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哀告宾服
作者: 豆沙团团章节字数:17020万

狭小的空间里响起一声男人的冷笑。

吴曦媛处理好所有事情过来递交报告的时候说:“‘yq’在‘宏科’的坐席代表已经换成了你的财务总监,那个女人超能说,而且有你之前在‘心工作室’时更她培养的感情,这次她一定会帮你。”

“没有关系,我在他办公室里坐一会儿,你不用管我,去忙你自己的吧!”

捏了捏自己有些发凉的小手,她什么都没有说,快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前头。

自那天上门找她提离婚的事情以后,到今天已经又过了些时日。

她果断看向一旁的于康,“在大家工作之前,我有几句话想说,于总。”

结果,这资深秘书进来后话还没有说完,大办公桌前的男人已经不悦道:“交给朱副总裁。”

他当初是与夏芷柔结了婚,因为一个承诺,他要养她一辈子的承诺,所以他还是给了她名份。

裴淼心没有说话,起身拿过自己的包包转身就走。

易琛的话没再说下去,眸色里寒光迸现,气势逼人。

有几名记者刚开口讽刺易琛,他们身后,一身酒红色坠地晚礼服的中年女子却突然拖着长长的裙摆从大厅正门口过来。再想伪装坚强的小女人早痛得微眯了眼睛,隔壁的声音给了他莫大的鼓舞,他红着眼睛咬着银牙,开始用力推挤……

裴淼心皱眉,“这事本来也没有谁逼你去做,你现在是个成年人了,你得学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说完了他抬腿就走,看得裴淼心一脸莫名其妙。

陆离止住脚步,回身,手点额头,“哈雷路亚,阿门!”

苏晓在那边一愣后才道:“嘿!姐妹儿,你怎么了啊!声音都哑成屁了,你感冒了?”

裴淼心佯装生气,背转了身不再去理那一大一小两个人。

喝完了水重新上楼准备睡觉,经过客厅大门的时候,看到紧闭而又黑暗的一切,想来他已经走了,只是没有车开,他也应该走不到哪里去。

“不会!”她微笑抬头,又是先前欢快叫他“耀阳”的的样子。

临上车以前裴淼心站在客栈二楼的方向远远去望下头的情形,被曲耀阳抱在怀里的夏芷柔模样憔悴到了极点。

“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你不明白。”

心底好像有什么悬着的东西落了地上,也是“砰”的一声,她酸涩着眉眼鼻尖翻身,逼自己再睡一会。

有佣人尾随着冲进了书房,正要去拉,却见裴淼心不知从曲耀阳的书房里面拿了什么便转身向外狂奔。

曲婉婉正怔楞,手臂却被曲母一抓,两个人赶忙就奔下楼去,招呼了司机将车停在门口,两个人不由分说就坐进车子里去。

她将手里的食物袋子交给开门的佣人,让她把客厅的茶几收一收,用报纸垫好了再把东西往上放,她上楼看看女儿去。

“所以,当初真的是你用订单同她交换,让她退出‘青苗会’然后邀请我加入的吗?”

下了楼,曲母俨然还没有休息,正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冷冷看着从楼上下来的女人。

她歉意站直了身子,感激冲他点了点头后,也不敢多留,旋身就想从这里消失。

“臣羽,我现在也一样开心,有你,有芽芽,还有咱们即将出世的孩子,我已经很满足很开心。”

她看着那对胸针便出了神。

裴淼心听没有搭腔,听着就白了脸色。

……

“……”

到了晚间宴席,曲家特别从爷爷老家请了地道的厨师,一桌一桌的好菜做上了,这才邀请来宾入座。

这人一喝多了就爱胡言乱语,公关部的洛佳一张嘴,周围几个人都忙不迭地用手肘来撞,让她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了,这职场里头什么都不太好说,万一人裴淼心未婚生子或是做人二奶,这问题一出,得让人多尴尬啊?

小家伙似乎正在跟她怄气,又仗着有奶奶撑腰,撅着小嘴犟了半天,还是点了下头道:“嗯。”

曲耀阳听着裴淼心正正经经的教育,趁女儿一副心思都被玩具区的东西吸引的时候,悄悄伸手过来将她的小手一抓,“我妈让你受委屈了,心心。”

夏芷柔一副心思都在身旁的曲耀阳身上,滔滔不绝地说着以后要如何照顾这个孩子,要给他全世界最好最棒的东西,还要送他读本城最贵的学校,让他一出生就是王子的尊容王子的待遇和样子,她要把她跟他的儿子培养成王子,让以前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都睁大了眼睛瞧瞧,这才是她夏芷柔生的儿子!

“……”

她开始头晕目眩,小手从床单上抚过,抬手的时候那触目的红一下让她更加晕眩。

“曲婉婉你干什么你!”那姑娘一急,一张娇颜已经惨白到极点。

曲婉婉气红着眼睛,用力抓扯马鞍不到几下,腰间突然一紧,竟不知道是哪个人这般大胆,野蛮地侧抱,像夹沙袋一样将她用力一甩,管也不管她的踢蹬,快步向马厩里去。

她猛然仰起头来看着苏晓,苏晓却是一脸平静地回望。

曲母似乎颇为欢喜这样的结局,在他将人带回家之前,提前一天就通知所有人回来。如果合适,马上就让他们结婚。

天还没亮裴母就从曼哈顿赶了过来,远远在机场里看到来接她的裴淼心,赶忙快步过来将她一抱,“淼心,我真是想死你了,已经这么多年,原来已经这么多年……”

裴淼心赶忙在裴母将话说下去之前轻声打断,“妈,那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今天我结婚,能不能别再提从前的事情?”

找到写字楼大门前的花园长椅上坐下,左脚已经肿得发胀,私底下该用的药都用了,可这旧患总也不见起色。脚疼,连着心也是疼的。

“我有做,只是吃完了,所以才没有东西。”

夏芷柔咬着下唇,站在原地深呼吸了几口气,这才沉着声道:“妈,我没事了,你先出去吧!我想早一点睡。”

“怎么没有关系!”何太太用力扯了她的手臂一把,继续小声,“咱们这几年一直在坚持做卵巢保养,几十万几十万地砸,不就是为了能够永葆青春,让自己的老公不要在外面生二心?可是你看看,你都做了这样久了,你老公有没有碰过你?你看你脸上的皮肤松垮得,一看就是缺少男人滋润造成的,他是不是已经很久没有碰你?”

而另外一边的曲耀阳,此刻的心情竟是无比的阴霾。

“你以为这样我就动不了你了吗?”曲耀阳微眯了眼睛。

尽管她现在仍然没有办法真正毫无保留地爱曲臣羽,可是曲臣羽爱她,很爱很爱,她知道自己此时决定嫁给他对他来说或许并不公平,也极度自私,可是她已经无路可走——不想要跟芽芽分开,那她就只能接受曲家的建议留在a市,而留在a市就注定了会与曲耀阳有牵扯不断的交集。

曲耀阳抚着手上的腕表,一个司机,他从来没让他在自己的房间久留,就算是帮忙拿东西上来,也从来都是放下就走。可他,却比自己还要熟悉这房间里的每一样东西,知道洗手间的架子上哪块搭着的是他的毛巾,甚至知道他的腕表放在哪里。

双开的大门这时候被人从里边推开,穿着浅蓝色的衬衫,袖扣挽到肘处,身上还围着条围裙的英俊男人从里边走了出来,看到吴曦媛便道:“做了你最爱吃的芒果布丁了。”

吴曦媛弯唇一笑,下车绕到后备箱前,正要弯身去拿里面的东西,却叫拓已君一推,道:“不用,我来拎就好了,你跟michelle还有洛桑先进屋去吧!桌子上的蔬菜汁是榨给你的。”

“淼淼,我爱你,我……我想吻你,可以么?”

曲耀阳似是无论如何都压不住自己的怒气,伸长了手指着聂皖瑜的鼻子,“我本来并不想打女人,你现在最好立刻给我从这里消失。”

曲耀阳欣慰地看了看妹妹,处理完手边的事情后转乘打电话给小张,让他把车开回来接小姐回家去。

他摇头,“没有。”

就像此时此刻的情况,他其实希望她可以更亲昵地唤他一声“大叔”。

……

“哥!”曲婉婉这时候也从外面赶来,正要往门里面奔时,被站在门口的曲母拽住了手臂,示意她别上前添乱。

不想拿芽芽来冒险,那她就只能答应,从道理上来说,他跟夏芷柔生的那个儿子都可以得到一份完完整整的父爱,为什么她的芽芽就不可以?难道芽芽天生就比别人缺鼻子少眼睛,所以才会距离父爱那么遥远?

他这突然一吼,拿着筷子的裴淼心都跟着有些怔楞得无措。

“要!”病床上的裴淼心慌忙抓过一旁的纸巾擦了擦嘴,冲门外的护士喊:“要退房,我现在就收拾东西离开!”

芽芽小朋友此刻正坐在后座的安全座椅里,手中一只ipad,一边打着游戏,一边抬眸看着前座里的两人。

裴淼心低头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这时候正是晚餐的高峰时间,这间餐厅又是出了名的高价高档次,就算提前两天去订也未必订得到位置的地方。

裴淼心回身让司机提了东西进门,一盒一盒的东西提进来后往曲母面前一推,“妈,这些是给您的,我跟臣羽的一点心意,主要是近来天气寒冷,您若有空让陈妈把这些东西炖了补补,多注意身体。”

裴淼心低了头不说话,这些太过相似的画面,那些以为不去想就能忘记的曾经,原来却是道了今天,仍是一样都没有过去过——这个世上不只她一个女人,以他曲耀阳的条件,自然会有无数女人愿意为他洗手作羹汤。

举办的是半西式半中式的婚礼,裴淼心首先穿着纯白色的婚纱,由以前的一位世伯搀扶着交到曲臣羽的手里,再然后便换了一身火红的旗袍,在伴郎伴娘一群人的护拥下开始挨桌敬酒。

“我平常收拾得很干净……”

他不高兴,“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吃饭!”

他中毒了,大脑里发出这样一个强烈的信号,越是克制着不要去想,却根本没有办法阻止自己脑海里的一切。

“大哥,你醒醒吧!好不好,就连我都能感觉得到,咱们这个家容不下你们的,别说是妈的心里接受不了,就算是爸爸……以着他的脾气你应该能料到他会做些什么,他是绝对不会允许有破坏咱们这个家安定统一的人存在的……”

“开价吧!你想要多少钱,我要你手中所有‘宏科’的股份。”

她还记得婚后那段与他相处的日子,她曾不止一次地问过他当时为什么会想到去了瑞士。

“我们、我们已经离婚了,耀阳……”强行拉回最后的离职,她的耳边似乎响起了汩汩的水声,在他大手的掌控下,完全不受控制地弄湿了他的手与小内。

她皱眉站在那里,夏母过去扯了一下她的手臂,“干什么摆一张苦瓜脸站在这里?我可跟你说啊!不管你跟耀阳有没有办那手续,这商厦里头但凡是个人我可都跟他们说你就是曲家的大少奶奶,你就算心里头再不高兴,也得给我把这场面撑起来,听见没有?!”

可是现在,挺着这么大个肚子她人还难受,就算他现在在外面又有了别的新欢,她又拿什么去跟她们争跟她们斗?

夏之韵不依,“妈你看扁我是不是啊?你怎么就知道我不能找一个像曲耀阳那样的男人?而且我要找就一定要做正宫,我才不会像姐姐一样苦守这么多年,我的青春耗不起,我要做就做正宫!”

她不是介意他跟别的女人有染,就算是他公司里的年婷,学生的年月里面她就知道年婷喜欢他了,自己堕入风尘的那几年,她亦有通过facebooa等方式了解到,年婷做了他的女友,他们之间必是发生过什么。

裴淼心被苏晓推得跌跌撞撞,再是想要撤退,却也还是被她推进了一间半透明的玻璃房。

可是精灵到底不比美人鱼。

“苏晓,不是这样的,我跟耀阳已经……”她还没有告诉她自己已经答应曲耀阳离婚的事情,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曲耀阳被打蒙了,曲婉婉到是清醒着轻叫着拉住曲母,“妈!你为什么要打大哥?”

“嗷!”阿成轻叫一声,皱了眉头。

所以,她现在到底去了哪里?

可是才伸出手就被她挡了一下,她说:“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快回家吧!”

本来几欲脱口而出的话被生生梗在喉咙里,他狠狠压抑着自己心底的躁动,不想就这样把她给吓着了,他跟她是好不容易才走到现在的,他一定不能够把她吓着。

“曲耀阳!”裴淼心彻底发了火,再被这家伙这么胡闹下去,她今天晚上肯定什么都干不成。

曲臣羽摇了摇头,“先前的分配咱们已经说好了,我知道,芽芽虽然是你的女儿,可是这么多年,她一直是跟在我身边长大的,听她一口一个‘巴巴’地叫我,我是真的把她当作我的女儿,所以她和我即将出世的孩子并没有什么区别,我都想同样地疼爱他们。”

也原来她曾经给过他一个“家”的。

那吻,甚是凶猛,夹带着浓浓的酒味和淡淡的烟草味从他的口腔到她的,通过灵活巧妙的大舌肆意席卷过她口腔里的每一丝每一寸。

“这不可能!”裴淼心吃了一惊,“这设计图是我反复论证修改,再请大师傅参考对照过后最终确立的终稿,我已经试过,它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任何质量问题!”

洛佳指了指旁边一间装饰装修豪华的中餐厅说:“曲家那位大少奶奶现在就在里面,陈副总跟律师都在……哎,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啊!那么着急进去干嘛啊!”洛佳说着,一把拉住裴淼心的胳膊。

她的背景声音很吵,“我现在跟几个同事在附近的餐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去吧!”他头也没回,赏一个阴沉的背影。

他发现自己最近真是不能不见她了,分开一刻都会开始想她,尤其是漫漫长夜,自从晚饭后从她家离去,他整晚整夜里脑海里想着的人都是她。

******

裴淼心傻眼看着面前两人,只不知道什么时候,做鸡都做成这么光明正大还要讲学历讲化的事情。

裴淼心低着头没有说话,严雨西熄灭了手中的烟站起来就去拍了她的肩。

“……你好,请问我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努力佯装着微笑,裴淼心还是轻声说道。

夏芷柔伸手拿过一只,刚刚套在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就听见身旁的夏之韵口气里都是不善:“这个真的是你们店里最大最漂亮的钻戒?我姐姐可是你们‘y珠宝’的大客户,一年少说也会在你们公司买个几百几千万的首饰,你们就是这样服务客户,拿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能戴的戒指来糊弄我们?”

裴淼心又气又叫,可曲耀阳扣住她后脑勺的动作,双眼凝视她的模样,却好像整个世界都是静止的一般,他的眼里只有她一个。

他说:“我爱你!裴淼心,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是真的爱你!”

曲耀阳皱了眉,三两步上前一把抓住她手臂令她回头。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702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