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此生爱你不悔 第30章:五色相宣

此生爱你不悔

考哇拉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8613

    连载(字)

18613位书友共同开启《此生爱你不悔》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五色相宣

此生爱你不悔 考哇拉 18613 2019-09-02

那些身影,庞大无匹,每一尊都散着半步脱的气息,那是盘古与时间魔神足足九世的魔躯,此刻被引动归来。

皇上听到他的话,双眸微闪了一下,脸上也多了几分狠绝,似乎突然的做了决定一般,狠心道,“好,就依你说的办。”为了他的皇位,他必须得拼一次。

只是,众人却也都明白他的无情,只怕,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好事,他可不是那种好心的人。

此刻他的脸完全的阴沉,眸子深处是那种让人毛骨竦然的狠绝,但是在那份狠绝之下,却隐着一份让人心酸的心疼。

从给上官云端的检查,以及刚刚看到凤阑绝的表情,他可是完全的可以肯定,凤阑绝在此之前,是绝对没有碰过上官云端的,那么凤阑绝这声谢谢,又是以怎么样的心态说出口的?

上官云端心中微微多了几分不解,虽然他这些的誓言让她感动,但是他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却让她感动有些怪。

“王妃,送给你,王妃就像这花儿一样美。”一个小女孩挤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将手上的一朵鲜花递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这花不是什么名贵的话,而只是一朵野花,她的手上还沾着些许的泥,可见是刚刚从一边采来的。

她感觉自己越来越迷惑了,越来越不懂,那个女人跟他是什么关系了?

凤阑绝也有些好奇,他虽然十分的了解她,但是此刻却也猜不出,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是,他那声音中,却有着怎么都控制不住的激动,她的这一番话,让他怎么不感动?

这严大人做事,还真是严谨,为了做到真正的公平,竟然直到那侍卫拿了书来后,才将自己的那一本拿了出来,他显然是不想在此之前让任何一方看到那书上的任何的内容。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蓝岚看到众人对上官云端的态度,心中那叫一个恨呀,本来是想要让上官云端出丑的,却没有想到,反而让上官云端得到了众人的尊重。

而房间内除了那丫头,更看不到其它的人。

只是,后来隐查到的一件事情,却让她的心中有了答案。

“绝王,若真按你所言,云儿写的那些答案,只怕不会是对的吧?”皇后略带惊颤的问道,她是亲眼看到上官云端飞快的写下那些数字的,若真绝王说的那样,她怎么可能想都不想说能够写的出来呢?

“或许有呢?只是聊两句,可以吗?”秦思柔的脸上多了几分笑意,那双望向她的眸子清澈如水,不见丝毫的杂质。

“恩。”秦思柔的脸上绽开淡淡的轻笑,很美,很美,带着几分柔软,却显出她那不食人间烟火的飘逸。

整个将军府忙成了一团,所以,没有人注意到……凤阑绝的确是跟过来了,其实,他可以让隐来跟踪她的,隐跟踪人的能力是无人能及,但是他心底里,却不想别人搀和进她的事情中,那怕是他最信任的隐。

丞相大人显然听到了隐话语中的冷意,所以没有再出声,只是脚步似乎微微的缓慢了些许。

“哈哈哈。”夜无忧微愣,随即狂笑,大笑的同时,双手忍不住的拍着桌子,“哈哈哈,上官云端,你能不能再蠢一点,哈哈哈,笑死我了……”

只不过,脸上的怒意,却是慢慢的隐去,唇角反而慢慢淡开几分轻笑,那笑极为的灿烂,极为的眩目。

只是,只有了解她的人才会明白,此刻的她,是多么的危险。

“李大人,你先下去吧。本宫找皇上还有点事呢。”上官云端微微一笑,望向李大夫说道。却是恰好打断了凤阑绝的话。

“夜无痕,你一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话,微微的有些心酸,终于开口说道,她知道,现在的夜无痕,还不能忘记她,但是她知道,时间久了,他会慢慢的淡忘,就算不能淡忘,也会将她慢慢的藏在心底的某个角落里。

“你不要再问了,总之我跟你是不可能的。”秦思柔用力想挣开他。

当年母妃带着他独自去了遥远的雪山,只为了医好他的病,雪山常年冰寒,没吃少喝的,他还能承受,只是母妃的身体却是承受不了。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两年前,不理会她的心情与处境,毅然的悔婚,今天,竟然又不顾她的意思,再次的来正式的提亲?

原本听到她的惊呼声,有些疑惑的几个女人,纷纷露出一脸的鄙视,还真是够傻的,到现在才发现那丫头死了。

她们平时,可是从来没有见王爷笑过,更不曾听王爷说过这样的话,而王爷此刻竟然会对一个傻子……

若是她真的在这里面下了毒,可能会自己喝吗?而且,她喝了以后,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呀。

难怪那傻子说这茶好喝,原来竟然是雪凝,雪凝是极特别的茶,听说是生长在雪山的高处,而且,据说百年才能采摘一次,所以极为的珍贵。

只是,此刻李贵妃也是一脸的错愕,有些摸不着头绪了,她没有用雪凝呀,她先前也只是用的一种极普通的茶,她怎么可能把雪凝那么珍贵的茶拿给那个傻子喝?

“儿臣不是那个意思,只是,雪凝这么珍贵的东西,自然要好好的收着,怎么会轻易的。”夜无志欲言又止,双眸别有深意的望了一眼上官云端手中的茶壶。

“哦,好困呢,我要睡觉,我要睡觉。”上官云端故意的打了一个个的哈欠,然后有些不满地喊道。

“哼,谁知道你安的是什么心,或者你就是故意这么做的,给本宫与王爷下毒,到时候,还让皇上误会是本宫自己的泡的茶。”李贵妃很显然早就想到她会这么说,这现成的话,已经等在这儿了。

而与此同时,月儿扶着上官凌雨慢慢的向着外面走去。

头顶喜帕的上官凌雨那声奶奶差一点就脱口而出了,突然想起,上官云端从来不喊奶奶的,以前是老夫人不允许她喊,现在只怕是上官云端自己不想喊。

“老夫人,奴婢有重要的事情跟将军说。”李妈虽然有些害怕老夫人,但是却没有退下去,而是鼓起勇气说道。

这是当年他送给鸾儿的,而且是他亲自给鸾儿戴上的,她回来的时候,在鸾儿的身上并没有发现这根链子,原本以为,已经不见的,没有想到。

“刚刚突然感觉到有些头晕,可能是早上起的太早,折腾了大半天,又没有吃东西,饿了。”上官凌雨微微压低声音说道,她自然是模仿着上官云端的声音,而且模仿的极像,在场的人,并没有一个人听到一丝不同。

“你告诉她了?”夜无痕听到她最后一句话,却是微微的一惊,低声轻呼道。

秦思柔愣住,他终于想通了,只是,他就算想通了,也不用这般的张狂吧,怎么着,也应该掩饰一下,这叶寒可是绝王的朋友呢,要是去通风报信,只怕他根本就没有机会靠近上官云端了。

叶寒微愣,特别是在对上她那一脸的轻笑时,心中更多了几分疑惑,她的男人去抢亲,她不是应该伤心,难过吗?竟然还笑的出来?

上官凌雨的心中却是暗暗的担心,若是上了马车,那么宽敞的马车上,肯定不止她一个人,会不会被看出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