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天文地理
作者: 豆沙团团章节字数:17020万

二老爷却心念儿子,来回在书房里走动。

秦倾看了秦浩一眼,又看了崔意芝一眼,眼珠转了转,连忙道,“秦大哥只是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好回京对我父皇禀告。毕竟血毒不是谁都能解的不是吗?这南秦竟然有这等高人,我父皇一定会过问的。”顿了顿,他补充道,“血毒关系到国脉。崔二老爷、崔二公子,想必你们不是不清楚关于血毒的传说。就凭借这个,我父皇自然要在意的。这不是你崔氏一家和一族之事。”

侍画、侍墨等人见她停下,也立即勒住马缰绳,看着她,“小姐,是要休息一下吗?”

谢芳华上了马车后,便扯过车中的靠枕枕在头下,身子懒洋洋地躺在了马车里。

。”

“十招都是抬举我们了。”品萱说。

“三日”谢芳华想了想,对他道,“我还没琢磨清楚一些事情,待今日晚上或者明日一早再做定夺。想想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但是自从五年前,言宸下了无名山,以天机阁为据点,未雨绸缪,自然是偷偷制作了土火药。但是天机阁远在两千里地之外,短时间内是没办法补上的。

今日不过是擦了脸,还有屁股没擦,接下来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大约过了一盏茶时间,又有一个人来到,那人却是未蒙面,径自进了画堂。

英亲王似乎极力掩饰了片刻眼中的情绪,才缓缓落座。

“孙爱卿,你可看出她是何病症了?”皇帝开口询问。

“哦?看不出来?”皇帝扬眉,“什么病情也说不出来吗?”

“皇上早先便说过,以忠勇侯府的能力,私下里神医不知道请了多少,怕是都请遍了,这绝顶神医恐怕真是不好找。”左相接过话道。

“皇叔好!父王好,忠勇侯好,永康侯好,左右相爷好,御史大人好,大学士好,子归兄好,燕亭兄好。”秦铮来到近前,一长串话语伴随着他弯身见礼的动作轻快地吐出,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他看向谢芳华,笑吟吟地道,“芳华小姐,好久不见!”

英亲王一噎,没了反驳的话。

“自杀可不行!您的孙女又没死,虽然病秧子多年,如今不是还活着吗?”秦铮摇摇头,见忠勇侯闻言更是的大怒,要上前来劈他,他立即道,“我娶了她,她嫁给我,慢慢还这笔债,总可以了吧?”

忠勇侯一惊,挥出的巴掌僵在半空。

谢芳华摇摇头,缓缓下了马车。

吴权一边领着谢芳华往里面走,一边对她解释,“皇上刚下了早朝不久,在灵雀台等着您。”

秦铮也如谢芳华一样,心疼得全身虚无到几乎提不起微薄之力,连触动她唇角,都用尽全力支撑,只能轻吻她唇瓣reads;。

“可是上面……打得开吗?”郑孝扬问。

“就凭临汾桥倒塌时,芳华小姐和云澜公子帮了我们一个大忙,照我的话做!”秦钰沉声道。

谢芳华冷冷地看着秦钰,“四皇子这是何意?”

玉灼惊讶得睁大眼睛。

孙太医靠着车坐着,胸前同样插着匕首,无声无息地保持着姿势,已经死去。

“我们去咱们车里等着。”谢芳华转身回到了自己的车前。

“从事仵作多年?被杀和自杀都看不出来?我看你们不用在这一行混了。”谢芳华冷冷地看了二人一眼,“这车夫手法明明就是自杀,匕首方位刻意模仿孙太医插入匕首的位置,但是还是有细微偏差。而且,他对准的方位,是稍微偏差孙太医一些,他流的血比孙太医多,因为,他插入匕首后,没立即死,而是血流了许多,等了片刻才死。”

谢芳华愣了一下,扬眉看着他。

谢芳华不再理会他。

英亲王这一日待在书房,一夜无眠,他细细回想着这些年发生的事儿,这么一想,才恍然地觉得这些年他疏忽了很多事儿,很多本来应该能弄得很明白的事儿,却稀里糊涂被他绕过去了。

来到书房门口,他对里面喊了一声,“父王!”

“公子?”外面人惊讶。

燕亭立即后退了两步躲开,看向秦铮,“你干嘛打我?”

这个恶人!

“好嘞!”听言看着燕亭,对他狼狈的样子在心里笑了一番,连忙做了个请的姿势。

秦铮坐下身,“嗯”了一声。

秦倾自然欢喜,连忙跟在她身后。

谢芳华自然不言声。面前的少年眼神清澈,对她只是纯粹的打量,她到没什么反感。

秦铮无异议。

屋中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除了血腥味,还有隐隐的淫秽的味道。她蹙了蹙眉。

谢芳华想起秦铮,心下一暖,“我送您回去。”

“主子,用不用去查一下今日借由杀手门刺杀您和铮二公子的人?”轻歌想着那块令牌既然是谢氏隐卫的令牌,那么就不只单单是杀秦铮这么简单了。身为忠勇侯府的小姐,谢氏这个姓氏,一直是谢芳华要做的事情。

秦铮和谢芳华回到了天字一号房等着。

谢芳华想着既然这人管王倾媚叫小姐,那么就是泰安王氏的店铺了。她点点头。

不多时,来到一处偌大的药铺门前。

秦倾想起是偷偷溜出京城的,而面前这两个人看起来的确不好惹,若是动起手来。除了几个人身边各自带着的护卫外,他们五个人没有一个是武功好手。没准真会吃亏。他哼了一声,“便宜你了,别叫我下次再看到你杀人?”话落,他挥手撤回了护卫。

谢芳华看向大长公主,“大姑姑,郡主梦魔,不是偶然,这老庵主和小姑子的死也不是偶然。您觉得,这件事情,要往下查呢?还是到此为止?”

“可是芳华未必是因为我而来,我们退出来,她却卷进去……”金燕担忧谢芳华。

那人上前几步,看清了腰牌,连忙见礼,“原来真的是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小王妃恕罪,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谢芳华点点头,铺了宣纸,为她磨墨。

小泉子嘴角抽了抽,“李大人好聪明。”

小泉子摇头,“二公子,您进了宫,见了皇上后,就知道了。”

英亲王妃来到,有人进去通秉,她等不及,跟着快步走了进去。

秦钰点点头,“说得有理。”

秦钰皱眉,“既然被金针刺入,他应该痛呼才是,若是没痛呼,那就是立即死了。可是也应该死在原地,不该是好好地躺在床上,且早上醒来,才被人发现他死了。”

秦钰沉默片刻,点点头。

他的语气已然从堂妹、芳华妹妹,简短到芳华二字了。

谢云澜将谢芳华直接背到床前,然后背转身子,对她道,“下来吧!你可以躺下睡了。这间院子一直没有人住,有些清凉,稍后我吩咐人搬一个暖炉来。再给你灌一袋子暖水。你就不觉得凉了。”

谢芳华摆摆手,“去吧。”

谢芳华坐在火盆旁,一本一本地将卷宗扔进去,脸色被火光映照,明明灭灭。

“芳华身子不好,性命堪舆,朕却帮不上忙,还要依靠秦铮处理这南秦江山的麻烦。”秦钰道,“只能困在这宫墙里,愈发觉得帝王难做。”

秦钰也不再言语,又站了片刻,对小泉子问,“太后呢”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702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