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枪刀剑戟
作者: 豆沙团团章节字数:17020万

这一次,我应该不会再遇到潜规则了吧……同时红颜与紫心正得意的看着蓝弦,高傲的神态尽是看好戏的表情,她们被蓝弦拖累了两年,不出口气她们不甘心……

即使昨天那档节目,蓝弦从头到尾就说了两句话,可即使只有两句话也改变不了她和墨云天坐在一起上节目的事实。

这个圈子何时不在演戏?待白雪从句话中回神时,蓝弦已走向记者招待会……

你要去哪?我都可以陪你的……

而只要莫放认为融柳还活着,那么就够了,这样莫放心中就再也不会有杀了融柳的阴影了……莫庭与蓝弦被留在了莫家,吃了一顿莫名其妙,不算早饭的早饭,看看时间已接近凌晨五点了,两人却没办睡,因为要弄好明天新闻发布会的事情。

白色的骷髅头大衬衫,身上一条绵质的长裤,手间有几个金属配饰,一双柳钉长靴,那时尚味儿就是时下最流行的机车风,而这样的装扮实在无法与端庄的礼服站在一起。

秘密吗?

他莫庭纵横情场,从来不交心,唯一次将真心交付,却遇上一个不交心的女人……

这让嗅觉灵敏的记者们明白,这一次莫大总裁那可浪子心,十有八九是真的萌动了。

星娱不能确定,所以他们只能等了,给蓝弦一个喘息的时间,毕竟蓝弦的演技的确不是盖的,放眼娱乐圈没有几个人能超越的了她。

当然,墨云天的王牌经纪人很清楚星娱没有疯,那么是发生了什么事让星娱再一次拒绝,要知道蓝弦目前已经没有价值了……融柳的葬礼结束了,一切有关融柳的报道也如同突然拧紧的水龙头一般嘎然而止。

这世间,还没有他莫庭怕的人,今天他已经表现的这么明显了,那人有眼睛,就懂得如何掂量……莫庭不会容许他的集团遭受到一点点损失,所以当蓝弦一个人走在舞台上时,莫庭没有任何迟疑,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

看着手中的合约,蓝弦终于相信r&m集团没有玩她的意思。

蓝弦在心中犹豫着。

“行,我也要去公司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剧本,你今天就好好休息。”白雪隐隐发现了一丝丝异常,但也没有多想。

蓝弦微低头着,月光下看不清她的表情。

“那么融柳小姐的葬礼你会参加吗?还是你会参与融柳的后事安排?”

莫庭从躺着到坐直,看着别样风情的蓝弦,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

被三位绅士簇拥着走出来,蓝弦毫无疑问诠释了公主的概念。

颜末站在一旁看着蓝弦的表现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之前还担心蓝弦因为第一次出席如此重大的场合,会怯场或者急于表现什么的,看样子她很聪明,很好的诠释了绽放代言人该有的素质与修养。

“好的。”蓝弦装做无知的样子,客气的点头。

这一抹绿,跃进了众人的心里也跃进了莫庭的心理,隐隐心中玩笑与游戏的成份少了几许,可惜向来对感情不认真的莫庭没有发现……

当然,看到看秀的那些人惊艳的眼神,蓝弦相信r&m集团有自信的本钱。

这种感觉,这个剧情,是剧本女秘书在总裁办公室,等年轻总裁批件,然后她偷偷打量年轻总裁,这个境头只有二十秒,可这二十秒蓝弦却将她演的比一万年还要长……

什么?爱?莫庭说爱她?

可这一次她的莫庭,有莫庭和她在一起,那么这些算计她的人,她不会放过……

编剧:……“有关融柳的后事与相关的纪念展览,稍后公司会有专门的记者招待会公布相关事宜。

看到这一幕,一脸哀泣的蓝弦在心中摇头呀,都说了要有职业道德呀,你们看吧,出事了吧……

怕什么,她已经做了很多努力了,如果莫老爷子还是不能接受她,那么她也只有认了。

白雪感觉自己的心和肺都归位了,蓝弦不受莫庭另结新欢的影响,那就好了,蓝弦依旧会是星娱的摇钱树,也会是星娱力捧的对象。依蓝弦的手腕与条件,失去了一个莫庭,能再找到无数个莫庭……

番外……现在木有写的感觉!历时两个月,蓝弦与莫庭这对强强组合……终于美满了,希望大家喜欢。我一直认为这个圈子无时无刻不在演戏,我一直以为自己做的很好,可到今天我才明白,原来我一直在我自己。我把演戏当工作,而有一种人把生活当演戏,她自己就是戏中人——蓝弦

还有一点就是越到后面出场,机会越小,因为导演和制片人什么都累了,也审美疲劳了……

可是,这一次对方既然朝她出手,借力上位,她管不着,那是本事,可是在在关键时刻,用子乌虚有的丑闻来黑她,这就是让她愤怒的。

也不去刷新页面,蓝弦再次检查一遍,确定不会有留下什么痕迹,让人追踪查过来,便关闭了电脑、切断了电源……

想要打电话给经纪人,想想又算了,回去吧……

放下小白菊,蓝弦没有停留转身离去,而在她转身时,蓝弦感觉到身后有一道视线一直盯着她。

呼……众人狠狠的松了口气,尤其是邵阳,他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停了。他还真是怕蓝弦再耍个性,那就麻烦了……

今天她没有去公司,而是直接去了白雪家里,将东西丢给了白雪后便来到了《无可救药爱上你》的剧组,这些记者当然要蹲在这里等她了。

那黑色的礼服裙众记者都知道,巴黎名设计师今年推出的新款礼服,全球只有五件,五个不同的颜色,价值百万……

“莫总这是?”蓝弦拿着衣服,眼里闪着怒火,可语气却是温柔的溺死人。

以上无可能,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蓝弦和他拗上了。

“我知道了,非常感谢你们给我这次机会。”蓝弦很明白对方打断的是什么,没有一丝愤怒,道谢后便转身离去。

蓝弦敲门而入,里面有五个人主审官,坐在中间的是一个略有几分肥胖的美国佬,而最吸引蓝弦注意力的是角落里的一个美国少年。

“啊,王姐,你可是第……”“墨前辈,你叫我?”蓝弦立马恭敬的站着,充值展现了一个新人的应该有的态度,谦和与恭敬,她现在的角色就是演艺圈的新人。

很有趣的一个新人,说她身上有融柳的影子吗,又不完全是……

蓝弦的眼眸虽然有几许如狐的狡诈,但是很清澈,那种清澈的眼眸他只在融柳的身上看到过。

对于此,蓝弦到是很淡定,墨大神要是知道她的名字才有鬼呢。

白雪不放过任何谈工作的机会,当蓝弦丢下一句接影视作品走后,白雪就立马替蓝弦规划了起来。

蓝弦的话说的没有错,此时他们就像是空中楼阁,美则美但那根基实在不稳。

“蓝弦,你也察觉了吗?这些报社通篇的报导你和莫庭的事情,而且每一家都夸大其词,甚至说你和莫庭已经订了婚期什么的,你就是现代版的灰姑娘,这些报社难道不知莫庭最讨厌和女艺人扯上关系吗?”白雪在蓝弦的训练下,现在很有远见了,这些报导虽然可以让蓝弦红极一时,但是不利于长远的发展。

第三反应是,恩。凌晨两点了,该睡了,以后她再也不用担心睡不饱会有黑眼圈了,她可以长眠了……

在蓝弦与墨云天身上扫过,发现蓝弦的视线在莫庭一出现时,就落在莫庭的身上,简大经纪无法偏颇墨云天,同情的看了墨云天一眼:大神,你还没恋就失……

尤其是前段时间因为莫庭的关系,让一般人根本不敢惹她,这些所的场合星娱全部给挡了。

“我认错人吧?”

“我等着你,大红大紫,然后我就可以入主十八楼的皇牌经纪人专属办公室。”白雪笑呵呵应着,他心情大好,在这个圈子沉寂数十载,总于有机会了。

蓝弦微皱眉,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可是吃着东西一时间又想不出来,看着面前被自己吃掉一大半的白松露,蓝弦的眼里闪过一抹惊骇。

天啊地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蓝弦的脸上有好几条虫子在爬,而且慢慢的蓝弦的嘴里和耳朵里爬去。

“恩,下班了。”莫庭掐断了手中的香烟,轻轻一弹就掉入了烟灰缸中,这姿态有着说不出来的帅气,看这身手比军人不逞多让。

要成名除了实力与外貌外,与记者周旋也很重要,而蓝弦目前俱备了外貌,至于实力?能在经纪人和队员的排挤下如此游刃有余,实力应该不弱,颜末明显是看好戏……

“你难道不知,身为艺人,你应该提前到吗?”

“蓝弦,我管你上通告有没有迟到,我问你红颜他们说的是真的吗?你没事就爱耍大牌欺负人?”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蓝弦的到来,带给了他融柳的消息。

再过一个奖项就是最佳新人奖了。

不知为何,像来拿奖成习惯的蓝弦此时心里却有点打鼓了,虽然邵阳和颜末说没有问题,但不知为何蓝弦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蓝弦,等伙如果有记者问起,你和大金的事情,你可以否认到底。”白雪急的嘴角起泡了,这几天他不知拜托了多少人,让他们出面给力挺一下蓝弦,可效果却是不大,这件事背后似乎有人在操控……

“媒体并不由我掌控。”蓝弦一脸淡然的将报纸折了起来,她和墨云天马上要参加《神之子》最后一站的宣传,而在这里无可避免,会被问到这个问题,白雪的提醒是正常的。

“不是蓝弦?”白雪的心咯噔一停,最近的丑闻还是影响到了吗?

不过,在那个时候,报社却没人敢写这事,不是他们不想,而是莫庭一个电话过去,不让人写呀……

紧接着就是答记者问,而这些问题基本上都不需要蓝弦回答,自有公关部的发言人全全代表了。

对于这种只要卖脸的电视剧,蓝弦实在不想演,毕竟她还真不想砸自己的名声。

“boss你来了……”

“咳咳……”莫庭站一边极度不高兴,看着蓝弦对墨云天的态度明显的热络了起来,颇有几分不解,蓝弦明明不怎么待见墨云天不是吗?怎么眨眼的功夫就不一样了呢?

警车一边追来。一边大喊,如果是平时,交警根本不敢查莫庭的车子,可是今天不一样,因为莫庭的车速太快了,他们根本没有看到莫庭的车牌。

连夜开车回到自己的别墅,无视管家与女佣的惊讶的眼光,莫庭冲向自己的卧室的浴室,拧开冷水就淋了下来……

咬了咬牙,莫庭起身,再次开启冷水,任冰冷的水淋在自己的身上,将自己心中的欲火浇灭……

r&m集团公关部经理和绽放的总经理一看莫庭皱眉,就知道他对什么不满了,立马拉来一个工作人员,对着他几句耳语,只见那工作人员越听脸色越发的凝重,连连点头,同时心中亦颇为惋惜。

绽放所使用的模特都是极好极出色的,能够有幸福穿着绽放的衣服行走t台,也有助于模特在这个圈子的发展,同样的被绽放拒绝的模特在模特圈也会越来越差,而r&m集团公关部经理和绽放的总经理刚刚交待的事情,就是刚刚那一批模特,以后绽放不在要了……

莫庭,我要让你看到,你的眼光真的不好,这个叫蓝弦的女人不值得你花时间。

墨云天的经纪人连忙上前替墨天王解答:

毕竟事情做都做了,再质问与责怪已是没有用了。莫老爷子也没想到,自己这个孙子这么厉害,没有莫家的力量,一样玩的风生水起的……

可是,莫庭是不是忘了,莫家可不能娶一个演员回家。

白雪吞了吞口水,确定自己强压下狂喜后,努力摆出经纪人的专业素养,不过上扬的眉却是泄露他怎么掩饰不了的得意。

r&m集团这一举动赶乎正常人的思考的范围了……关上门,不管外面的人如何想,也不管那在半路上显些滑了一跤的欧阳长祺,来到影的面前,一改刚刚在欧阳长祺面前嚣张的样子,小媳妇似的站在那里扭捏着。

“姐姐,与太子无关,太子没有跟我说什么,这是我自己想说的,我的真心话。”在知心还未开口之前,婉如就提前解释着,她笑,笑的温柔,她就知道这个姐姐在想什么,有时候呀,觉得她挺聪明挺灵透的一个人,可有时候觉得她真是笨的可以呢,真想把那脑子敲开看看,秦府的事和她有什么关系呀,那一切不过是爹的咎由自取,如果不是爹野心勃勃,又怎么会招此灾祸呢。

“本官想看看,这宇府除了你之外,还有几个聪明。”如入无人之地,径直在主位上坐了下来,同时示意身后的男子将手中的人放下来。

对,他也是故意的,宇府是吗?这宇会虽奢华,但也值不了多少钱,以宇家的财力,再建十个百个亦无妨。

“够了”看着这个打蛇随棍上的男人,闻人靖暄只得拼命压制自己的怒气。

一边快步跑着,一边嘀咕着,唉呀,妈呀,我这是碰到了什么人呀。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702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