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此生爱你不悔 第36章:朝钟暮鼓

此生爱你不悔

考哇拉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8613

    连载(字)

18613位书友共同开启《此生爱你不悔》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朝钟暮鼓

此生爱你不悔 考哇拉 18613 2019-09-02

他惊恐不安的看着这一切,犹如受惊的小鹿。

…………

这些鞑靼人,为何就这般不开眼?

陛下反手之间,就将鞑靼勇士突兀,像是掐死一只菜鸡一般,只片刻功夫,就捏断了他浑身的骨头,丢下了天坛。

方继藩道:“儿臣当时见这夺目的光华,便忍不住想要拜倒,再无他念,只想着,吾皇万岁,心里这般默念之后,陛下已将那突兀,一脚踹飞,陛下……实在是神鬼莫测,儿臣佩服。”

皇帝居然抓住了突兀的胳膊。

这一点,像自己。

王守仁见恩师快步登上了台阶,在自己身后,他没有回头,只是身躯微微一颤。

那萧敬,也不是单纯之辈。

而至于各部的首领,反正他们也没见过皇帝,还能咋样?

在大同二十里。

方继藩转身就想跑。

“不少了。”方继藩很欣慰:“就这两日了,你说话的声音,需再压低一些,还有,要保持你这死鱼脸……,不,保持你这不苟言笑的气度,为师将希望,都放在你的身上,若是出了危险,你可要小心,你放心,为师会在百丈之外,保护你。”

朱厚照笑嘻嘻的打量着他,忍不住拍手:“好,好的很。”

方继藩打起精神:“是吗?可有确切的消息?”

卧槽……

皇帝戴上了墨镜,王不仕也戴了,大家一看,稀罕哪,仿佛这已成了自己区分寻常人的象征。

弘治皇帝心里说,朕细细想来,你方继藩好大的胆,朕等所佩戴的,乃是小圆墨镜,你方继藩的镜片,为何就这么大,这算不算是坏了礼法?

但凡要做大事,首先得有人才……现在银子有了,就差人才了。

最好全天下的人,都不认识自己。

众商贾纷纷围拢上来,什么叫气派,这才叫气派,王老爷威武,果然不愧是首富,看看人家这做派……

你看,别人也戴眼镜,老夫也戴眼镜,这个眼镜呀,它一个黑,一个白。虽是显得出众了一些,可是……戴着挺好的。

很贵的镜子呢。

弘治皇帝,更不至于如此为这个而治罪,这……就真的没王法了。弘治皇帝感慨。

可方继藩这家伙,信誓旦旦,说是有一人,可以办成这件事。

弘治皇帝看着方继藩,方继藩看着弘治皇帝的眼神。

现在好了,家奴也充塞了进来。

方继藩摇头:“陛下,这件事,只能邓健去办,王守仁等人,不及邓健之万一,给邓健提鞋都不配。”

弘治皇帝眯着眼,眼里掠过一丝凶光,冷冷问道:“那么,若是你方继藩,也诽谤太祖高皇帝呢?”

国富论之中,其中最可怕的敌人,就是银子流不动了,一旦流不动,大量的作坊,失去了需求,会纷纷倒闭,无数的匠人,因此而失去生计。

看着阔别已久的京师,然后……他迷路了。

以往的时候,生产力只有这么一点点,所有的财富,都是指望着地里种植出来,而地里的庄稼,是靠天吃饭,而且土地也有限,巨富们越是奢靡,底层的百姓,越是凄惨。

方继藩和朱厚照联袂而出。

众人精神一震,依旧冲杀。

“你看,在这黄金洲里,竟能发现这样的祥瑞,这足以证明,我大明经略黄金洲,乃上天的恩旨,这黄金洲,乃上天赐予皇帝陛下的礼物,大明据有此地,定当万世永昌,国祚绵长!通知所有人,立即赶路,不要逗留了。”

接着,王不仕一身旧袍子,一副勤俭节约的穷官僚模样,信步登堂入室。

或者,有人得了一笔横财,却捂的严严实实。

他几乎已经可以确信了。

许多人身躯一震,眼里放光。

刘瑾身躯颤抖。

而后,朱厚照和方继藩上了藤筐,这藤筐更大,更宽敞,里头的设施,统统齐全。

他哭了。

这个时代,虽然有朝廷亏空,或是地方官府卯吃寅粮的问题,可这毕竟,还很原始,而似这般,大举借贷的,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这位贵客,甚至连当地的葡萄牙总督,都对他恭敬有加。

他努力的使自己冷静下来,接着道:“好,很好,你做的很好,来人,赐予他三十个金币,从现在开始,你将是我的私人顾问,如果……如果我们能够征服大明,你将得到双倍的报酬。”

今日的气氛,出奇的凝重。

现在,要修铁路了。

方继藩凝眉,不让人见识一下,铁路带来的巨大效益,怎么能将这铁路推广出去呢?

…………

奏报送到的乃是兵部。

陈列显得不安,忙是磕头:“陛下,王先生所说的白令海峡,实是艰难啊……”

陈列颤声道:“陛下,臣非是贪生怕死……”

“他带着数十人,继续东行……”

香儿的书读的不多,曾经,是自学,可惜这自学的学问,毕竟有限,偏偏她倒好学,而今,有了条件,便更用功起来。

庙堂之上,这样的话,不该由皇帝说出口。

弘治皇帝狠狠甩了甩袖口,冷笑道:“这真是满门败类,蝇营鼠窥之家,查一查,其三代血亲,可还有为官的吗,朕怕只怕,这些人为官,蝇营狗苟,莫要害了百姓,若还有,连同着这刘焱,一并罢黜,尔等口口声声,圣人之道,自居清流,自居读书人,却哪有半分读书人和大臣之风,滚出去!”

小梁……

此时,这梁如莹已是女医院医正,又得太皇太后的宠爱,是太皇太后的恩人,他哪里敢说半个不是,于是乎,他期期艾艾,竟是不知说什么是好。

可是,举人的功名没了,甚至……这永不叙用,就意味着,自己一辈子不允许参加科举,自己…………完了。

方继藩顿时神清气爽,他喜欢这样的感觉。

朱厚照继续掏出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厉害了,这个是肝,大家有没有吃过豚肝?切成片儿,放入油锅,再和蒜头、葱姜混炒……”

“老方,我怎么瞧你看那梁如莹,眼里别有意味。”

梁如莹已开始敢战战兢兢的进行解剖。

西山医学院之所以厉害,其本质,就在于有足够的银子,可以供学生们折腾。

可梁如莹却觉得方继藩很和气,是个举手投足,都谦谦有礼的君子,因而,时不时的捧着各种论文请教。

人死了,大家能哀悼一下,这人又活过来……还要故作愁态,这实在是考验到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了。

弘治皇帝坐下,看了一眼方继藩,呷了口茶,而后笑吟吟的道:“继藩,现在,你可算是松了一口气吧。”

大家低着头……不吭声。

弘治皇帝抚案:“萧伴伴,说的有道理,既如此,那么就如此吧,朕要传召钦天监,想听听,钦天监对此,有什么看法。”

梁如莹显得不安,却还是欠身坐下。

众人鱼贯而入,至奉天殿,分班而立。

弘治皇帝想张口说什么。

他现在满心悲痛,心情极差,不禁勃然大怒,萧敬在后头,察言观色,自也明白陛下的心理,便厉声道:“都住口!来人,将这些不知所谓的人赶出去!”

因为接下来,他终于找到了方继藩无法无天,为所欲为的罪证。

萧敬还是很有羞耻心的,虽然是太监,那也还算是正直的太监,他浑身打了个哆嗦,看到这一幕场景,居然下意识的伸出手掌,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朱秀荣自此便开始郁郁起来。

本宫无用?

这让他担忧起来,命女医去诊视,可结果,却是娘娘身子还不错。

现在要看书了,自是心如止水。

好在方继藩内心强大,忙是行礼:“儿臣能为陛下所信重,为陛下所厚爱,起于阡陌,实是荣幸的很,儿臣自当效犬马之劳,为君分忧,是儿臣的本分。”

对付方继藩,你不能放狠话,思来想去,也只能如此了。

方继藩忙是捂着他的嘴:“殿下,慎言,我们是正经人,别这样,殿下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兔子不吃窝边草啊。”

朱厚照鄙视的看着方继藩:“老方,你真是龌蹉啊,本宫是缺女人吗?本宫缺的,是认可,是欣赏。”

方继藩一脸懵逼的看着王金元,而后抬腿便是给王金元一脚:“说女医院的是非,不就是侮辱我方继藩的人格。”

弘治皇帝从袖里,掏出了一沓厚厚的足彩,这都是足额投注,有几千两银子的投注。

至于这奏报里,各种骂娘的,他不再看了,直接搁置到了一边。

监正对答曰近日所观测的天象,新津郡王死而复生,乃天意,亦是列祖列宗的本意。

得了陛下的暗示,方继藩便匆匆的回到了西山,方才知道,这群孩子,果然自己折腾出了个足球队。

…………

朱大寿的文章,对于周刊而言,就是贩售的保证。

“不是听说,他发病时才和气吗?”

传报的乃是通政司堂官。

刘健痛不欲生,艰难的回眸。

却发现,李东阳正一脸焦灼的看着自己。

“现在该怎么办?”刘健识趣的打断了这个典故,继续询问。

弘治皇帝左右看了看:“起驾,回宫!”

说着,三两步赶上去。

又是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