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此生爱你不悔 第163章:青龙金匮

此生爱你不悔

考哇拉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8613

    连载(字)

18613位书友共同开启《此生爱你不悔》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3章:青龙金匮

此生爱你不悔 考哇拉 18613 2019-09-02

叶寒的眸子直直地望着他,眸子深处隐过几分探究,更带着几分暗暗的期待,他就是想要看到凤绝会有何反应。

她的唇微动,轻声的说道,“绝,我。”

蓝城城主是凤阑绝的师傅,而蓝城城主的夫人又是母后的结拜姐妹,或者皇后结拜姐妹的关系对凤阑绝没有太多的影响。

早知道上官云端与凤阑绝打那样的赌的话,打死她,她都不会给上官云端捐款。

为了他,更是为了絮儿,如今太上皇并没有追究他的事情,而绝王应该还不知道是絮儿给上官云端下的毒,所以,他要快点离开。

上官云端微微一笑,倒也感觉到真的有点渴了,便伸出手,接过那个宫女手中的茶。

她这种话气,便是完全的没有把上官云端当成一回事。

上官云端说了那么多,可是到现在,到还没有说是比什么呢。

这种情况下,自然应该选两个人都没有看过的书,但是却也无法避免有人看过的可能。

她就认定了,上官云端一定会输给她。

那些夫人看到面前的情形,本来就一下下吓的全身发抖,听到上官云端的话,自然是求知不得,纷纷应道,“好,好。”

蓝岚暗暗的呼了一口气,极力的压下心中的怒火,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上官云端,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怎么?王妃竟然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本公主吗?”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一双眸子直直的望向上官云端,沉声问道,“王妃意下如何?”

皇上听到她的话,怒火自然是更加的升腾,刚想要再次开口说什么。

夜无痕的眸子中,却是多了几分冷意,他是知道她的特别的,知道,她是一个有主见的女子。

“你这孩子,还谦虚呢,这要是还不好,那怎么才算好呀,雨儿的刺锈可是无人能及的。”老夫人回过神后,连连接口说道,只是一双眸子还望着上官云端,脸上也带着几分不在自,目光也微微的有些闪忽,似乎在确定着什么。

门外的护卫认的凤阑绝,所以犹豫了一下,并没有阻拦,而是连连的进去禀报,只是,这位公主却已经紧跟着人家闯进去了。

“你,你这丫头,实在是太过无礼了。”老夫人气结,一张脸微微的涨红,她竟然在自己的府中被一个不明身份的丫头给当众顶撞,这让她的面子往哪儿搁?

她的话语突然故意的停住,然后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难道,你也以为,我是他的女人?”

“拜访朋友?”依琴微微蹙眉,再次压低声音说道,主子平时的身份是将军府的大小姐,人前都是装傻的,所有人的只知道欺负主子,看不起主子,哪有什么朋友呀?

这儿有主子的朋友?

而且,这阁厢院并不是特别大,为何,他们转了这么久呢?而且,这一路转下来,他们也没有感觉有什么特别的异常的地方,似乎只是在中间的时候,穿过了一个过道。

“皇上放心,属下一直让人在阁厢院外守着,这其间,没有一个人离开,就连一个下人都没有离开过。”那个侍卫听到凤阑锐的话,再次连声回答道,这次的话语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得意。

他的话语再次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不过,那些大臣的夫人们,也都刚刚进了阁厢院。”

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怀中拿出一个极为精致的小瓶子,递到了李大人的手中,说道,“你将这个交给皇后,若是皇后相信我的话,就服下吧。”

所有的事情都稳定下来后,夜无痕便要回去了。

“好,我现在清楚的告诉你,我,凤忆希不会再嫁给你。”凤忆希自然听的出他话语中的意思,只怕以为她是故意的拒绝他,其实心中是想要嫁他的。

众人再次纷纷惊滞。

“皇上,这也有可能呀,毕竟当时李贵妃与王爷都昏迷了,若是有人做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呀。”皇后也在一边继续说道,她也在猜想着,会不会是那个傻子换了茶。

“皇上,一定是有人要害臣妾,想要除去臣妾,皇上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呀。”上官云端离开后,李贵妃再次的哭了起来,而且还真的挤出了几滴眼泪。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只是不等李贵妃开口,夜无志便狠声说道,“皇后与李贵妃本就是水火不相容,对本王一向也是看不惯,只怕早就想除去我们两人,所以,这件事,皇后的嫌疑最大,更何况除了皇后,别人也没有这个胆子呀。”

夜无痕本来也想要去看看她,但是,看到这面前的情形,总要有一个人来收拾,而若是靠皇上,只怕这件事,永远都查不清楚了,为了上官云端,他就管一次闲事。

“还有这种说法?”一个小丫头一脸好奇地说道。

“王爷,这可不行呀,新娘子上轿之前怎么能吃东西呢。”老夫人连连着急的拦着。

“那天,我告诉她,你是真心爱她的,让她不要嫁给绝王。”秦思柔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只能将那天的事情告诉他。

不过,想到其它的人都不认识她,而凤阑绝在没有成亲之前,应该会避嫌,不会去马车上,只要凤阑绝不在,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以前,她冷漠对他的时候会喊他绝王,而每次生气或者着急的时候,她会喊他凤阑绝,他怎么都想不到,她这次醒来,竟然会喊他绝,而且,还是一脸的轻笑。

这一刻,他明白了,她答应嫁给凤阑绝绝对不是为了报复他,也绝对没有丝毫的勉强,因为,从她的眼神中,从她的轻笑中,从她那亲密的称呼中,都不难看出,她的心中早就已经有了凤阑绝。

只是,从那时起,他便不会再轻易的相信任何人,他以为,任何一个接近他的人,都是有目的,都是想要害他的,甚至包括一直追着,要嫁他的以前痴傻的上官云端。所以,他错过了上官云端。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狠声道,“任何胆敢伤害你的人,本王都不会放过。”

“是,她现在正被夜无痕关在密室中。”凤阑绝没有想到,她会突然的转移了话题,微愣了一下,却仍就回答道。

“什么特别的通道?”凤阑锐微愣,眉角紧蹙,有些疑惑的问道。

只是,凤阑锐醒来后,便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见任何人,也不跟任何人说话。他去了几次,都被关在外面。

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密谋造反,控制了太上皇来夺皇位。

“凤阑锐,你生性多疑,永远不会相信任何人,包括一直帮着你的人。”凤阑绝的唇角再次微微的扯出一丝冷讽。

“凤阑绝,你不要在这儿胡说八道,母妃在十五年前就已经死了,你……”凤阑锐听到凤阑绝的话,神情间突然多了几分异样,连连出声否认道,很显然,他很紧张他的母亲。

“哈哈哈。”玲妃却突然的大笑出声,那笑声中,有着几分疯狂,有着太多的恨意,却独独没有丝毫的悔意,片刻之后,笑声猛然的停住,再次狠声道,“本宫不需要你们动手。”

“将他拿下。”太上皇再次冷声命令道,他不可能会让凤阑锐逃走,留下祸根。

但是,她虽然不太了解夜无痕,却也相信,他不会做出这般卑鄙的事情,他若是想要逼她,有的是办法,根本不必这么麻烦,更何况,若他只是为了逼她,刚刚她说漏嘴,他就不会那么一语带过。

而且,这也关系着上官凌霜接下来的去留的问题。

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将玉儿的妻子的画像夹杂在里面,让玉儿辨认,偏偏刚刚玉儿中了他的计,掉以轻心,没有注意辨认。

尚书大人也是暗暗的一惊,对于丞相大人的狡猾,他是最清楚的,丞相大人是断然不会让人这般轻易的抓到李玉的罪行的证据的。

丞相眉角微挑,慢慢的说道,虽然称那话不是他说的,但是那话语中的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

“本王的决定,还容不得他人干涉。”凤阑绝双眸微眯,对李贵妃更是一点都情面都不留。

“那王爷想要如何的证明?”皇上看到凤兰绝的一脸的绝裂,知道没有挽回的余地了,遂沉声问道,声音中带着些许的试探,心中却还暗暗有着几分庆幸的心理,这事,应该不是那么好证明的。

夜似乎越来越深,那月光慢慢的落下,一切都陷入了那无边的黑暗中。

今天是她们的大婚之日,但是在这一天,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若说二皇子与皇子的事,是皇室中的争斗,她还能理解,但是那个女人的出现,却是真的让她。

而夜无痕的唇角也微微的扯了一下,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但那一脸凛然的神情便足以说明一切。

“恩,是呀,叶神医的医术可是无人能及的,由叶神医在此,云儿就什么也不必担心了。”皇后也微微的点头轻笑道。

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微微的隐过几分怒意,皇上的话语听似有些为难,实际上,却似乎想要通过这事来打击爹爹。

所以只能想办法先引开他。

像她,并不见的就一定是她。她的聪明,她的狡猾,他可是已经见识过了,不可能再上她一次当。

她们所坐的椅子,中间都有一个小小的桌子,所以从后面放茶,也是可以的。

月儿彻底的惊呆了,愣愣的望着眼前不可思议的情形,忘记了所有的反应。

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他也不想把事情弄的太僵。

突然想起,今天早上去给太上皇请安时的情形,当时,太上皇倒是并没有太多的异样,不过,精神似乎有些不太好,太上皇说可能没有休息好,所以,用过早膳后,就又睡下了。

或者。

那个侍卫本来就有些担心,一听到夜无痕,身子便猛然的僵滞,一双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担心,但是态度却也变的更加的恭敬,连连陪着笑道,“王妃,这真的是太上皇下的命令,太上皇下令说,谁要是违抗,私自放其它的人进宫,就要处死。”

凤忆希虽然不太清楚上官云端想要做什么,但是却十分的配合,甚至没有出声问她,生怕被人发现了。

两个宫女这才转身,望向她们,有一个宫女似乎认出了她,脸上更多了几分惊愕,不过,神情间的害怕,倒是少了几分,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母后,若是大殿那边传来了消息,若是新皇不是绝,那么我们的处境就很被动,也很危险,而且,到时候太上皇就更危险。”上官云端暗暗呼了一口气,脸上多了几分冷冽,却也更多了几分坚定。

“皇嫂,你想怎么混进去呀?要不要我跟你一起进去?”凤忆希再次说道,想要陪上官云端一起进去。

凤阑绝的心中猛然的一沉,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大的可能,一向疼他的母后对他的亲事竟然不理不采,而且他这么久没有回京,她也并没有迎出来……

传言中,太上皇在位时,一直都没有皇后,而且后宫中也没有几个女人。

“皇爷爷,你到底想说什么?”凤阑绝终究还是忍不住,轻声问道,他看的出,虽然皇爷爷的表情有些复杂,但是望向云端的眼神中似乎带着几分情不自禁的喜欢,很显然,皇爷爷应该是接受了云端的。

听到凤阑绝的问话,便纷纷的望向床上的太上皇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一派胡言。”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扫过他们,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那一身的寒气,似乎让这周围的空气都冰上了几分。

若是皇上不同意,更可以治他的罪,毕竟,他身为臣子,在皇上刚登上皇位时,便说出这样的话,明显是对皇上有意见,对皇上不满。

只是,先前的几次,丞相大人一直都是帮着凤阑绝的,甚至还帮过她一次,她真的希望,丞相大人会是第二种可能。

他研究的太过专注,竟然连凤阑绝跟上官云端进来,都没查觉。

既然是被告人,自然要传上公堂。

其它的侍卫都离开后,隐突然不知道从何处冒了出来,而且还是带着素容一起来的。

而这个丫头,就是一个没有见过任何世面的小白兔,一副惊惊怕怕的样子,若是不事先做好她的思想工作,让她尽量的放轻松,很容易会让人发现破绽,毕竟这个敌人实在是太狡猾了。

“可是我的衣服破了。”上官云端刻意的提醒着她。

因为心惊,便也愈加的不敢掉以轻心,那人在这皇宫中,都能将这一切设计的天衣无缝,若真的要对爹爹不利……

那一刻,他突然有一种想要站起来,带她离开的冲动,而且,他也真的打算那么做了,因为,他的身子,正下意识的想要站起。

她本能的想要躲开,但是只可惜,她现在根本就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匕首慢慢的落下,她的眸子也极力的圆睁,将她心中的恐惧一点一点的放大。

她的脸也是完全的扭曲,凄惨而恐怖,胸脯仍在微微的起伏着,只是那跳动的浮动似乎越来越弱了。

天下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娘亲呀。

“你杀了雨儿,还有害死鸾儿的帐,我会一笔一笔的跟你算清楚。”上官傲天双眸微眯,一字一字危险的说道,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狠毒的女人。

“我想请王爷帮我找寻依琴与流萧的下落,昨天,我原本是想让他们陪我一起去凤月国的,但是后来,他们一直都没有到,应该是被上官凌雨安排的人阻拦了,不知道到他们现在。”上官云端的话微微的顿住,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担心。

很难想像的出这样的南宫逸竟然会是当今商业的巨头。

他先前说,会让她生不如死,她知道,他绝对做的到,所以,她现在,真的想直接死了算了,不要再受那无尽的折磨。

爹爹怎么会在这儿?(刚刚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有些事情,凤阑绝还没有来的及跟她说清楚。)

他们痛恨上官凌雨的残忍,都想要处置上官凌雨,但是却不能不顾及上官傲天。

他真不知道,上官凌雨怎么会有那样的想法。

但是,感情的事情,却是谁也说不准的,他与她终究还是错过了。

这话,也真亏她说的出,上官凌雨差点害的她没命,她还要为上官凌雨求情?

只是二夫人的眸子却是微微的垂下,眸子深处,隐过几分慌乱,没有想到,老夫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老夫人如此一说,当年的事情,肯定会一一的揭开,到时候只怕……

“不用。”上官云端自然明白月儿的心思,低声回绝了。

蓝岚的身子猛然的绷紧,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紧张,或者还有着那么一些害怕,她此刻只能在心中暗暗期待着,上官云端不要超过她,千万不要超过她。

上官云端却突然伸手按住了她,示意她不必着急。

她此话一出,众人更是彻底的惊住,在这个古代,向来都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的好了,就自己的幸运,嫁的不好了,那就是自己倒霉,也只能认命,从来没有人想过要反抗自己的婚姻,更不要说什么不字了。

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些学武的女子多半都是逼不得已的。

前面坐在马车上的凤阑绝与上官云端却并没有注意到后面的轿子,此刻,两个坐在马车中,说说笑笑,他的笑声,时不时的传出来,而她的笑意,也伴着他的笑声传开。

其实上官云端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不得不说,这个上官凌雨心机的确够深。

上官云端暗暗思索着如何让外面的人知道这儿的情形,或者等依琴快点回来,依琴回来后,自然不会管那些吩咐,会直接的进房间。

凤阑绝的心中猛然的一沉,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大的可能,一向疼他的母后对他的亲事竟然不理不采,而且他这么久没有回京,她也并没有迎出来……

“太上皇病重,所以皇上与皇后都守在泰和殿。”那个太监小声的解释着。

只是,刚刚走进来的凤阑绝的身子却是明显的僵住,一双眸子中快速的漫过无法控制的心疼,拉着上官云端的手,更是下意识的收紧,还带着微微的轻颤。

而且,他现在的表情,明显的不仅仅是高兴那么简单的,而且似乎不是为了他,而是完全的针对云端的。

上官云端虽然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是还是下意识的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他那只手满是折皱,但是却仍就修长,仍就宽大。

有那一刻,他感觉到自己怕脚步似乎完全的失去了控制,无法向前移动半步,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前方仍就灯火通明的房间,眸子深外漫过明显的心疼。

“我,我这不是没事吗?”上官云端暗暗的呼了一口气,有些心虚地说道,她承认今天的事情的确是危险了点,但是,事情已经到了那个份上了,还由的她选择吗?

“夜无志。”凤阑绝双眸微眯,脸上多了几分冷意,那个男人可是风流成性,天天泡在女人堆里,他突然微微的推开了她,沉声道,“他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难道,她到现在还以为,他会跟其它的男人一样,在意的会是她的外表吗?

说话间,再次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双眸中更多了几分异样的复杂。

而且皇后不是说已经通知了凤月国,迎亲的队伍,应该很快就会来了。所以嫁就嫁吧。

她既然参加了这选亲,在皇宫大殿之上,他若选中了她,她根本无法拒绝。

而进来后,那‘宫女’便将她带到了这边的空位子上。

夜无痕此话一出,整个大殿上,顿时引起了不小的燥动,众人都纷纷目瞪口呆的望向夜无痕,真的很怀疑,刚刚那话,是从夜无痕的口中说出来的。

夜无痕听到她的话,看到她的动作,脸色微微的缓和了些许,眸子中的怒火也慢慢的散去,看来,她还知道她是他的王妃呀。

管他呢,既然他自己都不在意,她啥紧张什么呀。

双眸微转,再次望向那香囊时,发现似乎也并没有那么难看了。

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明白皇后的意思,不想让她知道那件事,免的她担心,便微微的点头道,“恩。”

当然,她也可以通知太上皇,让人加强对国库的防守,那样一来,二皇子可能就真的偷不走银子了,但是,凤阑绝想从皇上的手中拿银子,仍就会受皇上的刁难。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在这其间,太上皇悄悄的离开了,而皇后看到皇上醉的不省人事,便只能吩咐人将皇上送回去。

“是呀,是呀,都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看把你急的。”上官凌霜也附和着说道,很显然还想把她当傻子骗。

似乎完全的换了一个人似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到时候,不仅仅是霜儿会受到惩罚,她肯定也是躲不过的。

她并非心疼这些东西,而是心疼爹爹的那份心意,而且,在她的房间,她的地盘上,又敢能容认她人这般的撒野。

她的双眸中闪过几分阴冷的狠毒,虽然爹爹疼爱上官云端,但是这府中,还有奶奶,奶奶可是一直都是向着她们的,只要她与霜儿说法一致,将一切的过错都推到上官云端的身上,在爹爹回来之前处理好这件事。

“娘,好痛,我好痛呀,这个傻子,她,她竟然将我的手腕折断了。”上官凌霜一看到二夫人,便急急的哭诉,而此刻,她那被折断的手腕还扣在上官云端的手中。

上官云端并没有理会她,将她的房间弄成这样,将爹爹送给她的东西扫在地上,只是折断了她的手腕,算是便宜她了。二夫人看到上官云端无事般的样子,微愣,怎么今天这个丫头似乎跟平常有些不一样呀。

“上官云端,你太可恶了,霜儿只不过看看你的东西,你竟然就将霜儿的手腕给折断了,她可是你的妹妹呀,你也太残忍了。”二夫人听了上官凌雨的话,一双眸子中漫过满满的愤恨,怒声吼道,不过,声音却仍就带着几分掩饰不住的得意。

她这话,对一个自负而狂妄的男人而言绝对是一种侮辱,而夜无痕恰恰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

俨然就是模仿她那天晚上的口气。

只是,她此刻带着面纱,看不清她的容貌,只看到她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

那个女人的眸子中,带着一种让人无法躲避的冰冷,而她的此刻站在房门外,身体挺直,更有着一种拒人与千里之外的冷冽。

“奴才参见娘娘。”那小太监微惊,连连的恭敬的行礼。

也对,这深更半夜的,她在这皇宫中乱串,这李贵妃的确可以随便安排个‘不认识她的侍卫’来杀了她。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还真的对着她身边的宫女吩咐道,“你去告诉皇上,上官小姐走累了,在后花院休息,就让皇上带上官将军过来这边吧。”

话语微微的停顿了一下,眉角微扬,再次轻笑道,“哦,本宫知道了,皇上最喜欢在这儿赏月了,一定是刚刚皇上想在这儿品茶赏月,特意让人准备的,可能,后来上官将军进宫,所以,皇上还没有来的及品尝就离开了。”

上官云端望向她手中的茶杯时,心中多了几分好笑,哼,看来,那杯茶也是她事先准备好了的。

“喝吧,真的很好喝的,不信你尝尝。”李贵妃开始诱哄着她,仍就对着她一脸的轻笑,但是心中却是恨到了极点。

虽然,李贵妃没有练过武功,但是,这一下,可以说是用足了力气,一脚踢下,痛的上官云端暗暗的抽了一口气。

真是一个禽兽不如的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