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输财助边
作者: 豆沙团团章节字数:17020万

杜橙不知道自己是在懊恼什么,怎么会为童菲伤神?

童菲也是今天上午才见到嫣嫣的,果然这丫头悄悄跑回来了。兰姐和亚撒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两口竟然差点吵架。兰姐出身平凡,她很理解女儿为什么不愿意回皇宫生活而是在读完大之后就悄悄跑到中国。女儿向往的是自由,惦记的人是小柠檬。可亚撒深知皇室的行事作风,担心一旦嫣嫣的行踪被皇室知晓,只怕是会直接过来抓人,所以他的意见是让嫣嫣立刻回到皇室。但兰姐却说让嫣嫣自己选择,不要去强迫。

“晏锥,谢谢你。”水菡感激地笑容格外亲切。

晏锥只觉得耳朵传来一阵炙热的气流瞬间走遍全身,不由自主的身子颤了颤,一秒的失神后,立刻又清醒,不禁暗骂这女人太大胆!

但看她这喝酒如喝水似的,她不会傻到已经快喝死了还要继续吧?

童菲顿时来了精神,眼睛都亮了……

这两口子时常都会自己制造乐趣,看这你侬我侬的样子,或许第二胎真的不远了……

嗯,应该是主管吧?既然没人收件,只能交给主管了。

无奈之下,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兰芷芯在闸门里边,看着她怀中那个萌化人心的小不点儿,望洋兴叹,任务宣告失败。

消失在亚撒的视线。

“这只是一个开始,现在的我,能力太有限了,只能给小柠檬点衣服和玩具,等以后我能赚得更多,我还要给孩子买更多更多……宝宝,你可知道,妈妈真恨不得将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都买给你……”水菡现在脑子里只有小柠檬,看着孩子这么喜欢她买的玩具,她既高兴又感到歉疚,这是她工作赚钱买的,而出去工作也导致她每天陪伴小柠檬的时间减少了很多。

兰芷芯靠在树干上,懒懒一笑:”我想要什么?我想要的那个人,他可以不是高富帅,可以不必有很体面的工作,可以没车没存款,但他一定要对我专一,他眼里心里都只能有我一个人,我是绝不会跟任何女人分享我的男人。当然,我也会对他忠诚。这就是我想要的,你问我,你会不会是我的菜,那你先问问自己,我要的,你给不给得起?”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办公室里,空气中飘散着咖啡的香味,这不是咖啡粉泡的,是现磨的咖啡豆,香味浓郁纯正,闻着都令人有种想要尝的欲.望。这是亚撒的习惯,每天早上一杯咖啡,他人到办公室的时候就要看到咖啡摆在桌上。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晏季匀黑着脸,咬咬牙,没有回头,强健的双臂抱着水菡,径直走向了马路边的车……1d7。

蓝泽辉欣喜的神情微微一愣,他看到了坐在另外一张桌子的男人,竟是晏锥。

nike近在眼前,温情脉脉的目光饱含情意,凝视着眼前这让他朝思暮想的女人,不知不觉心跳在加速,身子往前倾,像是有什么吸引着他,视线落在她丰润的唇……

“爸爸,爸爸……我去叫妈妈……送你去医院打针……”小柠檬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都不能把晏季匀扶起来,但他的动作却是让晏季匀心头一阵发酸,感动得一塌糊涂,那一声声“爸爸”更是让晏季匀差点掉下来泪来。太不容易了,这次终于摆脱了“混蛋爸爸”,只剩下“爸爸”这让人心潮澎湃的称呼。

“唔……光线太暗,看不清楚,这写的什么啊。”水菡自言自语,嘟着嘴小声嘀咕的样子真是让人又爱又怜。

原来这送花的人就是晏季匀假扮的,他故意穿得很老气,还将嘴上和下巴都粘上一圈浅浅的胡渣……难怪佣人会对水玉柔说是个中年男人来送花了。

洛琪珊一只手握着拳头,愤愤地说:“大嫂,水菡,我们相处得很好,可我怎么都想不到,你们居然会有这么一段过去。你自己看看照片,你敢说照片上的你,那个眼神不是代表对她有情吗?只有眼睛是不会撒谎的,眼睛骗不了人!”

“我当时以为大哥大嫂是会分开的,所以我大胆地跟大嫂走得很近,以前大嫂不知道,还以为我只是出于亲情的关心。但是,在小柠檬三岁生日时,大哥回来了,之后,经过一些磕磕碰碰,他和大嫂又好了。那时我才明白,原来大哥心里一直都有大嫂,他那几年人不在这里,可心却从未离开过。就是那时我才醒悟,我跟大嫂之间是不可能的,她只爱我大哥一个,不管我对她多好,也取代不了大哥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晏锥眼里没有哀伤,说明是真的将过去看得很透彻了,也是真的放下了。

“该死的臭男人!好好一个婚礼被搞成这样,有钱了不起吗?有钱就能这么对水菡啊?我诅咒你们!”

一股怒火倏然窜起,晏季匀此刻才明白了晏锥的真正意图!沈云姿今天回来,晏锥早就知道!如果他现在不赶去停止婚礼,赶去机场,沈云姿就彻底被晏锥抢走,再也不会出现!

童菲如今长得十分圆润,在杜橙的监督下,她越来越少挑食,体重也就慢慢长到了一百五十斤,估计到临产之前还要涨一点点。

二十位参赛者都纷纷施展高超的厨艺,呈现出二十道特色各异的菜品。这一轮,比昨天的评选更严,因为只有十二位能进入到下一轮。

小柠檬也附和着,小嘴嘟嘟囔囔的指着屏幕:“妈妈你看,爸爸好笨啊……”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无论再怎么强悍的人都敌不过岁月的侵蚀,无论你曾经多么了不得,都逃不过命运的翻云覆雨手。爱睍莼璩无声无息看不见的大手总是会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猛推你一把,你哭你笑都只不过是这世界渺小微弱的声音而已。人生无常,越是不想发生的事情越会接踵而来。

晏季匀端坐在椅子上,毛律师在他旁边,一脸焦急地望着手术室的门。

晏季匀握着她的手,凑到唇边亲了一口,皱眉关切地说:“老婆,十分钟的时间到了。”

他曾让她体会到夫妻间的乐趣,她还记得他每次都那么神勇强悍,记得在激.情过后被他抱着入睡的甜蜜,记得早晨醒来时,发现自己还在他怀中,那种心痒痒满是感动的喜悦。记得在酒会上她遇险时,是他赶来,让她在惊恐只后能有个肩膀可以哭……

阿忠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住没说什么,只是心里在叹息,为少爷感到惋惜和心疼,但蓝覃毕竟是一家之主,一方富豪,他的儿子要怎么培养,别人怎么插得上手。

水菡心里一动,用厚厚的小毛毯裹住小柠檬的身子,然后将他抱起来,在这粉嘟嘟的脸蛋上亲了一口,柔声说:“儿子,妈妈带你去阳台上见一个人,但是你要先答应妈妈,一会儿不能大声叫,说话要很小声很小声,免得被外公外婆听到,记住了吗?”

“皇上!”柔弱的声音蓦然从门口传来,美如病西施的叶子情俏盈盈地走了进来。

晏晟睿却被她的话惊到了,蓦地清醒过来,心里不断地咒骂自己真是鬼迷心窍了。

“好,我们马上过去,就在干爹你说的地方汇合!”晏晟睿的声音里终于有了一丝振奋。

向晏晟睿表白的当时就被他明确地距离,而嫣嫣却不是这样的待遇,至少晏晟睿此刻不能肯定自己对嫣嫣是什么感情,也就是说,他的心,动摇了。这是一个好的开端,对嫣嫣是有利的。

病房里正上演着令人艳羡的一幕……

“橙子,我的身体状况你也是知道的,虽然现在胎儿是稳定,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啊,我觉得你挺会照顾人的,可是出院之后,我们就……就……”童菲忍不住郁闷,这男人怎么还没明白她要说什么吗?非要她说得那么直白才行?平时的默契都哪儿去了?

杜橙深邃的黑眸亮了亮,温热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她脸颊娇嫩的肌肤,眼底流泻出点点温情:“傻瓜,我跟你想的一样,我想每天都能看到你,跟你一起吃饭睡觉照顾你……不过,我们还需要忍耐一段时间。”

“该死的女人……你,放开……”晏锥狠厉的眼神充满了戾气,前所未有的愤怒,牙齿缝儿里挤出来的字,竟染上了阴森的气息。

“梵狄,你真的不怕死?我不信这世上有不怕死的人,你是人不是神,你现在是我的俘虏,你会死在我手里!”梵赫磊狰狞的面孔犹如邪恶的化身。

“救了我?”洛琪珊一愣,乌溜溜的大眼一转,像是想起了什么,蹙着秀眉说:“下午你是救了我,我记得啊……我还记得你在亭子里放了一首歌……单机游戏天之痕的主题歌……唔……我好喜欢那个歌,我想上去亭子问问你,是在哪里下载的钢琴版。可是……可是我掉进水里了,好冷……”

他之所以会邀请这个学生去音乐会,纯粹是因为刚才在与她合作那一曲的时候,有种难以言喻的共鸣使得他对她的印象改观了,觉得她并不是像外表那般简单的女生,她藏起来的珍珠般的光华,他竟有点想要一探究竟了。这是双方都敏感的话题,但却又是彼此不得不去面对的一个结。

洛琪珊依旧不会呼吸,她只感到自己全身都被他烧了起来,思绪混乱,脑子成了浆糊。

就这样,两男两女坐在一块儿,可晏锥很少跟这两个美女说话,大都是程瑞在说。

晏季匀轻笑着走向山崖的边缘,迎风而立,微微抬起倨傲的下巴,眺望远处那一片朦胧的海景,不急不慢地说:“怎么你们不觉得这里的景色还不错?今天晚上如果你们不老实交代我想知道的事情,我可以亲手放你们下海去凉快凉快,然后早上等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再接你们上岸,这主意,你们可还满意?”

邱健能为水菡操心到这份上,已经不是上下级的关系了,比师徒还要更近一层,他是将水菡看成自己的半个女儿,才会那般不遗余力地为水菡争取到这次难得的机会,为此,他又得罪了公司不少人,可他不在乎,他认为值得就行。

唯有做疤痕去除手术才能为小颖解决问题,但不代表能一定能让疤痕全部消失无踪,这还需要看疤痕长到成熟期之后会是怎样的具体情况而定。

“晏季匀,你难道不明白,像我们这种出身的人婚姻都不是自己能做主的吗?这个圈子里,结婚是以家族利益为前提的,个人感情只是次要。你拒绝了我,就等于是拒绝了一座金矿。不顾家族利益,这是你会做的事吗?”邓嘉瑜极力稳定着自己的情绪,眼底的怒意却快要喷出来了。

水菡赌气地把心一横,两手放在了晏锥的腰上……

有这么一位大美妞上场,跟晏晟睿犹如金童玉女一般登对,光是看着都很养眼了。

正当洛琪珊思索之际,她的手机响了,是蓝泽辉打来的。

就在这包厢的对门,也有另一个包厢,比洛琪珊那间宽一些,桌子也更大,却只坐了三个男人……全都是大帅哥,一个个都很养眼。

实际上,邓林夫妇本就是想通过这次晚宴,公开女儿的身份,最重要的是觅得一位佳婿。

母女俩就像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吸引着人的视线,更像是早晨一缕清凉的风……

实际上是在家里已经跟父母起了冲突,但最终还是父母让步了。为了让nike接手家里生意,只能同意他的条件。而他的母亲今天才见过兰芷芯,尽管一百个不愿意,可是,生意更重要,加上儿子那么坚决,说只会娶兰芷芯,所以……

“现在才十点钟,不算太晚。”水菡轻轻地说了句,依偎在晏季匀身旁,静静地看着他。

“没有?”兰芷芯惊愕:“可是垃圾桶里明明就有那个……”

水菡吃力地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终究是无声地闭上了眼睛。

这架势,如果只是在门外听,一定会让人产生yy的想法,但只要亲眼看着,就会头皮发麻,冷汗直冒。

杜橙不愧是医生,面对一个近乎赤果的女人,他的视线始终只盯着伤口,无视她胸前那道白嫩的沟。

晏锥可不管她的抗议,那张温润如玉的脸颊忽地泛起一抹邪肆的浅笑,顺手一抬……“啪!”

“……”洛琪珊说不过他,只能红着脸凑近了他的耳朵,身后用唇去亲吻他的耳垂……学着他平时的招数,她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这样,

日子过得飞快,一转眼就临近举行婚礼了,倒数着时间,水菡还是会忍不住紧张。1d7f6。

安静地坐在化妆间,水菡穿着婚纱,抬眸望望俊美如天神一般的晏季匀,他正在为她化妆。

水菡就是孤家寡人一个,连父母都不在身边,外公外婆又早早地去世了,孤零零的。放眼望去,就没一个是水菡家的亲戚。还好有童霏当伴娘,陪着她说话聊天,为她壮胆。

安静地坐在化妆间,水菡穿着婚纱,抬眸望望俊美如天神一般的晏季匀,他正在为她化

这小女人居然在他化妆时走神……晏季匀见水菡眼里流露出茫然的神色,知道她又开始精力不集中了。

外边在闹,可皇宫里正在起草就职宣言,这也是无可阻止的步伐,无论外边什么情况,这群大臣们都不为所动,更加坚定了要让王储尽快即位的决心。只有即位了才能堵住那些人的嘴,才能让这风起云涌告一个段落。

“生路?”亚撒像是听到了一个大笑话,怒极反笑,双目喷火盯着多迪:“你们是在哄小孩吗?我如果现在让位,你们还会让我活着离开皇宫?”

洛琪珊白嫩的腿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伸到了被子外边,小声地嘟哝:“奇怪……还是热……”

洛琪珊激动又喜悦,跟着他的歌声在轻轻哼唱,含情脉脉的目光与他的眼神相交.缠,你侬我侬,柔情蜜意,在这一刻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到达极致时,晏锥忍不住捧住了她的脸,如帝王般霸道地说:“你记住,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这就是倾诉的好处。人都是需要倾诉的,就算承受

洛琪珊睁大了美目,眨呀眨的,却还是听他的话闭了起来。

从二楼直到顶层水菡和晏季匀的房间,坐观光电梯很快就到了。

周震在行业里德高望重,他说是和局,即使贺雨燕不服气也没用。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是不是芊芊现在就跟那个黄毛小子谈上了?最让我失望是你,童菲!你是芊芊的老师,是我的女朋友,你芊芊未来的嫂子,你怎么能带着她来跟男生约会呢?你……你真是气炸我了!”杜橙霹雳巴拉一顿呵斥,脸色铁青,额头上青筋暴跳。

梵狄勾唇一笑,点点头,收笔,将画好的交给豆子。

豆子也乖巧,坐在母亲身边,小手拿起一块腊肠喂给母亲吃。

“妈妈,我一定会考上大学的!”豆子发誓一样响亮地说。这小家伙才十岁,可是已经比同龄的孩子懂事,他的目标不是上个初中或高中,他只想上大学。在这儿的人大部分都是觉得上了大学之后就有出息了。

“……”不知谁那么嚷了一句,这才是争斗的核心……亚撒的某位叔叔想要篡位,想要成为下一任苏丹,当然会不遗余力地闹事了,不惜揭亚撒的底,明知道私生女的事会触及亚撒的底线,却还是当众爆出来,唯恐天下不乱,巴不得越多人反对亚撒越好。

“阿凡……我愿意和你一起同生共死,只是我想知道,我们死了之后,你的手下还会照顾我弟弟和妈妈吗?”

这一瞬间,小颖有种眩晕感,好像整个天地都不存在了,只剩下她和梵狄两人。犹如身体里升腾起一抹烟花在脑中炸开,渴望已久的吻,终于在死之前得到了……他吻得很深,带着眷恋和疼惜,她青涩笨拙地回应,抱得紧紧的,好像寒冷已不再了,全都被这一刻的喜悦所赶走。

“你叫我什么?”晏季匀眉头一皱,似是不悦。

“停停停……”水菡急忙捂住他的嘴:“不准说!”

“好啦好啦,我叫……老公老公老公!行了吧?”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程瑞灰溜溜的走了,晏锥还黑着脸坐在椅子上,洛琪珊从浴室出来就看到一张阴沉到极点的脸。

“洛琪珊,你要是晚上敢对我动手动脚,我一定会把你踹下去!”晏锥咬牙切齿地丢下这句话,再也不想在这儿待了,抓起手机,愤然离去。

“好,那最少生两个行吗?”

洛琪珊扶着晏锥,顾不上其他了,她担心晏锥有事。

别看他风光无限,可他却不是人们想象中的坐享其成。他的忙碌,绝不低于一个大公司的高层领导。因为,他做事一向是秉承追求完美的,特别是在音乐方面,加上他又有两间钢琴学校,他就更加认真细致了,工作量也逐步加大,确实有点疲于应付。

这是水菡大胆的试探,并没有事实依据的,但乔菊听了却像见鬼一样瞪大了眼睛,惊得几乎跳起来,苍老的声音陡然拔高:“你胡说八道!没有的事!我怎么可能对一个几岁的孩子下手?我没有!”

梵狄可不信她是哑巴,不禁心里更是有点窝火,冷冷地勾唇道:“我刚才吃的那盘回锅肉是你炒的?”

红红的眸子里闪烁着点点晶莹,胸臆里酸胀的感觉没有停过……想起晏季匀在电话里那般冷漠,不听她解释就挂了电话。她怎么能安然入睡呢?昨天才检查出来怀孕,已经足够震撼了,今天又见了报纸,大学里的同学还因此而欺负她,羞辱她。晏鸿章也跑到家里来,晏季匀的态度也是那么令人心寒……

“晏季匀,怀孕是意外,我也没有向任何人透露,你相信我吗?”

“真是惊喜啊,水菡居然攀上了炎月的总裁!呵呵,她应该感谢那天晚上被打晕了送去酒店,不然怎么会有这种好事落到她头上!”彭娟能说出这样的话,更说明这女人的良心已经被狗吃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遇到了晏季匀,她怀上了他的孩子……

还是如昨天一样的安静,冷清,他还是没回来么?水菡耷拉着脑袋,苦着脸,闷闷不乐地进了门……

男人一张俊脸气成酱紫色,额头上青筋暴跳,此刻的滋味太不爽了!眼见着小柠檬和水菡那般亲昵,可对他这老爸就像是看见了洪水猛兽一样的害怕,不就是亲了两下么,以前他趁小柠檬睡觉的时候还亲了很多次呢……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嫉妒了,再怎么说,眼前的一大一小也是他的妻子和儿子,为何他却像个外人?

这是公共场合,当时孩子的面,晏季匀也不好发作,黑着脸,阴沉沉地说:“小子,我是你爸!”

晏季匀见水菡扁嘴皱眉的样子,眼一瞪:“你这是什么表情?你在心里骂我?”

浴室里,两个大人一个小孩儿,四只手在小柠檬光溜溜的小身子上搓着,水菡和晏季匀都不甘落后,一齐为宝宝洗澡,互相之间还暗暗较劲。

晏季匀忽然有点挫败……眼前这对母子之间的互动,让他清晰地感到一丝嫉妒,不知是嫉妒小柠檬还是嫉妒水菡,亦或者都有。他还真不信了,自己难道就拿这一大一小没办法?

馨嘟嘟嘴:“我们班都有好几对了,我是还没找到我看得顺眼的男生。”

拘谨,不自在,所以晏季匀内心是十分反感这样的家宴,埋头吃菜,盘算着一会儿吃完就撤。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沉闷的气氛,他宁愿回到自己住处煮一碗面填肚子……

若是水菡知道儿子有这心思,只怕是要哭笑不得,这么小就知道“养成”计划了?这又是遗传自谁?

就在他刚发动引擎时,方凯琳蓦地走了过来,轻敲着他的车窗……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后,童菲的情绪好多了,整个人的精神面貌也不一样,眼里又有了往昔的神采。

“嗯?差劲?”杜橙停了下来,却还是咬着她的唇不放,独属于他的气息全都灌进她肺部……“你是嫌我接吻技术不够好?”杜橙有点不服气,索性两手一使劲,将童菲的肩膀按住,嘴上一用力,撬开了她柔嫩的唇瓣,肆意地掠夺着她这片芳香的园地,缠住这条嫩滑的小丁香,连带着她的思维也被搅得七荤八素……

“刚才的事……你别放在心上,我们只是摔倒了,所以才……才……”童菲支支吾吾的,但意思表达出来了。

他满不在乎的神情成功地惹恼了童菲,听着他这么说,她心里酸涩得难受,自嘲地笑笑……是啊,他是杜橙,高富帅一枚,还是个前途无量的医生呢,他在女人堆里打滚惯了的,怎会在乎一个吻?刚刚那只不过是他一时兴起罢了,她要是放在心上,她就是傻,是笨!

到了开学时该怎么办?她才大学一年级,她不想辍学。

女孩儿也知道梵狄现在是纸老虎,伤不了人的,她不会再被吓到了。将旁边的一个小盒子拿过来,坐到梵狄身边,手又伸了过去……

女孩儿见他这么固执,她也不多说了,将药箱放下,端起空碗就出去了,在不多看梵狄一眼。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702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