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刁滑奸诈
作者: 豆沙团团章节字数:17020万

只是,夜无痕却隐下了所有的怒火,唇角竟然慢慢的扯出一丝轻笑,带着几分轻柔,带着几分纵容地说道,“本王的王妃太过单纯,有些时候又爱耍些小性子,倒是让绝王见笑了。”

他这分明是欺负她‘傻’也是故意报复她刚刚的装傻。

众人不由的纷纷的惊住,从来没有见过上官傲天发过这么大的火,特别还是对老夫人。

“王妃,你还是不要去了,外面的人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不过,众人都以为这一次,凤忆希肯定会答应了,毕竟凤忆希那么爱着蓝魅辰,蓝魅辰此刻又放下手份,如此低声下气的跟她道歉,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脸上既然漫过一丝欣喜,他终于回来了,虽然这些日子,她一直都强持着,但是她一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若是他再不回来,她只怕就坚持不住了。

但是,她为了他,却情愿暂时不再追查。

“这件事,本王自然会查清楚,到时候,若真的不是你做的,本王会还你一个清白的。”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一眯,唇角微动,这才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只是,他说出的这话,却是彻底的粉碎了蓝岚最后的一点的希望。

上官云端这话,既是感谢,她的一百万,也是在暗示,她刚刚想让她出丑,才有了这样的局面。

不是他对上官云端没信心,而是这样的条件,她若是轻易的答应了,那叫他情何以堪?

像这般敢爱,敢恨,又敢言的女人,他们还都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她心中虽然气到了极点,恨到了极点,但是却也只能忍着,脸上还不得不挤出几丝轻笑,柔声道,“希儿放心好了,岚姐姐不会让你的皇嫂为难的。”

凤阑锐的眸子微微的眯起,眸子深处,有着几分沉思,却也隐过几分怀疑,上官云端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她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隐着几分冷笑,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还是,王妃怕输,不敢跟本公主比?”

她只有在毛笔上的墨用完了的时候,才微微的抬一下头,重新蘸上一些墨,但是她那双眸子,却并没有望向任何人,只是专注的写着她的答案。

而那个来禀报的下人看到面前的情形,也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也愣在那儿。

秦思柔因为身体不好,所以走的有些慢,而夜无痕应该是为了等她,所以走的也有些慢。

其实,她看的出,刚刚那个秦思柔对皇嫂并没有丝毫的敌意。不知道两个人会谈些什么?

既来之,则安之,她知道,短时候内,她是不能离开这王府的,虽然夜无痕不待见她,也不曾跟她拜堂,但是,这是皇上赐的婚,而且是皇上亲自将她送进来的,所以,就算没有拜堂,她现在也是正牌的王妃了。

“丞相,我准备了马车,先送你们回去吧。”而恰恰在此时,李大人快速的走了过来,低声说道,看到柳如絮的尸体,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再次说道,“你应该明白,刺杀皇后,给皇后下毒,都是死罪。没有株连到九族,已经是皇上的仁慈了。”

再后来,慢慢的母妃望向他的眸子中,便多了几分柔情。

那时候,很甜蜜,很幸福,那怕那只是个梦,但是这一刻,她的心中,却只有痛,或者,在这之前,她一直都有着这样的梦,特别是在两年前,但是,那美好的梦,却在两年前,让他毁了,这两年来,她每次都是哭着醒来的。

凤忆希听到他那霸道的话,微微有些气结,他这话的意思,是说除了嫁他,她就嫁不出去了吗?还是以为这整个天下,没有谁还能比的上他了?

上官云端转向那侍卫,果真是他搞的鬼,只是,这侍卫明明是夜无痕的侍卫,应该是跟夜无痕一起来的,先前守在外面的。

遂主动的开口道,“父皇,这件事就交给儿臣来处理,儿臣会将一切都查的清清楚楚的。”

上官凌雨的心中却是暗暗的担心,若是上了马车,那么宽敞的马车上,肯定不止她一个人,会不会被看出破绽。

上官云端虽然跟夜无痕成过亲,当过几天他明正言顺的王妃,但是那时候夜无痕不待见她,竟然都没有带她进宫来给皇上,皇后请过安。

这个男人,不会是为了她报打不平吧?

“恩。”突然,床上的上官云端发出一声轻吟,手微微的一伸,只是因为,此刻的手正被凤阑绝紧紧的握在手里,所以自然是受到了阻隔。

“重色轻友。”叶寒十分的不满,愤愤的说道。

所以,她只是静静的站在他的身后。

只是,从那时起,他便不会再轻易的相信任何人,他以为,任何一个接近他的人,都是有目的,都是想要害他的,甚至包括一直追着,要嫁他的以前痴傻的上官云端。所以,他错过了上官云端。

他既然发现了上官凌雨是假的,那么会不会已经。

凤阑锐没有从正门进皇宫,而是悄悄的从一边的高墙翻进去的。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狠声道,“这一切,本来就应该是朕的,是你,是你夺走了原本应该属于朕的一切,当年,若不是你将朕从山上推下来,将朕的腿摔断,凤月国的一切,早就是我的了。当年,你就是故意,故意将我从山上推下来的:”凤阑锐此刻的眸子中有着一种让人惊颤的恨意,更有着无法掩饰的杀意。

这个女人,利用了凤阑绝对凤阑锐的愧疚,然后再诈死,让所有的人,都以为凤阑锐一无所有了,然后再在背后暗中密谋。

到底那个人,给了他什么样的好处,让他这般的维护那人?

她真是该死呀,她也真的后悔了,只是,现在后悔还有用吗?

皇上双眸微闪,眸子中也隐隐的多了几分希望,毕竟若是凤阑绝真的暗中帮助上官云端,那么就是凤阑绝先破了规矩,众人也就不必再接受惩罚了。

不过,此刻他仍就没有开口说话,很显然此刻的他,没有帮助任何一方的意思。

“云端儿,竟然别人不相信我们,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的证明一下呢?”凤阑绝并没有理会皇上,甚至都没有看皇上一眼,而是再次的转向上官云端,轻声说道……

等不到他们,又折回来的依琴与流萧更是惊的目瞪口呆。

只是上官云端此刻心中,却是暗暗的担心,但是却又不敢表露出丝毫,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站在房间里的几个宫女,不经意般的观察着她的神色,只是,却发现她们一个个都只是恭敬的站着,微垂着眸子,并没有太多的反应。

“王爷,这,这要怎么办呢?”苏月情此刻也是完全的吓住,没有了主意,当然,在这个时候,也不可能由她拿主意。

站在月儿身后的上官云端,快速伸出她那修长的玉指,狠狠的拽住二夫人的头发,用力的一扯,然后快速的收回手,将因为太过用力拽下的一缕头发甩在了地上。

“现在,大家能不能让出一条道路,让本王妃进城?”上官云端的眸子再次扫过那些百姓,声音微微提高了些许,但是却少了几分冷意,而是多了几分亲切的随和。

可见那个想要阻拦她的人,真是费尽心机,也或者,要阻拦她的并不止一个人。

“是谁规定的,女人嫁过人,被休后,就没有权利再追求真爱了?”上官云端的眉角微蹙,一双眸子再次扫过全场的人,一字一字坚定地说道。

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她将那快要把自己都要焚烧了的怒火极力的压了下去,再次望向凤阑绝时,脸上便再次的展开了几分轻笑,虽然那笑看起来有些僵硬,但是她却是实实在在的在笑着的。

原本,她还想要请博太医来给太上皇检查一下,但是却被太上皇拒绝了。

“这?”那个侍卫是个聪明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不由的惊住,神情间更多了几分犹豫。

“奴婢不知道,奴婢只知道,今天皇宫中,突然多了好多侍卫,而且总管大人下令,所有的宫女与太监,都不能到处走动,奴婢出来时,还是经过了总管的批准的。”那宫女低声解释着。

她们身为宫女,本来生死就是掌控在主子们的手中的,主子们要她们生,她们就能生,要她们死,她们就要死。

“恩,奴婢相信王妃。”那宫女微微的点头,脸上的害怕也少了几分。

从这种种的迹象来看,今天要立的新皇,肯定不会是凤阑绝,若不是凤阑绝,那就绝对不会是太上皇的本意。

“都不准去,谁都不准去。”皇后沉声打断了凤忆希的话,声音有着不容忽略的坚定,她绝对不能让她们两个去冒险。

皇后也不由的惊住,脸上也多了几分担心,只是,看么上官云端那般的自信,还有那种与众不同的气势,不由的多了几分惊愕,云儿果真不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有着一般女孩没有的气势与魄力,也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绝世锋芒。

太上皇一直最疼他,如今病重,他怎么能够不担心。

太上皇突然反握住了上官云端的手,很紧,很紧,紧的不像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更不像一个重病虚弱的老人。

众人看到这样的情况,都是纷纷的愣住,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平时,太上皇除了对凤阑绝,对其它的人,可都是看都懒的看一眼的,更不要说是去拉他们的手了,所以,平时大家都很怕他。

特别是他此刻唇角那丝轻笑,更是让人有着千万的不解。

所以,二皇子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争夺这太子之位,当然其它的皇子也都明争暗斗。

众人都以为,她是吓傻了。

皇上的眸子微微的一眯,似乎终于下了决心,唇微动,沉声道,“来人,先将这个女人押……”

一时间,整个大殿,陷入了沉默,众位大臣,因为心中的担心,似乎连呼吸都变的小心翼翼的,都静等着事情的发展。

还是,他对凤阑绝真的那般的忠诚,这种时候下,还是选择帮着凤阑绝?只是这么做,似乎。

那么,她身上的毒,是不是也是凤阑锐下的呢?

只是凤阑锐一个大男人,若是给她下那种毒,会不会太过变态了些?她一直觉的,能够给她下那种的毒,会是一个女人,而且应该会是一个对凤阑绝有感情的女人。

而丞相大人第二天,仍就让人来请过他,仍就被凤阑绝打发回去了,从那以后,丞相大人也没有再让人来过了。

“是豹头,属下让他去跟踪绝王的,难道有情况。”凤阑锐不曾开口,书房中的那个侍卫,突然惊声说道。“对了,我刚刚好像听到,谁要把你赶出去?!敢赶我的人,希望这后果,他能承受的起。”明明是赤果果的威胁,他却仍就是一脸的轻笑,一脸温柔的望着她,而那声音亦如刚刚的那般轻柔。

“我还有一个请求。”上官云端双眸微闪,再次说道。

“老臣参见王爷。”

夜无痕的眉头下意识的轻蹙,神色明显的隐过几分错愕,双眸扫了凤阑绝一眼,再次紧紧的盯向上官云端,似乎在确认着上官云端的身份,或者,他的心中早就已经有了答案。

轻淡的话语中,也不带丝毫的逼问的气势,便像是随意闲聊。

不过,当时,上官云端正在吓那丫头,所有的人的注意都在那丫头的身上,倒是有可能忽略了其它的,只是,就算有些许的忽略,以他的警惕性,若是其中有人有异样的动作,他也不可能发觉不了呀?

所以,凤阑绝故意制造出那个丫头并没有死的假像,让外面的人以为自己失手了,以为那丫头其实还活着,但是里面的人,却是知道实情了,生怕外面的人上了当,自然会想法设法的通知外面的人。

更何况像这种场合,衣装都是极为的讲究的,上官云端身上这件衣服还是上官傲天特意让人赶出来的。

上官云端吓了一跳,一口点心卡在喉间,上不能上,下不能下,整张脸都涨的通红。

“这件衣服很适合上官小姐。”那个宫女将梳妆台移了一个方向,恰恰可以让上官云端清楚的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

只是,眸子深处似乎微微闪过一丝异样,今天参加选亲的人的确很多,但是主子要的却只有她。

她知道此刻她的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跟着她去大殿。

只是,凤阑绝一步一步的迈进大殿,却并没有望向那些女子,而是直直地走向她……

“啊。”随着一声惨叫声,众人便看到一股鲜血快速的涌出,原本已经够惨的上官凌雨痛的身子微微的缩着,但是因为手筋,脚筋都断了,所以连蜷缩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试问一个在仇恨与妒忌中长大的孩子,她的心理,能不扭曲吧。

她知道,娘亲的死肯定是跟老夫人有关的,就算当年的事情,不是她的阴谋,但是娘亲绝对是被她逼死的,所以她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的。

而对上她眸子中的绝裂时,老夫人更是暗暗的心惊,当年,的确是她逼死的鸾儿的,她一定都瞒着傲儿的,当然,她就知道就算傲儿知道了,也不会把她怎么样,毕竟她是他的娘亲,但是上官云端现在的这个样子,却是真的让她害怕。

“我想请王爷帮我找寻依琴与流萧的下落,昨天,我原本是想让他们陪我一起去凤月国的,但是后来,他们一直都没有到,应该是被上官凌雨安排的人阻拦了,不知道到他们现在。”上官云端的话微微的顿住,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担心。

说话间,凤忆希一双眸子便望向南宫逸。

虽然她一直喜欢着夜无痕,但是这绝王可是全天下所有女子做梦都想嫁的人,更重要的是,这绝王还没娶王妃,甚至听说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若她真的能够嫁给绝王,那么……

一边的侍卫,紧紧的扣住了她,不让她动弹丝毫,所以,上官凌雨只能一脸仇恨的盯着上官云端,若是目光可以杀人的活,上官云端只怕早就被她的眼神灭成灰了。

所以,她现在,让夜无痕给上官凌雨一个直接的,也算是念着这姐妹的情意,也是顾着爹爹的情面。

只是,上官凌雨听到上官傲天提到上官云端,而且还被上官云端求情时,情绪便瞬间的变的激动,不由的怒声反驳道。

这废掉武功,就是要把手筋,脚筋全部的挑断,整个人,就等于全废了。

“傻孩子,都是她把你害成这样的,你还维护着她。”老夫人一脸沉痛的摇了摇头。

“老爷,你好狠的心呀,她是你的女儿呀,你的亲生女儿呀,你怎么这么狠心呀。”二夫人一脸愤恨的望向上官傲天,大声的喊道,只是她在望向上官凌雨时,眸子中却是微微的闪过了一丝什么。

而她的手腕,脚腕处都不断的渗出鲜血。

不过为了她的自由,她还是咬牙忍了。

刚刚收拾妥当,一个丫头急急走了进来,看到她,微愣了一下,低声道,“王妃,王爷让你过去。”

“月儿,我饿了。”上官云端装做没有听到她的话,大声的喊着月儿。

“你?”那丫头气结,双眸中的怒火不断的升腾。

“奴婢也是一条命,岚儿总不能因为自己的过错,而让那宫女丢了性命,就请皇上不要再追究这件事了。”蓝岚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轻柔,脸上也漫过几分轻笑,一脸和善地说道。

“既然你也没意见,同意朕的话,那你就继续吧。”皇上显然没有想到上官云端会这么说,有些意外,不过却随即接着上官云端的话说道。

丞相大人拿的正是上官云端刚刚看的那本书,上官云端事先将她看到的最后的那一面折了起来,这只是一种习惯,可以方便下次继续翻看。

只不过,看到凤阑绝的脸上不但没有丝毫的不满,反而带着满满的笑,正一脸柔情的望着上官云端。

“主子,她进城了。”门外的女子微微的垂着眸子,沉声说道,声音中明显的带着几分害怕。身子也明显的僵滞。

若不是他一再的坚持,就不可能会打动她,她就不会答应嫁他。

马车很快便进了皇宫,行了一段后,便停了下来。

她原本以为是小姐故意画上去的,但是她怎么洗都洗不掉。只能想办法将那些雀斑略略的淡化一些了。

“你?你竟然会武功?”上官云端再次的惊住,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上官凌鱼竟然懂武功,女孩子很少有习武的,更何况像上官凌雨这样的千金小姐。

“不防实话告诉你,你的这件嫁衣,跟我的嫁衣是一模一样的。”不等上官云端开口,上官凌雨再次得意地说道。

因为心中的担心,他的身子微微的僵滞,揽着她的手也下意识的一紧。

其实在几年前,朝中的一切事情就都是由凤阑绝在打理,这也是太上皇的命令。

而且,他现在的表情,明显的不仅仅是高兴那么简单的,而且似乎不是为了他,而是完全的针对云端的。

上官云端也是微微的愣住,不太明白在上皇看到她为何会是这样的表情?

微眯的眸子突然的一闪,难道?

“是,这不是雪凝,这只是一种香料,味道与雪凝极为相似的香料。”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撇了一下,然后小声的说道,那声音低的几乎连她自己都快要听不到了。

“那种情况下,不会再有人怀疑到这上面的,皇上都快要被气疯了,根本就想不到那么多,而李贵妃诬陷我不成,便会急着抓一个垫背的,皇后就是最好的选择,而以皇后与李贵妃水火不容的程度,那种情况下,只怕狠不得撕打起来了,怎么会怀疑到这上面来。”上官云端再次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忍不住的解释道。

难道,她到现在还以为,他会跟其它的男人一样,在意的会是她的外表吗?

对于自己的婚姻,她想自己选择,而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受制于皇家的势力。

他一进来,就直奔这边,是正对着她的,所以,目光对上她似乎也正常,或者应该说,他的目光其实是对上那个空位的?

“绝王乃贵客,怎可坐在下方,朕特意给绝王留了位子,还是请绝王上座吧?”皇上微微惊住,一双眸子中也是满满的错愕,随即轻声笑道。

他知道,若是他在那一刻提亲,她一定会拒绝,事情只怕会……

上官傲天虽然惊讶,却也暗暗着急,生怕她惹怒了王爷,在这样的场合,在这样的情形,若是她惹怒了王爷,就算王爷不计较,皇上也不会放过云儿呀。

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这夜如梦很明显是想要让她学狗爬。

不管怎么样,现在的皇上不是凤阑绝,所以,凤阑绝做起事来,总会有所顾及,而且皇上肯定也会从中为难他,所以,为了凤阑绝,为了桐城的百姓,这是最快,最直接的办法。

二皇子想要玩阴的,她会奉陪到底,绝对会让得不偿失。

“云端,等我回来,我很快就会回来。”凤阑绝紧紧的揽着,一脸的不舍,说真的,他真的不想出去,真的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她,那怕只是一会。

不过,五杯下去,二皇子也已经支持不住,慢慢的爬在了桌子上,皇上也早就醉死在桌子时。

终于摆平他们了,他就可以去新房了。

只是,你了半天,却没有说出一个字来,很显然是被气的说不出话了。

到时候,就算爹爹知道了,也不能怎么样了,爹爹总不能去找奶奶理论吧。

“娘,好痛,我好痛呀,这个傻子,她,她竟然将我的手腕折断了。”上官凌霜一看到二夫人,便急急的哭诉,而此刻,她那被折断的手腕还扣在上官云端的手中。

“你这个傻子,反了你了,竟然将霜儿的手腕给折断。”二夫人一边心疼的将上官凌霜拉进了怀里,一边对着上官云端愤愤地说道。

上官云端并没有理会她,将她的房间弄成这样,将爹爹送给她的东西扫在地上,只是折断了她的手腕,算是便宜她了。二夫人看到上官云端无事般的样子,微愣,怎么今天这个丫头似乎跟平常有些不一样呀。

她现在,只能冷静面对。

“夜狐?”上官云端眉头微蹙,疑惑中带着几分错愕,喃喃低语道,“夜狐草民倒是听说过,只是,王爷若是喊我为夜狐,只怕是认错人了吧。”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702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