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征敛无期
作者: 豆沙团团章节字数:17020万

炎热的夏季刚刚过去,每下一次雨,天气就凉一分,尤其是在这寂静的雨夜,会令人心情低落,好像一滴一滴的雨都落在了心上。

容析元依旧神情淡然,但眉宇间却多了几分庄严,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空气里响起。

“好了,签好了!”尤歌清脆的声音透着欢快,只想着签好就能和容析元去吃饭,哪里会想到签了什么。

尤歌不甘心啊,凭啥这样被欺负?

翎姐的五官长相堪称完美,像极了通话故事里的公主,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翎姐现在太瘦弱了,整个人犹如病西施一般。她现在的体重才80斤,以她170的身高,她起码还要长30多斤才算匀称。

容析元这一晚睡得很踏实,尤歌也做了个美梦。

可这么早就不见他睡在她旁边,是不是她记错了?但怎么解释她现在没穿衣服呢?终于,尤歌发觉身体的异常,某处火辣辣的,好像还有点什么滑腻腻的东东……

尤歌愤怒了,这不仅是因为某人趁她喝醉之后**了,更重要的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在这种时候怀孕,起码还要过两三个月才能,因为她吃那些治疗脑伤的药副作用很大,她必须要在停药半年后才可以怀孕。

说着还忍不住在馋馋的脑袋亲了一下,这个可爱的小东西立刻欢腾地伸出舌头舔舔尤歌的手指,像是在说:“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你不会扔掉我的。”

这是属于许炎的私人游艇,—1层是休息室,第二层是厨房,最上边一层就是一个偌大的酒吧和餐厅。

没办法,霸道总裁就是这样的,说不清楚就直接来个总结的发言。但偏偏这男人在说话时眼睛禁不住往眼前那诱人的雪峰扫描,眼神很容易引起尤歌的误解。

谁输谁赢,真的那么重要吗?容析元不以为然,他心里自有一番斟酌。或许,在外人眼中看到的失败,对他来说,却是另一种欣慰和骄傲。只不过,这心思,恐怕除了他自己,无人能懂了。

容析元这回可是采取的迂回战术,果然是在一小时后,尤歌就有点醉了……喝了不到半瓶,但已经够了。

“咦……大叔,我们不是要睡觉觉吗,我好困啊……”尤歌迷迷糊糊中只觉得头晕晕的,心不设防的状态下,她心底藏着的那个曾经的自己,又跑出来了。

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刚刚给容析元检查完毕,正在向一个女人交代着。

“喂……”许炎望着自己右脚上那只小东西,十分无奈地说:“哥警告你,千万别在我皮鞋上撒尿,否则我就……”

“容析元会让我做什么呢?”唐副市长就怀着这样的焦虑,无奈又憋屈地离开了。

这些疑问是尤歌难以释怀的,不问个清楚,她就睡不踏实。她不知道为什么想去追究原因,可就是心底有个微弱的声音在趋势她去了解一些不曾考虑的事情。

“……”

紧跟着就是大家都很熟悉的一幕,证婚人会问“你愿意吗?”

这案子就是块铁板,因为没破,所以也就成了人的心病,现任市公安局局长每每想起这案子,就会觉得那是自己警察生涯中的一个遗憾和惋惜。

为这事儿,容析元争取了很多次都没用,他心里也有些不舒服,琢磨着要怎样才能成功地脱掉雨伞呢。

翎姐的眼睛发涨,紧接着就是两行热泪滚落,颤抖的嘴唇在哆嗦,哽咽着说:“这是真的吗,是真的吗……我可以回家了?有人会保护我?”

两人的谈话,不到半小时就结束了,之后容析元收到何宏森的来电,决定明天就派人来接走翎姐。

尽管他的理由听起来多么的充分,可终究是掩饰不了真正的原因。

许爸爸又开始发挥他逗比的精神了。

沈兆发疯似地冲上去揪着医生的领子,吓得医生赶紧地说:“别激动……人没死!”

孩子不知道这是自己的父亲,但天生的血缘关系是阻隔不了的,就像现在,龙晓晓抱着的是小公主,这孩子趴在容析元身边,柔嫩的小手在容析元胳膊上戳戳,还不停地咯咯发笑……

尤歌通过镜头看到容析元和孩子的动静,心里暖暖的,凑上去对着屏幕亲亲,就当是在亲孩子的脸了。

尤歌和许炎都都不知道,他们的每个动作都被人记录了下来,拍成照片传给远在m国的容析元,这当然是保镖们的专长了。

都在密切关注着坚定结果,所以人们说话声变小了,他们更在意的是鉴定专家说了什么。

“没事,这不是有你陪着吗?”

翎姐在自己房间里,据说,她晚上没吃饭,是刚一上桌就吐了……

这话,十足的冷意!

“嗯,元哥虽然很强悍,但嫂子似乎现在更胜一筹?不过赫枫说,打是亲骂是爱,咱们还是别去劝了,由着他们夫妻俩吧。”佟槿这货一边好奇地观望一边还在碎碎念。

霍律师年长很多,是长辈,郑皓月见状也不免安慰:“霍律师,我们别把事情想得太糟糕了,尤歌这孩子只是一时受到刺激,相信她会没事的。”

看着老许笑得这么欢畅,苏郴这颗心总算是放下了一半。还好老许没嫌弃冉冉那脾气,否则他这脸上也挂不住。谁让自己女儿生来就是一副甜美乖巧的样子,但偏偏脾气火爆异常,从读初中开始就“吓跑”了不少男生,直到现在都没男朋友,她才尝试着想改一改自己的脾气,希望这次女儿能有所收获吧。

许炎翘着二郎腿,似笑非笑地斜睨着她:“哟,这么客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已经有过很亲密的关系了,所以,你其实不用这么客气的。”

此时如果说他跟苏慕冉没有在交往,那肯定会让老爸很没面子,等于是在打老爸的脸。

尤建军没有想太多,赶紧地过去郑皓月那边了,他也担心项链的制作,不亲眼看着就不踏实。

沈兆的脾气也是受了容析元的影响,口气硬邦邦的,他对许炎有所防备,毕竟这是少爷的情敌,他总是会不自觉地要防着许炎把属于少爷的女人给拐走……

会议室里一片喧闹,一个个股东以及高管,全都激动不已,唾沫横飞,矛头纷纷指向尤歌,要换另外的人担任董事长。

尤歌讪讪地笑了笑:“那个……可是我都已经跟许炎说好了租游艇的事,临时又变卦,不太好吧。”

许炎就像是一个父亲在担心自家闺女似的。

牵着她,他的手一直没放开,这就要转身闪人了。

意外,是锦程而不是博凯!尤歌赢了!

龙晓晓真是没想到尤歌会把孩子带来,她发觉自己几天不见这两个宝贝,她就会牵肠挂肚。

卢老先生的专机是一架小型私人飞机,里边的布置就像是五星级酒店似的高大上,美女帅哥各有一个空乘在为机上的人服务,除了专业之外,更有着养眼的外型,一路上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这酒席上,能让容析元主动喝酒的人不多,但卢老先生的大寿,他与容析元是忘年交,所以少不得容析元要多喝几杯。

但究竟是什么事情让老爷子这么忧心忡忡?本来身体就不太乐观,还这么晚睡……

=========================

没有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没有拥挤的交通,蓝天如洗白云悠悠,绿化面积达到50%以上,空气干净清新,道路上几乎看不到垃圾的存在……

两个好姐妹彼此眼中都有泪光闪烁,但这是喜悦的泪水,凝聚着重逢的珍贵和她们纯纯的友谊。

“哈哈,哥们儿,你怎么好像做贼?”赫枫一副看好戏的神情,一手搭在容析元肩膀上。

尤歌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终于走到了门口,接受保安的检查。

此刻,某男正坐在监控室里看着屏幕的画面,要说气,没人比他更甚了。看到许炎出现,他马上吩咐沈兆下去接尤歌,但都没来得及,尤歌还是跟许炎走了。

“啧啧……你这一身的名牌,跟上次看到的又不同了,你是土豪么?”尤歌调皮地吐吐舌头,表示很惊讶。

整个展厅里,慢慢形成了明显的两极分化,国外大牌就像是一个个骄傲的贵妇在展示着自己的妖艳,围观的人喝彩欣赏,不亦乐乎,可国内展区就令人尴尬了,销售经理们的笑容里难免带着一丝勉强……这是火辣辣地打脸啊!

“不过……”容析元又说话了。

尤歌眨眨眼,轻笑着说:“可我在想啊,会不会婚礼之后你就不在乎我了?”

傍晚时分,老爷子在花园里陪着两个小宝宝玩耍,他已经不能随心所欲地抱着孩子到处走了,年纪太大,老人病是难免的,多抱一会儿手都会发抖。但即使这样看着,也是一种宁静的幸福。

台上,容析元的视线往游泳池边晃了一下……刚才那里似乎有个白色的身影?是她吗?

车里,尤歌被扔在了后座,两手被捆,惊恐地蹬着双腿,却是没有哭闹。神奇的,她的脑子在这时很清醒地意识到……遇到坏人了!哭也没用!

香香立刻钻到尤歌怀里,两只小爪子抱着尤歌,小脑袋仰着,嗷嗷直叫,像是在诉说自己刚才多危险,差点就要跟小主人永别了!

“你们吵够了吗?”几个字,却是让吵架的两人脸上一热。

“呜呜……香香……你不该跟着我来……香香……你一定不能有事,你要撑住……香香,我不能没有你……”尤歌的心都碎了,香香是她最爱的小伙伴,比亲人还亲,她不敢想象万一香香有什么三长两短……

“呵呵……我就想说一句,你们要闹出人命,千万别被警察抓到,否则整个容家都要跟着倒霉。”

“嗯,我现在也懂了,二哥是做大事的人,最重要是就是坐上董事长的位子,现在还不是对容析元下毒手的时候。”

郑皓月惊悚地望着容析元,被他眼中的坚决所震撼了,她一直不愿相信的一个事实就是——容析元真的爱尤歌?

寂静的空气里飘来沙哑的男声:“对于你的福利,你还满意么?”

容析元忽地将装着粥的碗拿过去,在尤歌惊讶的目光中自顾自地吃起来。

容析元被她这水汪汪的眸子所注视着,不由得心里一动,顺手拉过她,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今天跟我一起,你不是很在意宝瑞在展销会的表现吗,我现在要去检查一下今晚展出的所有货品。”

尤歌没发现他眼底藏着的一抹欣喜。他喜欢这样充满乐趣的生活,跟她在一起,他永远都不会沉闷,总是能不断地发觉惊喜。

“消气?那混小子成心气我的,他巴不得把我气死才好!”容老爷子这火爆脾气还是一如当年啊。

“老爷,其实您不觉得元少爷很像您年轻的时候?您不是时常说,只有这样足够果断的人才能成为博凯的继承者吗,所以现在您就别气了。”

许炎眼睛一亮,像是又找到一点曙光。

许炎走了,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民政局。走的时候看似很洒脱,不吵不闹甚至连一句叹息都没有,可是他真的能这么快就平静吗?尤歌跟容析元结婚了,带给许炎的震撼,岂是一点点而已?

“才吃晚饭一会儿,你又吃?”

许炎本来精明,这下总算是发觉不对劲了,尤其是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克制着哭声。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702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