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此生爱你不悔 第15章:抚心自问

此生爱你不悔

考哇拉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8613

    连载(字)

18613位书友共同开启《此生爱你不悔》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抚心自问

此生爱你不悔 考哇拉 18613 2019-09-02

“嗯,没错。”斗比一边说着一边将腰带显现了出来。

但显然这男人不这么想,龙晓晓的态度只会更激起男人的征服欲,因为他很少失手过,对女人,一向是不费劲就能追到

龙晓晓望着他,他一步一步在逼近,表情怪怪的,她居然看到他嘴角一缕疑似邪气的笑意……

容析元一言不发,他的沉默让这屋子里的空气变得很阴沉,究竟是什么惊人而诡异的消息可以造成如此巨大的影响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因为如果不是这堵墙,他还意识不到原来温馨的家庭生活是需要精心去维持的。如果不是这堵墙,他还体会不到被人拒之门外的感觉是那么难受。所以,容析元现在的目标不是推倒这堵看得见的墙,而是彻底粉碎尤歌心里那堵墙。

敢如此对容老爷子说话的人,真的不多,以前是有个容析元,现在多了个尤歌。

这货原来是怕雷抱住尤歌了,他也知道雷不是故意吃豆腐的,一个不通人情世故的大孩子,拥抱,是雷表示友好的方式。不过即使这样,容析元也不会允许其他人抱,兄弟也不行。

有心的才人会受伤,尤歌现在不想要这颗心了,因为它总是在提醒她,她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喝了酒之后的尤歌不再抗拒他了,完全是顺着自己的本意,既然这个火炉抱着这么舒服,那就继续享受着。

难怪身上这么痛,罪魁祸首就是他!尤歌凌乱了,想起了昨晚的晚餐,还有那瓶酒……不用说,那一切都是他事先预谋好的,就等着她跳进去呢!

...尤歌一路被拉着走,神情呆滞,像个木偶似的,任由容析元这么拽着,整个人浑浑噩噩,脑子一片空白,只有耳边还回响着先前容析元姑妈说的:“尤家欠容家一条人命!”

“呵……你

这只是一秒的时间,在陆晓东的手碰到苏慕冉的瞬间,她已经下意识地往回缩,可这世上的事有时就是那么巧,偏偏在这一刻,被云珊看到了!

容析元看到尤歌,也没多想,只是随口说:“倒杯水来。”

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尤歌才不会傻到这么深更半夜的允许容析元和翎姐单独在一个房间,她宁愿晚点睡也要守着,防患于未然总是好的。

尤歌瞪着他,没好气地说:“我才没那么傻呢,你别想趁机将我灌醉了然后做那种事,我不会上当。”

尤歌虽然现在跟容析元感情稳定,但她的观念不会变,依旧是抱着要工作的态度,不会想着因为老公有钱,自己就过着米虫的生活。

翎姐嘤嘤地哭泣,好一会儿才红着脸从容析元怀中抬起头来,羞涩地说:“对不起,我一时激动才……才……”

...休息一晚之后,容析元就彻底将瑞麟山庄当成自己的家了。这里距离他的别墅很近,加上又是尤歌最喜欢的地方,有她童年的回忆,现在又有了孩子……也就是说,这里有着三代人的记忆。

在这样的时刻,才能勇敢地面对内心世界,拨去那一层保护的膜,露出她鲜红的心脏,那上边依旧清晰地刻着他的名字。

“……”

合成钻的成色与工艺都十分接近天然钻石,可以达到肉眼难以辨别的程度,所以即使是有经验的消费者,但凭“看”,不一定能区别出来。所以,有专家的专业鉴别,才能让消费者更有信心。

“瞧你啊,又流口水了……”尤歌拿起手帕给孩子擦嘴,眼里全是满满的溺爱。

总之,这案子就是个烫手的山芋,局长明确指示了,必须妥善处理,不能造成恶劣的影响。

“沈先生,那个帅哥对我的服务还满意吗?……我平时也很少碰到这么挑剔的客人,我能看出他今天心情不太好,刚才给我钱的时候,他面无表情,好像纸牌地的脸,可惜了长得那么好看……”年轻女子这副哀怨的神情,实在是我见犹怜。

女人的直觉告诉尤歌,赫枫说不定就是跟容析元一起在这里鬼混!因为,尤歌已经看到赫枫身后有一家店——濮海茶庄。

身后传来郑皓月的冷哼,她早就过来了,见到尤歌手里的扣子,郑皓月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诧异,随即嘲讽地说:“不就是一颗扣子,我还以为你发现了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尤歌一手抱着香香,一手拿着户口本,心里犯堵,又酸又涨……容析元确实很吸引女人,难怪郑皓月如此不甘心了。只是不知道除了郑皓月之外,还有多少女人想要得到容析元的垂青?假如外界都知道她与容析元结婚的消息,又有多少人会想要占据她的位置?

老爷子像是能洞悉尤歌的想法,不禁伸手轻拍了拍她的胳膊:“你听我说,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糕,析元他,确实是被他的亲生母亲劫走,而那个女人,其实以前你也见过。”

“啊……”苏慕冉再也顾不上,惊叫出声:“不要……”

许炎这家伙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对,忽然感觉这样很有趣,神差鬼使的,他脑袋往前一凑,竟然……在苏慕冉的耳朵上亲了一下!

“佟槿啊,你没吃过猪肉也该见过猪跑吧?像这种美丽的邂逅,男人都是很渴望的,你到好,白白浪费机会。”许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佟槿感觉好幸福,又有玩的又有吃的,并且是尤歌亲自下厨。温馨的家庭氛围,能让人的心都变得柔软起来。佟槿坐在甲板上,望着茫茫大海,感慨之余,思绪又飘回到了多年前……

呼啸而来的救护车带走了伤员,包括尤歌,这之后,警察在勘察现场的时候才看到容析元的座驾车窗上有6个弹孔,但他却没有受伤……只因为,这车窗是防弹玻璃的!

好一段日子不见,三人聊得很愉快,从聊天中也知道何碧翎这次来,短时间之内不会回澳门。她有了何家的支持,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比如来这里打理孤儿院,既能实现梦想,又能时常看到想见的人,一举两得。

容析元嗯了一声没说话,不过佟槿却懂了什么意思。

“你不会觉得折腾,你会很乐意。”容析元也是……这么直白地说穿尤歌的心思。

私人游艇,容析元平时很少会用到,但定期的检修护养是少不了的。既然周末要出海,那当然要叫人立刻检修一下,以防万一。

尤歌马上又拿出另一个小雨伞,还是发现一样的情况,这下,她好像明白了什么……针孔?竟然有针孔!

牵着她,他的手一直没放开,这就要转身闪人了。

热腾腾的红糖姜水就摆在尤歌面前,很难相信这是容析元熬的,他会这么细心体贴?

“我给你揉揉或许能快些缓解疼痛。”

由此可以判断出他是哪一天去了瑞麟山庄!

尤歌身后出现两个彪形大汉,面无表情,就跟木头块儿似的,尤歌惊悚地回头,刚要叫出声,却听眼前的男人说……

给孩子骑马马,获得一个蜻蜓点水的亲亲,就能把他乐晕过去?

霍骏琰这阴霾的心情瞬间就得到了治愈,将孩子抱起来,爽朗的笑声在客厅里回荡。

尤歌绯红的小脸露出愤懑,水灵灵的大眼瞪着他:“我没技术,你今天才知道啊?你要找有技术的就去外边找,那些女人一定能把你伺候得好好的,你就继续像这几天这样别来烦我!”

===========

另外同行的还有一位女护士,是卢老先生的私人看护。

不过,卢老先生还是派人准备好了车子,等着将尤歌送到会场。

果然事情不是那么顺利的,会场的安保十分严密,进去的人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查才能入内。尤歌远远站着观望,不由得心里在祈祷……希望能顺利吧。

容析元说不出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心情,复杂之极,但他却不想收回自己说的话。他是真的想看看,蜕变后的尤歌,究竟还有什么令人惊叹的地方?

喝了一点酒之后,尤歌脑袋轻飘飘的,困意袭来,小憩一下就到了家楼下……她住在出租屋里,是一个普通的住宅小区。

“啊——!”惊呼声只喊出来一半就被男人的嘴唇堵了回去,她被压在墙壁,粗鲁的吻,如狂潮袭来

尤歌怀孕了,这件事对翎姐的冲击也不小,她到现在都没去看过一次,借口说太忙,其实是不想去看。

“没事没事,我理解的……哈哈哈,不过既然你这么歉意,那就要补偿我一下,一会儿我要亲亲小宝贝,你可不能小气啊。”

“你杀了翎姐?她是你的孪生姐姐,你竟然下得去手?”容析元的眼神变成两把刺刀,戳在这个女人身上,但他随即也看向何矩:“你的亲生女儿被另一个亲生女儿杀了,别说你不知道,可你却要将这个杀人凶手留在家里享福,你这么做,对得起你死去的翎姐吗?你难道不会梦到她向你哭诉她的冤屈?当年你的孩子不止一个,而是孪生姐妹,一个被送到了孤儿院,一个被你的*带回了西班牙,而外界不知道这件事,这是何家的秘密,可你们以为杀人的事实可以被掩盖吗?就算是长得一样,但一个是天使,另一个,却是魔鬼,名字叫何韦彤!”

如果是在别家,可能这些小狗会被分批卖掉,但是在容析元这里,他一只都没卖,全都留在了别墅里。

容析元今晚所穿的礼服不是他最喜欢的墨绿色,是新定制的一套薄款礼服,昨天刚从欧洲运回来的,出自名家之手的设计与裁剪,穿在身上立刻显示出了效果。

尤歌和佟槿这张桌子本来是坐六个人的,现在光就她两人坐,确实挺宽敞,还可以坐人。

“我没有这么快睡觉,才9点多呢。”

沈兆一个头两个大,心里叫苦连连啊……少爷你这回耍酷耍到自己了吧,不就是想尤歌在你面前服软么,可你看看,人家跟许炎走了,让许炎带进会场去,功劳不就成别人的了?

迫在眉睫的事,容析元准备第二天就和老爷子一起返回香港。

唐虞梅,是容析元内心深处除了他父亲之外,最大的隐痛吧。

或许,这正是她能让他另眼相看的地方,正因为她这个人太过简单,一眼就能看穿她所有的想法。有多久没有跟这么单纯的人打交道了?他已不记得。

这又是怎样的悲哀呢,她痛苦的时候,只能找一只狗说话?是的,尤歌没有朋友,这些年来,她曾经的同学和朋友早就不来往了,什么原因,她不知道。

要骗一个单纯的小孩子,是那么容易,尤其是当这个小孩还有致命弱点的时候。

尤歌走着走着发现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看看周围,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更看不到尤建军的身影,也没有那些宾客了,只能听到传来的订婚礼主持人的声音。

这些人的鼻子还是很灵的,确实出事了……

“少爷不好了!刚查了酒店的监控,尤歌小姐她……她在酒店后门被人带走,被……被绑架了!”沈兆说话时都在擦汗,直觉告诉他,事情大条了!

天啊,云南?

好像天方夜谭,尤歌惊诧的瞪着许炎,而许炎这家伙此刻内心并不平静,他一直都知道外界对他的看法,送他“败家子”的称号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那时他只不过是将一艘游艇以七折的价格优惠卖给了一位女xing朋友,结果不知道谁将此事传出去,以讹传讹,道听途说,最后的版本竟变成了许炎送游艇追女人……

“哼哼,算你有良心,没辜负我的好意。对了,什么游艇王子?谁封的啊?”这货好像对这个称呼很不屑,但也不讨厌。

他们都不知道容析元已经醒了,还都以为他是植物人呢。

旁边有大树,尤歌此刻死死抱着树干,浑身都在战栗,因为太激动了,生怕一不小心就晕过去。

“你……你还随时都放着这种东西在家?”

“什么?现在就走?你不是应该休息吗?”尤歌娇艳欲滴的脸颊还有激情后的余韵,纯美中显出的丝丝妩媚让她看起来真像个正在热恋的女人。

可他毕竟是个容析元啊,他就算现在恨不得尽情释放,但他还是要先问问。

“蠢货,没查到就继续查!”

员工们都看得出来苏慕冉状态不佳,关切之余,也很心疼她,怎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咋就没有个男朋友在她身边照顾一下呢?

机场里,苏慕冉坐在候机室,情绪很不好,眼睛泛红,隐隐闪着泪光。

霍骏琰和龙晓晓同时一惊,急忙分开了,龙晓晓更是羞得脸红耳赤,但好在光线很暗,看不出来。

尤歌也被龙晓晓的情绪感染了,坚定地点点头:“晓晓,等你将来出嫁,嫁妆方面都别让阿姨操心,包在我身上,你要记住,无论何时,我家,都会是你最坚固的后盾。”

苏慕冉绯红的小脸绷得紧紧的,愤懑地瞪着许炎:“你要干什么?你弄疼我的了,放开!”

“¥%…………%*%¥!%……”许炎差点爆粗了,这还是女生吗?约会不在正常的地点却要去拳击馆练手?天啊,他到底遇到一个怎样奇葩的对手!

苏慕冉很失望,亮亮的眸子暗淡了下去。被人这么骂脑残,她怎么可能没感觉?太难受了,何况这还是自己喜欢的人呢。

“许炎?”尤歌惊喜地叫着他的名字,这神情就像是单纯的小孩子突然发现了好吃的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