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此生爱你不悔 第38章:焚林而田

此生爱你不悔

考哇拉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8613

    连载(字)

18613位书友共同开启《此生爱你不悔》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焚林而田

此生爱你不悔 考哇拉 18613 2019-09-02

暖意的声音中,掺杂着无奈。

乔天翎随即上前搀扶着唐心若,低调的走出警局,陶诗敏气坏了,但是也没有办法,只的先行离开。

“乔爸爸,你可来了,我都饿了,妈妈说,你不来,就先不能吃,不然是不礼貌。”小女孩委屈的告状道。

唐心若如今有三个多月的身孕,每个月都会定期的到医院去产检,大多数都是乔天翎陪着,赶上乔天翎忙的时候,她就一个人来。

他拉过被子给她盖好,感觉到她的手搭在他的腰上,嘴里还含糊不清地说:“大叔……不要离开我……一直都陪着我好不好啊……大叔……唔……大叔……妈妈……爸……我有大叔了……嘻嘻……”容析元先是一愣,随即哭笑不得,她这是梦到什么了,怎么好像是梦到她父母还有他?

但容析元却没有受到影响,他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很像个耐心的长者。

虽然尤歌想清楚了不会在这种节骨眼儿上将容析元逼得远离她,但她今晚也没打算让他进去睡,照样将门关好了,可这样真的就能阻挡他么?

经过这几天,尤歌对于她和容析元之间的游戏已经很熟悉了,还喜欢上了这种滋味。

霍骏琰的脸色又严肃了几分:“不太可能是郑皓月,我们可以将思路变个方向……兴许是他的亲人呢?据我所知,容析元的父亲虽然死了,可他的母亲是谁,这么多年,一直是个谜。”

霍律师站上前来,高声说:“大家听明白了吗?尤歌和容先生是挚友,她的生日礼物就是那套首饰,大家不用担心这件事有损宝瑞的声誉,容先生目前对宝瑞的进度还是很满意的。”

“尤兆龙,宝瑞集团的创始人,你应该对他不陌生了,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你为什么要请雇佣兵谋害尤兆龙和他老婆?”霍骏琰的声音在这样安静的空间里显得格外清晰,隐隐带着一丝威压。

这又是干啥?

===========

“只要是嫂子做的饭菜就行。”佟槿笑得很开心,像个大孩子。

“所以说嘛……”许炎长臂一伸,搭在尤歌肩膀上,邪气地挑眉眨眼:“咱俩是同类,俗称的很般配。”

这种顶级的展销会就是品质保障,让消费者能买个放心,为商家竖立良好形象。因此,鉴定区特设为公开区域,人们可以透过透明的玻璃窗,看到里边工作的场景。

尤歌几乎整个人都贴在玻璃窗上了,水灵灵的大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专家手里的戒指,她真恨不得能钻进去看啊……这是一次难得的观察机会,每一个细节她都不想放过。

“我说的是真的。”许炎难得的正经。

容析元那么倔强的人当然不会点头了,可尤歌觉得许炎来得正好。

霍律师是尤歌的父亲生前好友,也是宝瑞集团的法律顾问,认识郑皓月也多年,郑皓月很少见霍律师这么焦虑过。

“这老头儿脾气太怪,警觉性也很高,我派去的人,没有从他嘴里得到有价值的消息,无法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彭楝。”

“忍……不要理他……我忍……忍……”尤歌尽力保持着不动,辛苦地忍耐着耳边的热气,全都是他的呼吸。

“胡说!谁会等你,我本来就睡了的,是你把我吵醒了!”

尤建军与尤歌之间虽然也是血亲,但由于当年是郑皓月成为了尤歌的监护人,这些年来才得以在总裁的位置上独揽大权,因此,尤建军与郑皓月是表面和睦,实际内心最忌讳的人就是郑皓月。

他邪魅的浅笑浮现在嘴角,手臂撑在她旁边,无赖似的说:“我洗得香喷喷的,你却让我睡沙发?这么暴殄天物,是不是太浪费了?”

望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尤歌脑海里不断浮现出一些画面,悲的喜的,欢笑的泪水的,各种酸甜苦辣都涌上心头,再想想现在与他之间,是不是真的感情稳定了?他昨晚还跟翎姐深更半夜在一个房间里待了一小时,那个女人真的不会对她的家庭造成影响吗?

满腔的屈辱化作熊熊烈火在他身躯里燃烧,冲撞!赤红的双眼噙满嗜血的气息。

他这心里啊,酸水直冒,真恨不得此刻躺着的人就是自己啊!

容析元是容家的一员大将,商界公认的后起之秀,“狼”的称谓曾让不少商家深为忌惮,现在却爆出一条关于他的丑闻,除了他自己,当然会影响到容家的声誉。可以说是这么多年来,容家第一次被报道出这样负面的新闻,家族中闹翻了天。

佟槿最喜欢的那只狗狗,馋馋,现在也长大了很多,通体雪白,体型娇小,可是在这群狗狗里,馋馋很是调皮捣蛋,时常都能让佟槿哭笑不得。

容析元深邃的目光里蕴含着令人目眩神迷的光泽,坐在她旁边,伸出温热的大手探向她小腹……

以容析元的脾气,他在不在乎一个人,他都无须伪装,因为她不是四年前的尤歌,她现在对他没有利用价值,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真的在乎她。

本来不必要这样让容析元和尤歌同时出现,但这泰华酒店的老总罗永昌,天生就喜欢高调,喜欢张扬,这次既然两家大公司同时对泰华有兴趣,他当然是趁此机会大捞一把,顺便感受一下这种被大人物重视的滋味,最好的方法当然就是让两家公司一起坐在谈判桌上,看谁开出的条件能让他满意,这收购自然就顺利了。

岔开话题,是最适合解除尴尬的。

回到家,尤歌一头钻进卧室里,但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想来想去还是忍不住拨通了容析元的电话,总觉得必须说点什么才舒服!

这一家子,关心他们的人还不少。霍骏琰从外地办案回来,马不停蹄地就来瑞麟山庄了。

一来就看到了一幕令人惊诧的画面……

客厅里的地板上,某男正一副孩奴相,趴着,任由璇宝贝骑在他背上。

又过去三天,霍骏琰果真还没回来,看样子办案不太顺利。

一直以来,尤歌的潜意识都在避免去想一个问题,那就是——翎姐对容析元是什么心思?真的仅仅是当朋友吗?会不会翎姐动心了却装作没事的样子呢?

尤歌是第一次坐私人飞机,在这么宽敞的座位上,她不用蜷缩着腿脚,她可以自由伸展,可以躺着坐着站着都行。机上的厨师只有一位,但却精通中西餐的菜式,尤其拿手的是各种精美可口的糕点。新鲜的鸽蛋核桃酪,香蜂起司蛋糕,配上水果布丁,还有鲜榨柚子汁,有香浓的玫瑰咖啡……

尤歌只有听的份儿,不过说实在的,若不是卢老先生讲,尤歌还真没发现许炎原来是女人的理想归宿啊。

卢老先生到香港是另有要事,不参加展销会,只有尤歌自己去。

有专人送午饭,当然是比在医院食堂里吃更加爽口的。为此啊,许炎的同事都羡慕不已,所他找个了贤惠的女友。

孤儿院里,翎姐每天都很忙碌,除了要扩建这间孤儿院,她还在本市另一处选址,要兴建一所新的孤儿院。

有了这样的基础,翎姐该是有种事半功倍的喜悦,但最近她似乎是心情不太好,时常都板着脸,不知道的人还会觉得是谁欠了她钱没还呢。

杯子里的好茶,喝着也没品出个什么味来,翎姐的心思早就飞到不知哪里去了。

自始至终,那个戴口罩的女子都没说过一个字。

慈善酒会嘛,邀请的又都是社会各界名流,当然少不了拿出像样的东西捐赠出来了。还不能太寒酸,否则到时候会招人笑话的。

抽屉里到底装了什么不见了?能让容析元脸色这么难看?

女人们好像在一瞬间都忘记了容析元是有未婚妻的,一个个跟打了鸡血那么兴奋不已。

“不是吧,你们都不一起来?”

容析元习惯在饭前先喝一小碗汤,他的手才刚拿起勺子,翎姐就已经动手将汤盛在他碗里,这么体贴的女人确实很难得。

尤歌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终于走到了门口,接受保安的检查。

===========

“怎么,经过昨晚,你还是对我的能力存有怀疑吗?看来我低估你了,原来你是那么的不容易满足啊。”容析元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你说谎的本事可是长进了。”

还能坚持多久。假如现在不叫爷爷,将来说不定没机会叫。

“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呢,佟槿是容析元的好兄弟,昨天才跟我们一起从香港回来,人家好歹是客,我招呼一下是应该的。反正周末有空,就出海玩玩咯,不知道容析元到时候会不会去,我这是临时的想法,还没告诉他。”

容炳雄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一只手习惯性地摸着自己的秃顶,眼中凶光毕露:“你们一个个的当我死了么?吵架之前是不是该问问我?大半夜的是不是要将老爷子惊动才甘心?现在我就告诉你们,这件事,谁都不准乱嚼舌根,明天警察要来家里录口供,谁如果到时候乱说话,不要怪我不留情面!”

但终究尤歌还是忍住,她明白,若自己一时冲动打草惊蛇,可能救人的计划就要彻底泡汤,为此,她必须忍。

确实太震惊了,这意外的惊喜简直能让人疯狂!