂欣赏书画,可耳濡目染下多少也能看出一点。

“回皇上的话……”户部尚书站了出来,将他们昨晚想到的三条法子一一说了出来。

太上皇有太多的儿子与孙子,他是太上皇最喜爱的孙子,但不是唯一……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直到这群人冲进来,天牢里的犯人才相信这是真的,惊喜有之,失望也有之,当然更多的是平静,因为……

顾千城站在一旁并没有闲着,她一直在找机会放冷箭,以有心算无心,还别说,真让两个武者吃了大亏,虽然不是什么致命的伤,可也让他们实力减弱,减轻了暗卫他们的压力。

顾千城悄悄抓起藏在身上的药粉,一脸戒备。暗卫与亲兵更是万分小心,留出三分心神准备与黑衣人交手,可是……

看在秦殿下的份上,焦大人已经给顾千城少算了一点,只算出一百多万两,只是……

有她在,至少他们不会被龙凤双城的阵法困住,也不会被龙凤双城的阵法迷惑。

“好好好,我去给祖母拿药。”顾千梦呆呆的,完全不知自己要做什么,承欢叫她干嘛她就干嘛。

“对对对,现在是晚上,我们就是把人杀了,也没人知道是我们杀的。要是能把那皇帝老儿杀了,以后我也可以在我孙子面前吹牛了。”

“主子,他们要跑了。”这时秦寂言已抱着顾千城,稳稳落在甲板上,暗卫上前却不敢伸手去接秦寂言手中的人,只说正事。

秦寂言闭上眼,眼角似有泪珠滑落,“千城,我从不将希望放在皇爷爷对我的荣宠上,皇家没有父子,没有祖孙,只有权利之争,我不能心软也不敢心软。”一旦他心软,就有可能惨败,到时候不仅是他,就连他身边的人也不会有下场。

他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训练有素、配合默契的山匪。最主要,他更没有见过,一上来不是打劫钱财,而是提刀杀人的“山匪”。

六扇门捕快们的生活很简单,在六扇门除了审案,查案,调案宗外就没有别的事可做。

安顿好两个老人,顾千城也不管太上皇怎么想,直接给两位老人倒两杯茶,喂完茶后才对太上皇道:“太上皇,封老爷子晕了过去,不知可否为封老爷子请太医来看看?”

许是察觉到顾千城的视线,封老爷子适时睁开眼,笑得如同狐狸,就差没有说:跟我斗,你们还嫩了点。

随着一声声口哨声响起,整个军营都随着震动,很快就有大队人马出来拦截秦寂言,并且还有弓箭手。

领头的将领自以为压低了声音,却不知秦寂言将他与景炎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封似锦要问的自然是顾千城的事。

她以前破案时,曾碰到几起长期施虐案。有些姑娘被人拐卖后,被一些心里有问题的人人关了七八年,甚至十几年不见天日,每日面临非人的折磨。

明明京城离这里更近,为什么是皇太孙殿下比他们庄主先到?

“言将军,住嘴,本王的事轮不到你来说。”赵王气极,怒视言倾,言倾也不惧,反瞪回去,清亮的眸子里,是赵王丑陋狰狞的样子,赵王不由是大怒,抽刀就朝言倾砍去,可就在此时秦寂言出现了。

子车侧身避开,将铜盆放在一旁,巧妙地将其遮住,“姑娘又吐了,我先去给姑娘倒了盆中的秽物。”

“呃……这件事都过去了,殿下你别生气。”顾千城不敢再多为暗卫求情,默默地在心里为暗卫们点一排白蜡烛。

“朕相信各位的能力。”

拿着数字,顾千城再次进入石门走道,抄出一组六位数的数字,而这一次术数师们,花了五天才计算出来。

“是我眼花了,还是我真得会动?”顾千城用力揉了揉眼睛,再看……却发现不会动了。

她不擅长开口求人,可她不知道,除了秦寂言外,她还能找谁帮忙,这个地方她最熟悉的人,不是自己的父母,而是秦寂言。

这位姑娘,这么快就退缩了?

如果是,事情对他们就有利了。至少可以证明,秦王不是因为倒向皇帝而与太后作对。

“这只是本王的怀疑,当不得真,总之你救风遥并没有错。”秦寂言虽有安慰顾千城的意思,可说得也是事实……秦寂言的指控,让顾千城十分无语……

趴在栏杆上,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顾千城不由得叹气。

离别还要丢个难题给她,封似锦真有够不君子的。

秦寂言轻轻一带,将顾千城按在腿上——打屁股!

“出事?那算出什么事,不就是你那不慈的父亲死了吗?难不成他比朕还重要?你居然为了一个死人,丢下朕跑出宫。”这要是顾千城赶出宫救人,他也就认了,可偏偏是为一个早就死僵硬的人赶出宫。

“不能,我还想试一试脱了裤子打。”秦寂言极度无耻的道,顾千城脸颊更红了,气恼的道:“你敢!”

“想太多。”顾千城没好气的白了秦寂言一眼。

打要怎么打,又是一个问题。

“不好!”秦寂言大叫一声,“风遥,快,他们要毁了云霁将军的尸骨。”

“可。”秦寂言自然不会绝。

“就这么走出来了?”直到走出宫殿,顾千城都不太敢相信,他们居然轻易走了出来,从头到尾秦寂言就是踢了一脚而已,这也太简单了!

他是吃这碗饭的行家,可是……

连亲爹都不帮他,顾千城这个侄女却肯帮他,他怎能不感动。

顾千城乖乖地挪位,再次跪到秦寂言正面对,举手做发誓状:“殿下,别生我气了。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保证以后再也不说这样的话,就连心里都不想。”

不过,今天景炎没有问!

“我吃习惯了,不觉得酸。”顾千城看景炎五观皱成一团,不由得想到秦寂言一脸厌恶,却仍将她碗里的剩菜吃掉的画面。

“你等等……”单增忙在身后唤道:“把三皇子放下来,不然我绝不会让你们踏入北齐的领土。”

“猜对没有奖,我也这么认为。”秦寂言捏了捏顾千城的脸颊,“武家人还是很聪明的。”

这次被弹劾的官员中,只有一个户部官员是因为自己与地方官员同流合污,贪污了河道银子,被御史弹劾了。

没有让秦寂言失望,这些人在大殿上足足吵了近三个时辰,直到腹中饥饿,口干舌燥,这才停了下来,然后……

“你……”顾千城没有动手,她暂时还不想暴露自己身手不错的事。

顾夫人气得全身都在颤抖,顾千城居然敢威胁她,胆子大了!

而这话也是程将军想问的……

封似锦会这么做并不意外,他是知道老皇帝没事了,听到京中有钦差来,他第一反应就是不好,要出事了。是以,不等秦寂言回来,他便擅自做主将人看守起来。

少年心性,心高气傲,哪容得旁人否定。他记得,他们封家除了似锦,每一个被他骂的人孩子,虽然嘴上不会辩解,可脸上多少会表现一点。

为了证明自己有认真听,顾千城把老太爷刚刚说的话总结了一下,把重点提出来,甚至老太爷引用圣人之言,顾千城都一字不落的背了出来,最终很诚恳的道:“千城多谢老太爷教诲,千城受教了。”

“你看他们,居然不坐轿子,一个个走过来,这是怎么了?”

可是……

“君姑娘,你不会以为,唐万斤犯了这么大的事,就那几粒药丸能解决吧?”顾千城一脸吃惊地看着君亦安,大有君亦安敢点头,她就是傻瓜的意思。

“呃……”顾千城一怔,义愤填膺的道:“秦王太不厚道的。”简直是无耻,居然公报私仇。

可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就被封似锦截断了,“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答应了。三年后,我一定会回到京城!”

“是吗?”秦殿下扫一眼,明显不信。

“耍赖。”顾千城笑了一声,扬起手中的毛巾道:“蹲下来,你太高了。”

只是,跌入火海中又受伤的景炎,一时半刻根本无法冲出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秦寂言和景炎都大有收获,秦寂言身上的伤口已经不在流血了,而他乘坐的小舟恻随着水流往下,再加上他稍稍用力,很快就到了下游,按这个距离,景炎就是追过来,也不一定能追上。

就这点时间,秦寂言也等不了。

收到君亦安信函的人,有九成都应了下来,就算不是自己亲自前来帮忙,也派来手中得利助手帮君亦安一马。

要知道,历史上就有女子参政,最后女主天下的事。

顾千城眉头一皱,“老太爷和二爷有没有派人去查,大少爷是为什么受伤的?”

换言之,顾家上下没有一个关心,顾承欢的随是为什么断的。

映在窗子上的影子却依旧是交叠在一起,秦寂言眼中浮现出淡淡的笑意,可怜顾千城没有发现……

得知景炎丢下战事,带人来长生门救倪月,秦寂言摇了摇头,“墨家,果然是景炎的弱点。”景炎会来找倪月,并不是因为倪月这个人,而是倪月与墨家的关系。

“唰唰唰……”原本无人的殿外,突然涌出数道灰影,将秦寂言一行人包围。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这是多好的在顾千城面前刷好感的机会,可偏偏他就错过了,甚至还成全的秦寂言,一想到这个可能,他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废了顾贵妃,让五皇子离开京城,去偏远的封地?”

为了安全,顾千城离开山洞后并没有一直往里走,而是在差不多的时候,寻一棵树爬了上去,然后靠在树枝上休息,准备等天亮再做打算。

“你这人简直是不分是非,不分好坏,立倪月为后不说,现在还要放过药王谷主,我真不知道千城怎么就原谅你了。我要是千城,我肯定直接宰了你。”

顾家祖孙和乐融融,一派慈孝。不过,这些都与顾千城无关,顾千城和六扇门的众人,正忙得晕头转向,眼睛发花。

几个在看银票的捕快们,正看得眼睛发疼,见到顾千城奇怪的举动,一个个围上前来查看。

做这个活时,顾千城几乎是趴在桌上,可见得要多小心了。

这个时候已有琉璃,只是十分贵而已。顾千城很早的时候,就找了琉璃坊,定了一批亮度十分高,接近玻璃的琉璃,自己慢慢打磨出凹凸面,做成了简易的放大镜。

等到辟秽丹的烟雾飘出,两人才靠近尸体,朝尸体行了个礼,才开始检验尸体……

秦寂言皱眉,又问:“伤口在哪?”

“是。”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702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