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肥头大面
作者: 豆沙团团章节字数:17020万

但是,他从来都不会去管那些,他也相信孟冰也不会在意那些的,毕竟,现在的情况特别呀。

这个女人,倒是真的挺特别的,就算她现在掌管朝中的事情,但是这个大将军的问题向来应该是最让人头疼的,她竟然这般的当众拦下大将军府的马车。

或者,像这样的情形,小丫头已经不知道期盼了多久了。

“什么事?”孟冰听他这么说,心中猛然的一惊,连声问道,脸上也多了几分担心,难道真的被她猜中了,有什么事情。

而她努力了那么久,表哥还没有明确的表示要娶她。

事情的**,他是最清楚的,她跟他虽然拜过堂,但是洞房之夜,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此刻,他竟然当着李逸风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

蓝宁辰越想越气,越想火越大,望向他们的眸子中,也是满满的狠绝,狠不得直接的扑上去把他们两个人给直接的撕裂了。

冰儿那丫头,她是真心喜欢,也是真正的心疼,就因为太过心疼,所以,才想的更多。

他是过来人,那种事情,他懂。

而且,他望着他的眸子中,此刻,更多了几分柔情,脸似乎还略略的向着他的面前靠近了此刻,似乎想要做出更亲密的动作。

像这样的一个男人,可能会是清令馆的人吗?

就连那些侍卫们,一个个也都是完全的呆住,没有想到,这花公子竟然当众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更何况,当时李家的人,也都不知道她就是北尊王朝的公主,就算有人想要泄露,也不知道真相呀。

“朕不想再听到他说话。”北尊大帝这一次却是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而是望向那个向前来押他的侍卫,冷声命令道。

那怕她当时生下千寻,生命都会不保的时候,她都没有这般的绝望过。

这么一个侍卫,应该比较好对付。

花断尘说到最后,声音里微微的多了几分冷笑,那股阴狠带着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冷笑,听起来,十分的恐怖。

若是按他般的用力,只怕用不了多久,孟千寻就真的会直接的被他掐死了。

而且,这一次,他显然也不想再给李逸风任何的机会,所以,话一说完,还没有等众人反应过来,便快速的转身,离开了房间。

“逸风,你刚刚也看到了,父亲根本就不听我说,我说什么,他都给直接的回了,而且,我一说话,只会更加的激怒他,这一次,大哥实在是、、、”李赢的脸上多了几分无奈,不是他不帮他,实在是这件事情,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了,但凡有点办法,他也不会看着自己的弟弟痛苦了。

他的心中明明的深爱着她,放手,只是为了成全她,但是,现在却要他去娶别的女人,而且还只有十天的时间,他如何做的到?

至于第场的,却又都是高手,除了他跟月无双,再就是凤阑国的二皇子的那一组,还有三皇子一组的,再就是皇浦王朝的皇上。

众人的神情此刻都多了几分凝重,可能也都清楚,自己的对手不简单。

“月公子,我们擂台上分胜负。”花断尘的唇角微扯,慢慢的说道,脸上似乎也微微的扯出一丝的笑意,但是那丝笑意中,却带着太多的冷意。

更何况是这件事,他不来,倒是不正常了。

她向来都不是那种优柔寡断之人,而且,她也不会像古代的那些女人一样,明明爱了,却又故意的装矜持君侧妖娆最新章节。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夜无绝回过神后,揽着她的手,微微的轻颤,一脸激动的再次问道。

“看来,你心中早有打算了,行了,那你先说来听听。”这一刻,夜无绝的心中是欣喜,也是满足的,所以,声音中也是明显的轻松,他倒想要看看,她到底有什么计划。

“嘘,宝儿还在睡觉呢?”孟千寻想到宝儿就睡在一边,不由的小声提醒着夜无绝,他笑的这么大声,只怕会把宝儿吵醒了。

她现在的这个样子,看了就让人恶心,他都不想靠近,更不要说是抱她了。

所以,现在的她瘦的可怜。

一句话,把花断尘惊的僵滞,但是,望上她时,却看到她一脸的认真,并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样子。

不过,她此刻却是想的更多,而且也让人去查逸风的事情的。

“事情都查清楚了?”李老夫人微微压低了声音,小声的问道。

外面,花断尘暂时的已经没有了时间,可能是应该无话可说了,也可能是心虚了。

也就是说,他当初真的跟那个女人有一腿,虽然,她也知道,那个女人,向来都是以勾引男人为乐趣,勾引男人的本事,的确很厉害,而且,她还用了那种药物再加上她的催眠术,一般的男人,可能是真的很难抵抗。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呀?

他做了这么多,她竟然一点的反应都没有?

那神情,仍谁看了,都会联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男人,对,就是这个男人,是深爱着花断尘的。

不过,众人惊愕过后,却又不得不默认,正如北尊大帝所言,孟千寻的确有着那样的能力。

北尊大帝看到她的样子,不由的暗暗摇头,不过他也担心,正如孟冰自己所说的那样,会越帮越忙,所以,既然她拒绝了,那也就不勉强她了。

孟千寻的双眸微闪,北尊大帝写下圣旨,这件事情的性质就有些变了,不再是口头上的答应了,那以后,她的责任就会更重了。

说真的,他的心中还是心疼的,不舍的,但是他却没有其它的办法,他总不能将北尊王朝交给一个外人来处理吧。

“恩,那就谢谢你了。”孟千寻微微的点头,紧悬的心也微微的放下,只要可以医好父皇的病就好。

更何况,所有的人都离开了,不想打扰了皇上的休息,那他再留在这儿也不合适呀。

“你呀,明明可以跟千寻说明的,但是却偏偏用这样的法子,让千寻误会了你,若是你不是突然的生病,千寻现在只怕都不会原谅你。”李灵儿微微的摇头,但是脸上却多了几分心疼,他永远都是这样,为了自己的在意的人,可以做任何事情。

他知道,明天早朝的时候,圣旨一下,突然会引起很多的轰动,而那些大臣,首先提出的必定是关于招亲的这件事情。

第二天,早朝。

“丞相大人说的对,若是引起了那些人的不满,后果可真是不堪设想呀,他们可都是千里迢迢的赶来北尊王朝的。”工部尚书平大人也一脸凝重的说道。

丞相大人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望向孟千寻的时,眸子中多了几分赞赏,昨天她那般的坚决,不顾一切的闯进大殿,就是为了让皇上取消招亲,肯定是有原因的。

这变化也实在是太大了。

都会欣慰的接受。

“花都送来,整个皇宫门外,都摆的满满的,而你也让人把花搬进来了,现在,还用的着多说什么吗?”不跳字。当他看到皇宫门外摆了那么多的花,又听说,那是送给公主的时,心中便不由的一怔,随即便查出了那花是那谁送的。

夜无绝的身子明显的一僵,望向孟千寻的眸子也是明显的一闪,隐隐的闪过那么一丝的欣喜,她说,他对那个男人早就没有任何的感情了。

“真的已经放下了吗?”不跳字。夜无绝的身子微微的一僵,揽着她的手更是下意识的一紧,毕竟那般的深爱过,她真的能够完全的放下,一点都不伤心,不难过吗?

“真的已经放下了,至少对他的感情已经完全的放下了。”孟千寻却是微微一笑,说的极为的肯定,对他的感情,她是真正的,彻底的放下了,若说还有伤心,那么就是被他害死的她最好的朋友。

进了书房,他看到她的那刻,心情是无法形容的,说不出的惊,说不出的喜,更有着连他自己都无法形容的复杂。

“上次,在皇宫中,你跟我说,你现在爱的是那个男人,那么现在那个男人呢?既然你说你现在爱的人是他,为何还要招亲?”他再次的低声质问,只是这一次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异样,隐隐的,似乎有着什么要突破而出。

孟千寻微怔,她现在爱的人本来就是夜无绝,不过,为何招亲的原因,她却不能说,说算能说,也不会跟他说。

只是,他却仍就没有离开,仍就直直地站在那儿,一双眸子也仍就直直地望着孟千寻,唇角微动,一字一字缓慢,却又清楚地说道,“我知道,你这次的招亲,是为了我。”

只是,他是从哪儿来的这样的自信呀,以为,她招亲是为了他呀?

孟千寻突然感觉到自己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口水,她此刻真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她真的是不敢相信,这个男人何时竟然就变成这样了?

孟千寻向来冷静,但是此刻却觉的真的受不了他了,她真的担心接下来,他会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把她给直接的雷死了。

虽然在求饶,但是,她们觉的,公主肯定不会就那么轻易的饶过她们的,毕竟她们这可算是犯了宫中的大忌。

若是真的要论起来,她们此刻的罪可远远超过那个太监了。

“公主,关于招亲大选的事情,公主打算定在何时开始,昨天公主说要亲自规定比试的项目,不知道公主决定好了没有。”工部尚书平大人首先站了出来,恭敬地说道,而且此刻的他,就如同平时跟皇上禀报时一模一样,双腿并立,身子微微的前倾,头更是微微的垂着,恭敬之意,不言而喻。

平大人听到孟千寻的话时,明显的愣了一下,神情间更多了几分异样,不过却连连的应着,“是,臣遵旨。”

要说,他们的担心,倒也是正常的,毕竟在这古代,身份的等级可是十分的明显的,让那些皇子们跟那些百姓们一起到城外跟赶养一样的比赛,的确是有些不合适的。

若是公主一旦处理,那就是违抗了当初皇上的命令,所以,他才不顾一切的站了起来,直接的顶撞大将军,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不想让公主参与到这件事情中。

“怎么?本将军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协助大臣就这么着急?难道本将军的话,就这么一文不值,可以直接的被忽略吗?”不跳字。大将军此刻的脸色阴沉的可以滴下雨来,一双眸子更是猛然的眯起,带着太多的危险的气息。

而孟冰顺便也抱起了宝儿,想给他们留一些两人独处的时间。

怎么可能现在没有见到千寻就离开了呢?

但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肯定不会不管,肯定不能无动于衷,他要知道原因。

怎么会这样的?

李灵儿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声的安慰着他,那轻柔的声音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安扶力,让人瞬间的变的轻松。

她相信宝儿应该只是一时好奇,到处走走,可能是被什么吸引了,一时间没有及时的回来,应该不会有事的。

“什么?这么严重?”孟冰惊住,怎么都没有想到,皇兄竟然会病的这么严重,昏沉?怎么会昏沉呢?

“那皇兄有无大碍?”孟冰的眸子快速的转向雪太医,急声问道。

皇兄这么多年,已经够苦了。

雪太医的身子微僵,沉重的脸上多了几分自责,唇角微动,再次慢慢的说道,“微臣只能尽量控制住皇上的病情,要想完全的医治好皇上的病,微臣实在是没有办法。”

“真的吗?姑奶奶说的是真的吗?”宝儿听到孟冰的话,脸上顿时绽开满满的笑,因为那份期盼的希望异样的灿烂。

阻止不了皇上,他便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公主的身上了。

北尊大帝的手却是紧紧的握住了孟千寻的手,握的很紧,很紧,望向她的眸子中却慢慢的绽开一丝笑意,虽然他此刻的脸色看起来有些难看,但是那笑,却仍就很美,有着一种让人感动的美。

那怕此刻北尊大帝正在早朝中。

他突然明白自己刚刚看到这个小丫头时,为何会莫名有着亲切感,为何会那么情不自禁的走向她,为何会不想拒绝她的一切的要求,只想宠着她,爱着她了,因为她是他的女儿。

那种亲情的牵连是绝对无法割舍的,是天生的,是本能的。

至少,要给那些人一个交待吧。

“皇上,这件事情,还是在这儿讲清楚比较好,女儿早已经嫁、、、”他此刻再陪笑,再轻柔,却也改变不了孟千寻的决定,孟千寻再次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声音中也是毫不掩饰的冰冷。

不过,看到他的脸色都变的,而且变的越来越难看,心中也隐隐的有些担心,毕竟亲人,关心则乱。此刻她自然无法像对付外人那般的冷静。

而太医的手,仍就静静的搭在北尊大帝的手腕上,脸色更加的凝重,并没有说话。

哼,真是太过分了,她开始生外公的气了。

没有想到,皇兄竟然也有怕的时候,也有逃跑的时候韩娱王全文阅读。

现在,最后的办法就是尽快的找到夜无绝,然后跟夜无绝一起回去,至于这件事情,既然是北尊大帝惹出来的,就由他自己来解决吧。

“我明白你的心思,但是,他们跟我们当年的情形并不完全相同,夜无绝也终究不是你。”李灵儿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虽然明白他的用意,也觉的这件事有些不妥。

“让开,替我看着宝儿。”孟千寻却是冷冷的望了她一眼,一脸坚定的说完后,便快速的向着大殿走去,这一次,她一定要问个明白,跟父亲把这件事情说个明白。

他的眸子细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孩,看上去应该二岁左右的年龄,粉嫩的皮肤,精致的五官,真是让人爱不释手。

“是呀,是呀,北尊大帝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哪儿来的公主呀?”

一时间,竟然不敢回头,那个女人可是这儿出了名的彪悍,男人见了都要害怕的。

可以想像的出这个女人平时有多么的彪悍了,而且,这个女人的家里肯定还是有点势力的。

这一刻,夜无绝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这般轻描淡写的解释,掩饰了他刚刚所有的错愕,话一说完,便快速的转身,离开了。

这样的问题,连他都明白,难道说,主子会不明白吗?更何况,现在的情形,也没有人力却阻止这样的事情呀。

夜无绝怔了怔,似乎这才想到了这一点,的确当他得知了这个消息,再看到现在这样的情形下,真的是快要疯了,真的再无法保持冷静了。

这话便是明显的软了下来。

却恰恰看到一群人,正围在前面,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带她离开。”夜无绝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却几乎是同时的想都没有想的,便把梦千寻推到冷霜的怀中,冷声命令着。

好在,其它的侍卫,都是从大殿的前方涌过来的,而且,刚刚冷霜也是带着她从后方出来的。

她紧紧的握着手中的玉血灵珠,听着那些侍卫不断的跟近了,脚下的速度也不由的加快。

当时,在大殿中那么黑,相信那些人,也没有看到她的样子。

刺客进宫肯定是有目的,到底要杀人?所以,这个问题是十分的关键。

那侍卫惊颤,再也不敢多说什么了,只能让人保护在皇上的四周,向着大殿走去。

他一脸惊颤的像要走向前,看个清楚,但是脚下去突然被什么拌了一下。

皇上微愣,略带疑惑的垂下眸子,当看清躺在地上的人是谁时,一脸张瞬间的变了颜色。

也是他平时太相信惠妃,惠妃又十分的善解人意,所以,他有什么事情,总喜欢跟惠妃,有一次,他不小心说漏了嘴,才让惠妃知道的。

惠妃记的,当她刚打开机关后,便被人打晕了,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肯定是梦千寻那个死丫头。

他身上多处受了伤,而且伤的很重,此刻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了。好像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敢了。

她现在已经是夜无绝的王妃了,看他们的样子,夜无绝对她显然不错,而她看起来,也很开心,很幸福的样子。

但是,他却没有。

“那个死丫头今天进宫,可能会说出当年的事情。”梦啸天的眸子眯了眯,狠声说道。

“千寻,你还想瞒着本王吗?本王都已经知道了。”皇浦拓的神情间隐隐的多了几分异样。

孟千寻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这个女人这是在做什么,按理说,她应该是最怕她见到皇上的,如今竟然似乎正盼着她快点去见皇上似的。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702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